體育

中國資本在荷蘭:合力萬盛與ADO海牙

廣告
中國資本在荷蘭:合力萬盛與ADO海牙

廣告

文:吳能鳴

近年中國資本投資歐洲球壇已經成為常態,歐洲豪門如:國際米蘭、馬體里體育會就由中國資本持有部份股份(筆按:蘇寧集團持有前者大約六成的股份、萬達集團持有後者約兩成股份),國內資本投資的對象不止豪門球隊,就連一些次級的聯賽現在都成為這些資本的投資對象,本來中國資本投資在荷蘭球壇並沒有太大問題,畢竟資本在球壇自由流通只是常事,但近日ADO海牙與其來自中國的大股東:合力萬盛集團卻因糾紛而鬧上法庭,事件除了對中資企業投資海外球壇敲響警號,更加值得球迷反思對內地資本批判的問題。

要理解這場糾紛要由2003-2004球季ADO海牙興建新球場的計劃說起,ADO海牙的球迷是荷蘭球壇其中一批最狂熱、最激進的一群,在他們的主場祖伊德爾公園球場(Zuiderpark Stadion)發生球迷衝突已經不是新鮮事,球場就曾經築起圍欄甚至壕溝以防止這班狂熱的球迷鬧事;90年代中期,ADO海牙的管理層開始提倡所謂「足球劇院(Football Theater)」的概念,建議興建一個家庭、球迷友善的球場,這個概念在2007年付諸實行,新興建的海牙體育場( ADO Den Haag Stadium,現已冠名為京瓷體育場(Kyocera Stadion))不單止是多功能的體育場,而且移除了圍欄與壕而改為在球場入口設有一種稱為Happy Crowd Control的保安系統,為每名入場的球迷多角度的照片作紀錄,而便日後追查鬧事的球迷。

ADO海牙在2007年7月正式啟用,但不幸的是他們在上球季以包尾降班,令他們在07-08的球季在收入減少的同時又要負擔新球場所帶來的債務問題,興幸的是他們得到商人Mark van der Kallen的幫助,他的投資不但帶領ADO海牙逃出破產的厄運,在同年ADO海牙更加以贏出乙組聯賽附加賽,成功重回甲組作賽。財政問題得以舒緩後的ADO海牙在聯賽一直徘徊在聯賽中游位置,間中會有參加歐洲賽機會,但始終無法重回60年代由奧地利名帥Ernst Happel帶領的光輝時期。

作為荷蘭的傳統三大城市,海牙故然不甘於在足球上落後於阿姆斯特丹的阿積士與鹿特丹的飛燕諾,會方管理層於是否決Mark van der Kallen參考德甲球會的集資建議(向海牙市政府借貸並把49%球會股份出售予私人投資者),反而決定把股份售予來自中國的合力萬盛集團,希望籍著這次交易重建昔日的皇朝;這宗交易最終在2014年完成,合力華盛集團以約八百萬歐元收購ADO海牙98%的股份(海牙市政府與球迷組織各佔餘下1%股份),ADO海牙亦成為繼維迪斯後荷甲第二支被外資持有的球隊。

前ADO海牙的大股東Mark van der Kallen就曾經指出球會管理層太輕易相信來自外國的資本,但當時球會總監Maarten Fontein就指出提升球隊表現、財政狀態穩定以及未來的發展計劃(與中國合作)才是出售股份的三大考慮。對於這次中資收購,海牙的球迷是非常歡迎的,一方面是合力萬盛集團的董事長王輝承諾向球會投資,根據收購協議,合力萬盛集團會在首賽季投資一百五十萬歐元,第二個賽季分三期投資三百七十萬歐元;另一方面合力萬盛集團有著在中國體育發展與宣傳的經驗,近年在中國舉辨的意大利超級杯與法國超級杯就是集團的重點項目;再者,董事長王輝在收購後不久便約見球迷代表會面,更加參與球員的操練,其親民的表現令這個中資集團很快便得到球迷的支持。

