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郭廸舜

兒童及法証心理學家 網誌

教育

成長營提供特訓 vs 虐待 — 界線在哪?

成長營提供特訓 vs 虐待 — 界線在哪?
廣告

廣告

保良局派出教練為中小學學童提供課外特訓鬧出虐待學員風波。學校規定某些年級的學生參加成長訓練營,本意是好的,香港新生代被譽為「港孩」,「公主病」,學校均期望這些嬌生慣養的小孩子能藉着幾天的訓練營,雖不至脱胎換骨,也能脱掉孩子氣,裝備成長的心志。然而,撇開成長營是否達成鍛鍊目標,今次傳出的訓練過程,確是有值得商榷之處。

小孩子從入營的一刻開始,便要嚴守紀律,聽從教官的號令,猶似進入軍訓一樣。不過,話雖如此,筆者覺得這不是真的軍訓。無疑,軍訓是訓練一班人成為一支真正的軍隊。須知軍隊素稱『一個命令只有一個行動』,因為如果一個命令可以有多個一個行動,軍隊便會潰不成軍,行軍調將下分分鐘因為一個害群之馬的違令,使全隊人有殺身之禍。所以,由軍訓第一刻開始,便是鐵令如山,教官縱使有任何不合理的要求,只要是訓練內容,參加者只能服從和執行,不單不能違抗,也不能遲疑,更不能反駁,因為這牽涉著性命尤關的事。軍人不可能有自己,由進軍隊的一刻開始,每個軍人的自我必須被毀滅殆盡。

然而,成長訓練營始終不是軍訓,始終完成後不需要上戰場、始終不會涉著性命尤關的事。在沒有生命威脅的前提下,成長訓練營與軍訓在本質上有著巨大差異,成長訓練營根本沒有可能模仿真正的軍訓,就算訓練形式上徒具外形,本質上始終不一樣。

如是者,成長營內一些不人道的訓練內容是否過了火?是否有其立足點?如果為真正的軍訓,這是必須的,因為行軍打仗就是不能貪求舒服,而必須服從每個不可能,才有機會變成可能;而且軍人的自我必須被打擊下來。但是,當對象只是一些只有十幾歲的小伙子,他們現今或將來不可能有性命威脅,他們也沒有保衛國家社稷的重任,他們何來有動機接受不人道的訓練呢?

軍人的訓練是要打擊個人自我,而青少年的訓練是要造就一個獨立、堅強的自我。兩者的目標剛剛完全相反。所以,如果用軍訓式的方式打擊青少年剛萌芽的自我,效果只會適得其反。青少年的自我觀只會更混亂,而事實上,從報導所得,一些含侮辱成份的訓練,只會打擊青少年的自我價值,有可能使他們自卑和抬不起頭。有人問,現今很多青少年太不知天高地厚了,這不是該微調一下他們嗎?筆者認為,無論一個人有多驕傲,也不能用羞辱的方式,因為羞辱是強行剝奪一個人的尊嚴,猶如在眾目睽睽下剝掉一個人所有的衣服,使其不再有尊嚴一樣。驕傲人需要的是引導,而不是剝奪。引導他們知道天上有天,人外有人。不是『只有我好』,而是『我好,人亦可以好』,再慢慢學習欣賞別人的好。一個被侮辱而沒有尊嚴的人不可能再視自己好,也不會再視別人好。

筆者不是反對成長訓練營,而是反對營內選用侮辱人性尊嚴的訓練方式。其實,要幫助一個青少年建立健康的自我,不能摧毀他們僅有的價值,因為任何人,但凡僅有的價值被摧毀,只會啟動本能的防衛作戰狀態,導致更不能接受所有善意的教導。再者,一個被摧毀而低自尊的人,是沒有多餘的力量自我改善和成長。

反之,一個用心的教練不是只給青少年看到其威嚴的一面,而是在威嚴和權威的背後,給青少年感受到教練是真心為他們好的。一個教練可以惡,可以罰人,可以責罵,但只要受訓者感受到他的惡、他罰人、他責罵是出於一份愛,是『肉緊』受訓者的表現,受訓者自然心悅誠服,願意由衷服從教練的吩咐。又其實,只有在感受到愛和誠懇的滋養下,非人的訓練才會產生成長的果效和磨煉一個人的意志。一個沒有愛的教練,極其量只為自己打份工,他的工作不但沒有果效,也可以是對參加者一份傷害,甚致是虐待。參加者礙於群体勉強服從,果效亦不長遠。真的,特訓或虐待?只在於一個『愛』字。

雖然如此,成長訓練營仍可訓練青少年聽從紀律,這是老師和家長津津樂道的。不過,成長訓練營得到的其實不只這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