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九西補選】何啓明爭民協岀線權 「我立場硬淨過馮檢基」

【九西補選】何啓明爭民協岀線權  「我立場硬淨過馮檢基」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宣誓風波引發政府入稟司法覆核,青年新政梁頌恆和游蕙禎遭法院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目前正上訴終審法院。二人的議席出缺在去年十二月已刊憲,政府將計劃在暑假進行補選。民協深水埗區議員何啟明日前表示,積極考慮參選九龍西補選。

民協前立法會議員馮檢基同樣描準議席,何啟明認為,自己的立場較阿基硬淨,網上形象比對方好。「我有咩較馮檢基優勝?年輕啦,而且市民都覺得需要接棒;再者我對政治形勢的判斷都較好吧。」

馮檢基拒受訪:應先由民協黨內討論

獨媒曾邀請馮檢基作訪問,但他拒絕:「民協內部未傾,無咩好講。」馮檢基重申,現時不是回應的好時候,強調在民協內部未作任何決定前,都不應藉傳媒講述不同路線和看法。

他解釋,這樣會令外界覺得民協為了爭奪議席而鬥過你死我活,又指在其他政治議題有不同看法時,都應先在會內傾。阿基又透露,民協的三個助選團在9月時只同意使用「自主未來」,而非「自決」。

IMG_8758

何啟明:民協等如馮檢基,好大鑊

「民協如果繼續派馮檢基,你話我聽,公眾會點諗呢?」在訪問中,何啟明多次重申,自己積極考慮參選不是要「劈低佢」。

民協,一直予人的感覺是等如馮檢基。何承認,這個觀感好大鑊。他認為,「一人黨」令市民會有負面印象,指「一人」的優點和缺點都成為了黨的同義詞:「政黨就係不同人走在一起取長補短嘛。」何啟明重申,去年參選超級區議會便是要帶出「民協不等如馮檢基」:「透過選舉洗甩呢條方程式。」

談到馮檢基,何啟明形容雙方是師徒關係,對方教了自己很多做社區的技巧。「好坦白講,其實佢都明一個黨不應等如一個人,亦都明白無可能一直做落去。」

「我出現咗,民協好像有點出路。」「自己都唔可以成為另一個馮檢基,原因唔係佢唔好,而係不應該由一人等如一個黨。」

DSC_1897

暗示馮檢基應知所進退

何啟明透露,曾在去年十二月和農曆新年後兩度和馮檢基傾談補選,但均未能說服對方。他指雙方各有理據,形容馮檢基信念堅定。「嗯,佢話佢在九西做咗好耐,有好高知名度,仲有街坊支持。」

面對師傅的「挑戰」,何啟明揚言,要讓馮檢基明白世界是怎樣。「其實佢網上出咩都俾人鬧,他自己無理由唔知道。」何啟明續道「識睇一定睇留言」:「我出張圖話考慮參選,同佢貼文的反應都差好啦遠。」「從政咁多年,無理由聞唔到陣味,慢慢說服佢啦。」

除了馮檢基外,民主黨深水埗區議員袁海文及公民黨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均是何啟明的潛在對手,前者早前已表明要為民主黨在九龍西力爭第二席。

IMG_0907

自言能彌補譚國僑欠缺的魅力

然而,民協面對的不止外憂,還有內患。在過去一年來,多名區議員退出民協。談到「亡黨」,何啟明輕鬆自如,更反問記者「田北辰帶走咗幾多個人先」,認為民協是細黨,所以造成每走幾個都是很大的百分比。

他認為政黨就是有人加入,有人離開。「唔會郁啲就覺得亡黨啦。」記者追問,多人退黨是否和9月選舉部署有關,何啟明矢口否認。

上一次初選,民協元氣大傷。時任副主席譚國僑在初選先後擊敗楊振宇和莫嘉嫻,再次出戰九龍西。但譚只得不足萬六票,事後更有三名九龍城區議員先後退黨退黨;可說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何啟明表示,九龍城的成員離開和初選無關,反而突顯了黨內有不同聲音。「如果係咁,莫嘉嫻走咗先啦,但她無喎。」

IMG_0899

何提出,如果民協要重振聲威的話,便必須思考透過議題突出形象。他表示,民協轄下有幼兒中心、社會服務中心甚至善終服務,但卻沒有善用渠道作宣傳。「我同街坊去旅行都講,呢啲真係吸引到人,可以回應街坊需要。」

針對9月失利,何啟明指,民協內部檢討要加強選舉機器,反思為何未能動員固有支持者。「2015年區選攞四萬票,如果攞返一半已經贏咗啦。」言下之意,傳統樁腳未能發揮效用。

記者問:「即係你可以彌補譚國僑欠缺的魅力?」何啟明爽快說是,指參選人必須能回應民情和局勢,有魅力則更佳。「攞到年輕前進的票,加埋地區樁腳就好大機會贏。你問我,我會咁同黨友講。」

