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權術政治的可測與不可測

廣告
權術政治的可測與不可測

廣告

攝:Alex Leung

主流泛民天真聽信北京來使如簧之舌,於是力撐薯片;長毛也相信「中央會真的捧出薯片,製造建制泛民一齊擁護新特首的局面」,只是結論相反,所以行動上與主流泛民對著幹。不少知名評論家也是這樣相信。結果是一地眼鏡,長毛也大嘆上了中共的當。

帝王術玩死港人

權術政治,豈可預測!北京天使,豈可作準!香港民主派天真的也太多。中共今天要開歷史倒車,大搞世襲權力;也因此繼承了二千年帝王術,專搞陰謀詭計。大家不想上當,就要好好了解專制權術,特別要讀讀韓非子。他的帝王術,概括為三個字:法、術、勢。法,就是「依法治國」;術,就是權術;勢,就是權柄。他有句話:「法莫如顯,而術不欲見。術者,藏之於胸中,而潛御眾臣也」。意思是帝王統治國家的法律,要公開透明;但帝王的權術,則越隱秘越好,才能駕馭臣下。他舉了一個例子:從前鄭武公要伐胡國,先把女兒嫁給胡國國君。有天在朝上,鄭武公問群臣,哪個國家可以征討。大臣關其思就答:胡可伐。鄭武公發怒道:胡國是兄弟之邦,豈可伐!就命人把他殺掉了。胡國國君知道了,說鄭武公多麼愛護自己,就不再防備鄭國。不久鄭武公就成功偷襲胡國並滅掉它。

韓非子拿這個例子說明帝王權術「藏於胸中,潛御眾臣」。今天北京九大常委及其後台,擁有無比權柄,自然有大大小小當代韓非子去教導他們種種權術;再有無數當代張儀蘇秦為他們縱橫捭闔,一陰一陽,翻雲覆雨,玩死香港臣民有餘。民主派不察,反而伸腳踏入權術泥潭,豈能不敗?

興於權術,亡於權術

如果民主派不理會這些權術,不理睬什麼北京天使,不猜測皇上意中人,又該怎麼做?其實,就這次特首挑選而言,長毛參選本身,已經做對了。他錯的是為參選找錯了理由。他完全可以根據最簡單的民主原則,完全不需猜測習總意中人。他雖然也多少講到前者,但由於他也講了後者,又完全講錯,所以也使自己陷於被動。

今後民主派當然形勢不能樂觀。中共的東廠西廠,說客與黑社會,群眾組織與被統戰者,早已構成一個超級大的天羅地網,逐步滅港(人自治)。但又是否只有悲觀一面?也不是。中共的法術勢,固然厲害;東廠與黑社會,固然恐怖,但是恰恰因為這樣,所以中共早晚也會被歷史淘汰。

中共表面上是推動現代化的力量,但它自己卻充滿前現代的政治習慣。這兩者是衝突的,而且越來越厲害。它的政治制度日益墮落為世襲制;它的官僚的貪欲比得上二千年來最腐朽的皇朝有餘;它的政治文化越來越回復舊皇朝的宮廷權術、派系鬥爭、密室政治、你死我活。以這樣糜爛的統治集團,在古代尚且難免撐久了就分崩離析,在今日全球化時代,對內要統御13億越來越城市化和知識化的人民,對外要和強大的美帝及其盟友競爭周旋,而自以為可以千秋萬世,豈非笑話!尤其是權術,重慘黨越弄權術,長遠而言,自己也要埋葬在權術之中的。不要忘記,暴秦非亡於劉邦,乃亡於自家人權術互鬥呀。

現代性還是中世紀政治

宮廷權謀,並非前現代獨有,當代多的是。但現代化下的代議制和政黨政治,已經把宮廷權謀的範圍大大縮小。相當多的政治,要在公開競爭與鬥爭中處置。這並不一定等於民主,但卻是有利民主也有利普羅大眾參政的元素。面對現代秦始皇政權,民主派只應堅守民主立場及一切公民參政的價值,絕不與任何宮廷權謀相涉,絕不與什麼北京天使做任何台底交易!當然也不必費力去猜測皇上旨意。

疊埋心水,堅守民主吧。

和解?

如此又回到一個問題。長毛宣稱要民主派大和解。我不知道這什麼意思。在重慘黨繼續虜人,繼續指使香港惡狗噬咬和平抗命者,繼續滅港之際,任何自命民主派卻參與北京的密室政治、宮廷權術,放棄最基本民主立場,這些人已經自外於民主行列,而成為招安派了。和解?

2017年3月31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