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一張圖睇哂:機三跑工程涉用冒充次貨填海!

廣告
一張圖睇哂:機三跑工程涉用冒充次貨填海!

廣告

一封來自一名三跑工程監督工程師的《舉報信》,揭破上至機管局涉嫌隱瞞立法會、下至填海工程承辦商與外判商之間的貪腐。

跟據告密書所指,#機管局 批出填海工程合約 #3206 予「香港振華、中交建設、中交疏浚 聯營」(聯營),但海沙原供應商「中交建設」(CCCC)的海沙出口許可證經已過期,因此必須另覓填海材料代替海砂。「聯營」最後與一家成立於2011年、規模僅有一名股東及兩名董事的 #金鋒海事工程有限公司(金鋒) 簽定購買合同,以「洗水石粉」取代海砂,急急「補鑊」。

但是,「金鋒」本身並無生產「洗水石粉」的能力,加上「金鋒」為求降低成本(由120港元每立方米降至70港元),決定以次貨冒充「洗水石粉」,並向來自江門的兩家石場收購碎石粉;又在珠海、福田等地購入河道淤泥及偷挖海砂,再將上述材料混合成「黃花砂」冒充「洗水石粉」。

此事起碼有三個重點:

1)香港機場管理局涉隱瞞立法會?

在12月5日立法會三跑小組委員會會議上,機管局指已經採購了供填海的海沙,「採購海砂的中標價低於預算價」。但根據舉報信第二段,填海工程的中標公司「中交建設-中交疏浚-香港振華聯營」因為海沙出口許可證尚未批出,改用「洗水石粉」作為代替物料。機管局一直沒有將新情況向立法會報告。

2)以次貨取代「洗水石粉」是否涉及貪腐?

根據舉報信及附有的送貨單據,聯營公司向一間只有一名股東,成立於2011年的金鋒海事工程有限公司購買「洗水石粉」,但金鋒卻以普通石粉冒充,再混合內河航道清淤沙泥和偷採海砂,送到香港填海。托運單列明收貨人是聯營公司,是否代表聯營公司明知不是「洗水石粉」也照單全收,過程是否涉及中港企業之間的貪腐?

3)4000噸「洗水石粉」也要造假 1億立方米海砂點解決?

機三跑填海650公頃,需要1億立方米海砂(是香港史上用最多海沙的工程),機管局和香港政府從沒有講清楚,到底可從哪裏買到足夠的合法海沙,對採沙區的環境帶來什麼影響?如果講不清楚,那像今次的「次貨石粉」代海沙的醜聞(只涉及4000多噸)只會不斷發生,成為貪污和環境破壞的大黑洞。

朱凱廸已在今日(4月11日)的「機三跑小組委員會」會議中跟進上述舉報,提出26項問題要求有關各局回應(文件: https://goo.gl/BzdVfE ),並在會上動議要求機管局交代採購的所有海砂及機砂的資料,包括單價及來源等,在民主派議員8人同意,建制派4票棄權下獲通過。

動議原文:

「由於採購機三跑填海物料與工程成本、填海質量及環境影響關係密切,本小組委員會要求機管局提供承建商所有採購及訂購海砂和機砂的數量、價格(預算總價格及每公噸單價)、供砂企業及來源地。」

相關報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