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投票前。初衷、目標與希望(3)關家倫

廣告
投票前。初衷、目標與希望(3)關家倫

廣告

相比小一歲的弟弟關兆麟,關家倫醫師自言是頗為樂觀的人。「我暫時相信(投票日)是有奇蹟的,不過用奇蹟形容,都是有點擔心。」他笑說。「我是傾向樂觀,可能有意想不到的事發生。」

中醫界為傳統建制陣營,今屆年輕中醫組成「十三同仁」名單出戰選委,最後名單中的關家倫及李宇銘當選。

對於如何評價幾位特首候選人,他說會「聽其言、觀其行、看往績」。他提起在與林鄭月娥會面時,留意到她是很有自己看法、很堅持己見的人,與她說自己是個願意聆聽的人,相差甚遠。他以全民退保為例,她不接納周永生教授的報告,更狠批他不了解公共財政。近日林鄭又找他一起落區探訪拍片,在其專頁的片段仿似周教授支持她,結果教授回應是:「我無講過支持她。」

關醫師出席了選委論壇,現場有選委拮問林鄭,在雨傘運動跟學聯五子對話時,提出組成「多方平台」,但最後不了了之。「初時問時是說與五子會面,後來她則說與五子『辯論』,這不是辯論比賽啊。一個人講錯嘢,很多時是反映她心裡真實的想法。」他說。「最近的兩單是政改和退保,她都是一意孤行。」

「三句不離本行,你『換湯不換藥」』的話有何意義?你說會『團結』,但實際行為做事不能稱得上是團結。」他認為「團結」正是香港此時此刻最需要的。「政改咁大件事你不處理,咪就是掃落地氈底囉!根本自我推翻。無論藍黃,政治爭拗引爆是撕裂和衝突,這不是迫切處理嗎?我不相信她說的『同行』有手法達得到。」

關醫師認為,過去香港人選擇讓民主派作代言人,他們就繼續唱K行街睇戲食飯,但經歷雨傘運動後,現在人的心態改變了,要求多些直接參與,公民社會力量慢慢成形。而曾俊華所說的「是不是曾俊華不重要,要相信每一個人」的願景,是說中了很多人的心聲,這就是變革後的心態。「要靠團體、每個公民去貢獻他們懂的東西,然後社會才會更好,這才是長遠計健康的發展。外國英美大家羨慕的地方公民社會是強的,普通市民對議政也說得頭頭是道。。這是每個人對核心價值有了解和堅持,香港才會守得住繼續下去。」他說。「要和諧溝通,不是要踢走一些人,大家都是香港人坐低傾,這不就是開頭說的『平台』嗎?」

至於胡官,關認為他表裡一致,與他會面時,他是個很親切、很願意聆聽的人。他不諱言會投票與曾俊華,認為是三人中暫時最合適的,對曾態度和善和沒官架子,感受猶深。不過,他亦指出曾對貧窮人口需求回應不是;也聽弟弟說過,曾的房屋政策傾向固有模式,未必走得出過往的框框。

他本身最關注的是政改,認為是很多問題的根源,欣賞曾俊華說會作沒前設的諮詢。「當然不是一粒仙丹食了什麼也可解決」他說。「即使有人說他沒有說『反對831』,這樣說是聰明的,即是說涵蓋了所有邏輯上的可能性,沒前設就是包括了不想有831的可能性,對我來說是足夠。」

對歷史有濃厚興趣的關醫師說,法國由君主制到多次革命,直到當代的自由國度,經歷了多少年月和犧牲。「要改變社會,不是一次社會運動。」他以自己做博士論文時,要有很多討論和思考作喻。「何況整個社會革命性改變,如何能短期做到?朱凱廸可以很激情,但他鑽研的議題亦很花時間工夫鑽研,這不是我們嚮往的政治人物嗎?」

投票日將至,他說若林鄭當選,也不會覺得是世界末日,因為廿多個專業公民團體要繼續監察政府。「這是雨傘革命中所說的遍地開花和深耕細作。激情到極點會上街叫口號,但冷靜下來,又有很多實際事務要耐性工夫去做,就是要靠這類團體去做。」他說。「要講理性、對政策了解,有思考邏輯,這才是長治久安。」

「如果林鄭做到呀?咪即刻督促她囉!她說要connect嘛,咪睇點connect囉!我要政改,看她有什麼講。」他笑道。「 我又幾樂觀,有人會說香港在沉,我會覺得冇咁快,可以浮多一陣。」

最後話題轉向了林鄭在記協論壇宣稱「從來不會開吹風會」一事,關醫師忍不住補了一句:「人夠膽開眼說大話,是很危險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