合力萬盛集團與王輝投資的承諾在首個球季得到對現,同時在集團協助下,ADO海牙與北京市八一學校達成合作建議,但隱藏在這個美麗開局的卻是接踵而來的亂局。首先當時球會總監Maarten Fontein的任命是極具爭議性,因為這個決定並未經過球會的監察委員會同意而是被中方代表直接任命,而在收購完成後Maarten Fontein就因為不滿王輝的管理手法而辭職;王輝這種越過監察委員會作出決定的舉動有更甚的趨勢,在2015年9月,荷蘭媒體就指出王輝在不經監察委員會與教練Henk Fraser(現為另一支外資持有球隊維迪斯教練)的同意任命高洪波為助教;更甚的是王輝要求改組監察委員會及安插自已的親信而加強中方對球會的控制。

球會的管理層與班主的關係在日後更為緊張,加上合力萬盛集團遲遲未對海牙進行第二期注資,令ADO海牙被荷蘭足總評為一級財政困難組別的球隊,跟據荷蘭足總的規矩,被評為一級財政困難組別的球隊需經過嚴格的財務審查並且要足總經過批准才可進行球員買賣,財政問題持續不解決的話甚至有機會被撤銷比賽執照。對於球會的亂局遲遲去解決,連一開始支持王輝的球迷組織亦開始轉為質疑他的管理方針。最終,監察委員會、球會代表、球迷團體與海牙市政府決定在本月起訴合力萬盛集團,控方指出合力萬盛集團的行政失誤直接導致ADO海牙的亂局,要求暫時剝奪王輝與合力萬盛集團在的表決權與監察委員會的職位,並且推翻王輝改組監察委員會的決定,而合力萬盛集團一方就指球會亂局是因為會方隱瞞資訊而造成,再次注資的首要條件是中方代表進入管理層。

這場中資財團與荷蘭球會之間的糾紛最終在本星期的阿姆斯特丹商業法庭作出裁決,法庭宣判控方勝訴並就合力萬盛集團收購後的亂局展開詳細調查,期間王輝將失去其股份與監察委員會的控制權,辯方能夠就裁決提出上訴,但如果上訴失敗,王輝與合力萬盛集團需要對現對海牙進行第二期注資的承諾,否則他們需要出售其股份而支付球會開支。

合力萬盛集團與ADO海牙的鬧劇暫時告一段落,讀者可能會因為對中國的仇恨、厭惡而全盤否定認定中國資本,但筆者必要指出指出不良的管理的行為並不是中國人的專利,列斯聯的意大利班主施連奴(Massimo Cellino)、埃及裔英籍班主阿拉姆(Assem Allam)等歐美資本亦不見到有良好的管理。龐大的資本投資帶來不良管理的惡果既然不分種族與國界,那中國的資本問題究竟出於何處?海牙前市長、現任ADO海牙監察委員會的成員Wim Deetman對這個問題就有清晰的答案,他指出即使是球會的大股東亦不等於可以自已說了算,而是要交由監察委員會通過投票表決才能決定,這個是中方財團需要遵守、講求互相獨立、互相制衡、互相的配合制度。

同時,筆者認為更加應該反思的是我們敵視中資財團的本質何在?其實對中資的不滿並不在於對中國人身份的不認同,而更加在於在內地不公平的政治制度下,助養了一班以剝削勞工、向專制政權獻媚致富的資本家,試想想如果沒有所謂「習近平的足球夢」,中國資本與財團又會否投資這個風險與回報都不穩定的足球市場?另一方面,ADO海牙的隊名ADO其實解作「每件事都經過訓練」(Alles Door Oefening,英譯:Everything Through Practice),球會管理層單單希望依賴龐大的資本投入而換取戰績其實對球會的歷史與文化是相當諷刺。踏入21世紀,金錢對足球的影響已經是無遠弗屆,只從種族角度出發固然無助於理解複雜的問題,足球如是,政治亦如是。

Reference:
https://hollandone.com/2016/04/%E6%B5%B7%E7%89%99%E7%90%83%E8%BF%B7%E5%8...
https://hollandone.com/2015/03/%E5%BD%93%E4%B8%AD%E5%9B%BD%E4%BA%BA%E5%9...
http://www.ad.nl/dossier-eredivisie/spandoeken-tegen-eigenaar-wang-op-st...
https://hollandone.com/2016/12/%E4%B8%80%E5%9C%BA%E5%BC%95%E4%BA%BA%E6%B...
https://hollandone.com/2016/12/%E7%8E%8B%E8%BE%89%E5%92%8C%E5%90%88%E5%8...
https://hollandone.com/2016/12/%E4%B8%AD%E5%9B%BD%E6%AF%8D%E5%85%AC%E5%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