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貝理雅點解要認錯?

廣告

廣告

上周,正在訪問澳大利亞的英國首相貝理雅接受澳洲廣播公司(ABC)訪問時表示,當初宣佈不會繼續領導工党參加第四次大選可能是一個錯誤。貝理雅此舉相當罕見,從伊拉克、反恐法案、醫療改革到教育改革,這些在英國國內引起極大爭議的決定他都力排衆議,但爲何偏偏在這個問題上他要認錯?

因爲他要反擊白高敦的“逼宮”。所有英國人都知道,下一任首相將是財相白高敦(Gordon Brown)。但至今仍無人能說清,究竟住在唐寧街十一號財相府的白高敦,何時能搬進隔壁的首相府。這一步之遙,從貝理雅當首相開始已經9年了,如果從貝理雅當選工党領袖開始算起,則已經12年。英國政界傳聞,12年前白高敦是在與貝理雅達成一個接班協定後才放棄角逐工党領袖一職。

因此,白高敦像查理斯王子一樣都是“儲君”,前者要等伊莉莎白二世駕崩才能登基,後者要等貝理雅辭職才可當首相。不同的是,女皇駕崩是查理斯就可以稱王,白高敦要當首相卻還得取決於工黨是否仍然能贏得大選。保守黨在97年大選中失掉執政地位後支援度一直低迷,直到去年年底公關出身、外表俊逸的大衛·金馬倫(David Cameron)成爲黨魁後聲望大幅反彈。民調顯示,如果明天大選,貝理雅的工黨仍然能勝金馬倫幾個百分點,但換了白高敦,卻會是叮噹碼頭,選情告急。下次大選還有三到四年時間(每屆政府任期最長五年),早點接班白高敦還能有時間充分準備,於是他急了。

三月的財政預算案上,白高敦與金馬倫的首次交鋒被認爲是未來兩黨高層的首次較量,白高敦大灑金錢在教育上,意圖以教育開支上的差異與保守黨劃清界線,他賭金馬倫不可能在堅持低稅制的同時大幅加大公共開支。然而,加大教育投資的結果是在包括醫療與養老金這些傳統工黨專案上抓襟見肘,勢必影響今年五月工党地區選舉本已不看好的選情。與此同時,親工党的《衛報》最近以社論形式催促貝理雅儘快確定下臺時間,黨內一時暗湧不斷,貝理雅無法不認爲白高敦一派正在“逼宮”。

既然現在不願意讓出首相府,貝理雅當初爲何要承諾不謀求連任呢?貝理雅作出該承諾時正值大選前夕,當時他的聲望由於伊戰和加大學學費正陷於低谷。對於工党的支持者而言,走中間路線的貝理雅可謂已經與傳統左派離心離德。爲穩住這些選民,貝理雅不但承諾不會謀求連任,還“買一送一”,暗示他當選的話白高敦將會是下一任的首相。白高敦執掌財政部以來,一直堅持審慎理財保持了經濟長期增長,民望極高。這招捆綁策略成功穩住了大部分支持者順利讓工黨贏得第三次大選,也讓貝理雅獲得時間繼續改革大計。貝理雅知道遲早要交班予白高敦,但他要確保自己體能面地下臺,在歷史上留下一個改革者的名聲,而不是“打了一場不受歡迎的戰爭而被逼下臺的首相”。

但問題是,宣佈不謀求連任,表明會在這一屆任期內交班,不但讓黨內的貝理雅派系人人自危,覺得地位不保,還誘使了對貝理雅不滿的傳統左派黨員頻頻作反。在國會有著66票多數的工黨,去年11月居然無法通過反恐法案原動議,上個月的學校改革法案,貝理雅要靠反對黨的支援才獲得通過。無法團結工党議員的投票取向令人懷疑貝理雅是否還有能力推動醫療、教育、養老金等一系列的改革。

貝理雅於是不得不在這個時候絕地反擊,擺出準備食言,不讓白高敦接替的姿態。澳洲訪問回來後貝理雅更進一步“冷藏”白高敦,周末傳來的消息白高敦沒有出現在五月地方議會選舉的中央助選團名單之上。此舉無疑進一步加深了兩派之間的矛盾,但也說明了貝理雅無意出讓首相府,他還要繼續幹下去。他暗示他的政敵,別忘了16年前夏遜廷與彭定康等人把戴卓爾夫人轟下臺致使保守黨從此一蹶不振的教訓,是工黨繼續執政重要,還是拿掉他重要?

貝氏造訪澳洲可能會感歎,同樣是幾任首相,同樣支援布殊打伊拉克,還同樣有個虎視眈眈的財相等著接任,爲什麽比他要老得多、建樹少得多的霍華德仍然可以穩坐澳洲首相一職,並有機會繼續連任?貝理雅心裏肯定忿忿不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