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劃

三跑告密 陸續有來!

廣告
三跑告密 陸續有來!

廣告

三月底收到一封六頁紙的告密信,可惜今日見報的篇幅太小,完全與事件的重要性不配合。此事起碼有三個重點:

1)香港機場管理局涉隱瞞立法會

在12月5日立法會三跑小組委員會會議上,機管局指已經採購了供填海外的海砂,「採購海砂的中標價低於預算價」。但根據舉報信第二段,填海工程的中標公司「中交建設—中交疏浚—香港振華聯營」因為海砂出口許可證尚未批出,改用「洗水石粉」作為代替物料。機管局一直沒有將新情況向立法會報告。

2)以次貨取代「洗水石粉」是否涉及貪腐?

根據舉報信及附有的送貨單據,聯營公司向一間只有一名股東,成立於2011年的金鋒海事工程有限公司購買「洗水石粉」,但金鋒卻以普通石粉冒充,再混合內河航道清淤沙泥和偷採海沙,送到香港填海。托運單列明收貨人是聯營公司,是否代表聯營公司明知不是「洗水石粉」也照單全收,過程是否涉及中港企業之間的貪腐?

3)4000噸「洗水石粉」也要造假 1億立方米海砂點解決?

機三跑填海650公頃,需要1億立方米海砂(是香港史上用最多海砂的工程),機管局和香港政府從沒有講清楚,到底可從哪裏買到足夠的合法海砂,對採砂區的環境帶來什麼影響?如果講不清楚,那像今次的「次貨石粉」代海砂的醜聞(只涉及4000多噸)只會不斷發生,成為貪污和環境破壞的大黑洞。

明天立法會三跑小組開會,朱凱廸已提交26條問題,要求機管局和運房局盡快交代。這裏也可預告,比海砂造假更嚴重的三跑醜聞,將會陸續有來。

附件:日期2017年3月25日的舉報信內容﹝原信沒有細分段,比較難讀,筆者酌量增加了分段﹞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環境保護署
香港海關
香港機場管理局:

本人是香港國際機場第三跑道填海工程的地盤監督工程師。現就香港國際機場第三跑道填海工程﹝合約編號:3206﹞中有人使用劣質填海材料一事向你們舉報。

香港國際機場第三跑道填海工程(三跑填海工程)的中標承建商為「香港振華—中交建設—中交疏浚聯營」﹝ZHEC-CCCC-CDC JV,聯營公司﹞。按照中標合約的規定,三跑填海工程填海使用的材料應該是海沙,但大陸相關部門對海沙出口是有著嚴格的出口許可規定,而聯營公司在採購填海工程所需的海沙時,出現了原供應商「中交建設﹝CCCC﹞」持有由國家商務部簽發的出口許可證過期,新的出口許可證尚未批出,致使填海工程所需的海沙無法正常出口到港的情況。

經與發標方香港機場管理局﹝AAHK﹞協商同意聯營公司使用「洗水石粉」作為填海替代材料的建議。聯營公司遂與供應商金鋒海事工程有限公司﹝「金鋒公司」﹞簽訂了「洗水石粉」的購買合同,但是這個「金鋒公司」是一家由陳財發等二人組成的皮包公司,並無生產合同規定的「洗水石粉」的能力,而且真正的洗水石粉成本又比較高﹝120港元/立方米﹞,為了降低成本,金鋒公司向江門的瑋泰石場,富隆石場﹝他們也沒有生產洗水石粉﹞購買普通石粉﹝到岸價70港元 /立方米﹞冒充「洗水石粉」,同時又在珠海、中山和福田等地採購內河航道清淤出來的沙泥,以及在珠江口大鏟島附近海面偷采海沙。

為了防止海關檢查時露餡,金鋒公司在裝運時採取偷龍轉鳳,瞞天過海的手法,運沙船的下層2/3裝偷采的沙泥,面上1/3覆蓋採購的普通石粉,出口報關時報稱是「碎石粉」﹝見附件─ 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出口貨物報關單﹞,3月11日由編號為「粵廣州貨0936號」皮帶自卸船將其中瑋泰石場的這些假洗水石粉運抵香港,並趁傍晚收工時間,檢驗人手不夠成功卸船並倒到填海區域。3月24日,金鋒公司再次將瑋泰石場這些混雜著沙泥的假洗水石粉由「粵廣州貨0936號」運往香港﹝附件 ─ 西域(珠海保稅區)物流有限公司托運單﹞,抵港後,香港有關人員上船驗貨,對報稱碎石粉的填海沙泥做了現場試驗,證明這些填海沙泥既不是工程所需的海沙,也不是機管局同意使用的「洗水石粉」。

從現場試驗的視頻截圖﹝附件圖片及視頻光碟﹞可見,這些混雜著普通石粉和沙泥的假洗水石粉﹝俗稱「黃花沙」﹞對海水造成極大的污染!根據現場試驗結果,香港有關機構拒收了這船假洗水石粉。但金鋒公司不死心,將這船假洗水石粉退運至大小磨刀錨地,轉移到「天力368號」皮帶自卸船於當天晚上又運回了香港,並採取和前次一樣的手段將這些假洗水石粉卸船並傾倒到了填海區域。據瞭解,金鋒公司在近日內仍會陸續有同樣的「假海沙」或「假水洗石粉」運抵香港。

金鋒公司的上述行為已經構成嚴重的欺詐和走私行為,觸犯了中國和香港的有關法律,本著對香港國際機場第三跑道填海工程品質負責,維護香港的法治,希望特區政府相關部門儘快採取措施,制止這種違法的事情繼續發生,制裁違法的金鋒公司。

香港國際機場第三跑道填海工程
地盤監督工程師
二○一七年三月二十五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