88年出世的何啟明較工聯會那個何啟明年幼三年,但歷練乙不相伯仲。「工聯會何啟明」自2011年起參選區議會當選,前年成功連任,去年在立法會功能組別的勞工界自動當選。

IMG_6592

支持特首選舉投白票

「民協何啟明」毫不遜色,前年11月當選深水埗區議員,去年9月參選立法會選舉區議會第二界別;假如參加九西補選,這將會是何啟明三年內的第三次選舉。

何啟明在城大政政畢業後,加入民協原本是想做個「活動工作員」,後來譚國僑問他會否有意參選選,結果就是現在的何議員。今天,更積極考慮爭取成為雙料議員。

何啟明不諱言,一切來得太快,但打一場硬仗已是無可避免。民協在去屆立法會全軍覆沒,財政雪上加霜。

面對財政壓力,身為副主席的何啟明承認要諗方法搵錢,至少先要留住會計和中央行動的職員。「立法會議員每個月有20萬元津貼,最好的開源就係攞返個位。」

民協,一直強調又傾又砌、加入臨時立法會和支持2007年政改方案,這些或許都是包袱。「又傾又砌係手段嚟,我認同,但唔需要高舉呢個旗幟。」

馮檢基早前投稿獨媒,表示反對民主300+在特首選舉中支持曾俊華,有民協成員一度不相信該文出自阿基之手。

何啟明表示如果自己有票,亦只會投白票。「如果我的票能發揮作用,不介意聽市民聲音。」他表示,理解民主派票投曾俊華是要顯示對林鄭的不滿,但認為此舉是多餘。

何分析稱,如果曾俊華穩奪勝券,民主派無需要錦上添花。他認為香港人必須明白,在中央欽點下,反對派根本無法在特首選舉中造王:「民主派為建制派的曾俊華唱戲,真係要咁做?」

「阿基的白票論文章,其實都意識到立場真係要強硬點。」聽落,真係幾「自決派」。

IMG_9856

繼續講自主

「我敢講自主。」這是何啟明在去年9月參選超級區議會時,常常掛在口邊的話。雖然何啟明最後和公民黨陳琬琛、新同盟關永業均以大局為重,相繼宣布停止競選工程;但在論壇上的表現獲得不俗的口碑。

何啟明不諱言,參選超區最大得著是突破心理關口,做到「要和民主黨有些討論」。他坦言,並不同意民主黨的某些做法,「23條又話有得傾,又要觀望林鄭」,在論壇上和鄺俊宇有不少辯論。

他續提到,如果正式宣布參選,理念及政綱會和九月時分別不大;只希望香港人能當家作主。「唔可以再沉醉於聽話就有人俾野你,唔好再講今日係民主最黑暗一日,就完咗件事。」

框架外爭取真普選

初生之犢不畏虎,何在訪問中對傳統泛民政黨亦有微言。「基層、左翼、社區和民生,民協一直都做緊。」何啟明認為,立法會議員不能再停留在論政和監察政府的層面,必須有抗爭意識。

何啟明解釋,在《基本法》和人大831框架下,香港根本沒辦法達致真普選。他表示,必須尋求在框架外達致真普選,但傳統泛民沒有提及相關論述。如何在「框架外」爭取真普選?何啟明指出,爭取議會過半是較可行的方法,利用立法對行政做成壓力,才有政治能量向北京講數。

聽來有點天方夜譚,何啟明強調,參考區議會過往的例子,已證明絕對可行。民主派在2000至2007年間便曾兩度「統治」深水埗區議會,譚國僑更是區會主席。「在區議會過半,可以做到的事已多很多,首先唔再俾人被代表。」

hokaiming94

呼籲本土派同參加初選

民協,同是傳統泛民政黨一員。「我知,梗係知啦,所以就係要求變囉。」記者追問:「點解你講自決就有人信?」何啟明認為,因為自己在去年超區時已講過,今次再講更有說服力和順理成章。

游蕙禎目前會否參選仍是未知之數,但何啟明指,即使本土派和青年新政對議席有興趣,亦應先參加初選:「一齊協調囉。」

他指,民主派如果因為應有之義便讓路,本土派不會得到大多數支持;協調後勝出才會獲得大多數支持。何啟明解釋,的確有市民不認同梁游的做法,「覺得太小朋友,對本土派失去了信心,應該入咗去先慢慢玩。」

如參選將尋求自決派支持

立法會2016年換屆,九龍西增加一席至六席,打著自決旗號的劉小麗獲得超過三萬八千票成為非建制的票后。何啟明直言,如果正式參選,定必爭取自決派及劉小麗的支持,不然不可能擊敗建制派。「我同佢地其實係似嫁,我都想佢地立刻支持我,但要坐低傾。」

最後,記者喚他用一分鐘說出代表民主派參選九西的原因,曾完美KO自由黨李梓敬的他駕輕就熟:「我曾經參選立法會,論壇的表現話俾大家知,可以『隊到』建制,光譜上傾向自決多一點,呢一點比傳統泛民優勝,加埋九龍西的樁腳就可以勝出初選。」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