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村民眼中的首場咨詢會

廣告
村民眼中的首場咨詢會

廣告

我是村民,多年來終於首次有機會和官員直接對話,為了今次的會議我們作了很多準備,想了一系列的問題希望官員可以直接回答,我們只是村民,對這些會議沒有太多的認識,只是覺得政府終於願意聽我們的聲音,這場遲來的咨詢會,我們希望可以將多年來被壓抑的聲音,帶到決策者耳中,我們不想與官員做成對立面,我們只是想保護自己的家,但這麼一個基本的要求,為什麼對我們來說是這麼困難?

村民們都認為這是一場假咨詢,因為這個會議來得太遲,財委會撥款已經通過,而出席官員中最高級的都只是房屋署的總工程師,所以這次會議的誠意有多大,我們村民是知道的,但難得的一場咨詢,我們總要出席,我們不如鄉紳可以被摸底,作為一個村民,地位有多卑微就在政府的行為中看得到。

但其實這場是否一場咨詢會,我們到會議完結時也不知道,因為即使官員被再三追問這場會議的目的,他們都沒有直接回覆,只是再三重覆已經按照既定程序進行公眾咨詢,但我想強調的是,這些「既定程序的公眾咨詢」是需要村民自行上城規會網頁查看,而非直接向村民提供資料,試問有多少人會有這麼空閒,定期上網查看自己居住的地方有否被改劃土地用途?再問一聲,為什麼其他有權勢的人,政府就會直接去問他們意見,而我們呢?直到被刊憲了,我們才如夢初醒,原來有一班人一直在我們背後做小動作而我們全不知情,這個感覺很可怕!

這個會議不是以村民為中心,而只是官員「做樣」地為求有所交待,他們一行七人,加上謝志峰作主持,「高高在上」地在解說這個計劃的內容,我們要的不是這種階級式的會議,而要和我們平等地進行會談,而一早設下的兩分鐘發言時間,更要抽籤才可以發言,這個安排真是笑話!這裡不是立法會!我們被迫遷!被破壞家園!但只有兩分鐘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我們為了自己的家園已經被政府折磨了數年的時間,到了今天,仍被政府冷對待,試問兩分鐘是否足夠我們表達多年來的辛酸,你們為了「做樣交差」,而我們是確確切切被破壞家園的一群,更被謝志峰多次形容我們不冷靜,破壞會議進度,如果被迫遷的是你們,你們還會說同一番說話嗎?

整個會議的荒謬多得不能盡錄:謝志峰不停搶咪為官員護航、官員hea覆我們的訴求、地政不承認職員破門入屋的惡行、不容許我們和張炳良直接對話…..我坐在台下,對這些人的無恥感受到十分震撼,到謝志峰的一句「官員坐喺度好辛苦…..」,我不停回憶過去幾年「食唔安坐唔落」的日子,滿腦子都是怕被迫遷,相反這一班官員只是花兩小時時間,來面對這幾年自己種下的惡果,我們的感受就是被這些「高高在上」的一群忽略…

我在席上已經哭不出來,過去多年的眼淚都已經流乾了,面對政府的無情,連這個僅有的會議都已經一早被官員定下前設,前路很茫然,但為了自己的家,我們不得不站出來,為了自己的家…我們什麼也不怕…

最後,我們真的很感謝社會上支持我們的一群有心人,昨天的會議不只是我們為自己家園而抗爭,更看到很多陌生的面孔,你們對我們的鼓勵,在這個冷血無情的社會,份外珍貴,多謝你們….我們會帶著這一份鼓勵,繼續堅持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