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投票前。初衷、目標與希望 (1)林芷筠

廣告
投票前。初衷、目標與希望 (1)林芷筠

廣告

五年一度,一個小圈子裡近1200名選委,會為香港七百萬人,揀選未來特首。今年3月26日,這城又再次以這種大部份香港人也不能參加的方法,選出帶領他們的人。

在亞洲博覽館舉行的選委論壇上,幾近大部份被抽出的提問,都是來自民主派選委,每條問題都針針見血,其中包括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選委、規劃師林芷筠。她緊握掌中的手機,快速地讀出預早準備好的問題,有關會否承諾,若當選後對丁屋僭建執法,以及打擊套丁,再狠刺一句「做好林鄭月娥做發展局局長時不了了之、應做未做好的任務」作結。

「只是想看看她夠不夠膽說丁屋執法和套丁,但連僭建她也沒真正答。」 她無奈地說在這個「小圈子選舉」裡的事實。「當時好像很high我們可以圍攻她,但其真也很灰:那班人根本不care。將不影響他們投票的判斷。」

今屆民主派聯盟「民主300+」搶攻選委戰,1194名選委中奪得至少325票,成為一股在往屆選舉未見的力量。周二晚開會後宣佈,大部份己認定投票意向的選委會票投曾俊華,其中林芷筠所屬的「CoVision16」,周五亦宣佈全數16票給予曾俊華。

提名期時,團隊都很著緊要好好利用手上的票成為壓力,令候選人把關注的議題納入政綱。她對最早宣佈參選的胡國興起初的政綱有很多批評,但觀察到他與不同團體虛心交流後,是會採納並修改政綱。以回購丁權為例,她就通過電郵與胡官激辯痛陳利害,最後他沒再提回購丁權,說在現有框架下加快打擊套丁,又會研究丁廈方案。「對我來說是未完全,但是正路。」

除了他從善如流,胡官對23條立法、政改和普選議題,亦是三人中最進取的。即使到了這刻差不多可以說,胡官不會有機會選上,但他勇於在論壇上強勢地夾擊林鄭,帶領政策討論,不像兩位前司長對提問有很多退縮,主動提起橫洲發展的不公義;當有選委問及時,又敢於支持同性婚姻,不讓民間關心的議題消失在辯論中。他的確發揮了作用,對於處於光譜中間的胡官,她是欣賞的。

團隊有參與由真普選醫生聯盟倡議的「民主政綱先決計劃」,在二月中時公佈來自醫學界、法律界、工程界等七個專業界,會把共46張提名票交給胡官作為「獎學金」,又鼓勵其他參選人回應民主訴求,其實以林鄭全靠建制支持,計劃的目標對象,基本上就是「薯片叔設」曾俊華。

林芷筠說,曾初期對政改和23條立場保守,對於「先政改、後23」建議只肯說立法程序很長,加上白紙草案,沒信心完成23條立法云云。到計劃公佈前六日,曾首次在電台節目提及在「沒前設」下重啟政改,之後才會為《基本法》23條立法。團隊想迫他白紙黑字承諾,但計劃公佈後兩日,他重申不會改政綱。不過或在各團隊遊說下,最後IT Vision迫使他在網誌再說一次承諾。「這可能是我們目前為止爭取到最多的了。」

雖然「先決計劃」未竟全功,她認為至少有助平衡外間,愈演愈烈的「救薯片」呼聲。「我們是看政綱和候選人的承諾,不是為了救他而降低了對候選人的要求。」她說。「起碼你夾咗佢先,最後唔得先再考慮。」

各個民主300+專頁,尤其是他們和「真普選醫生聯盟」,一有新文,都成了網民「激烈」回應的戰場,主要是想他們票投「薯片」。「至今我們會嘗試講,但很多留言也不大理解你的想法。外面的聲真的有點恐佈。」她笑道。

這種不理對候選人的要求而只叫人「顧全大局」的恐慌,令她記起了,現在看來仿如隔世的立法會新東補選---楊岳橋與梁天琦的互動。為免失去關鍵一席,不少民主派支持者高呼「含淚」也要「保楊」,令本土派十分不滿。林芷筠一次聽二人在電台節目,講論彼此對議題的看法,那種良性互動令原本也擔心的她,開始想:「為何不是以政綱取勝,而是要踢走一個?應該讓楊岳橋以優點來說服人,而不是叫人為了顧全大局而去投他。」

對於態度友善親切但處事保守的曾俊華,亦心同此理。 「若我們想見到的,在曾身上看不到,怎樣說服我們去支持呢?不停跟我說大局是沒用的。」

至今,她的看法沒變,票投曾俊華不代表全盤其政綱,尤其他在房屋、土地、發展、丁屋等問題上。她說,當曾俊華向他們解解為何提出23條,是擔心若不主動推,會引來《國安法》南來,所以提出白紙草案,程序會很長,指沒信心在任內可以完成。「可能是他最盡可以說出口的東西。這已是很大鬆動。是感受到他的心這刻不是魔鬼,是想盡力為這個城市地方做點事。」她說。「至今他閉門跟我們說的,與在外講的是一致。」團隊選擇他,只是認為他能「重修過去五年被破壞的社會秩序」。

她吸了口氣,繼說:「其實,我們只是想要一個正常運作的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