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庭輝

不知不覺間認為,在探討歷史和公共倫理的議題時,理據、邏輯和事實遠較父母、師長和朋友的話重要(除非兩者沒有衝突)。 網誌

體育

C+3高班讓磅賽 重磅熱門馬獨贏危

C+3高班讓磅賽  重磅熱門馬獨贏危
廣告

廣告

在2017年4月23日於沙田馬場C+3賽道舉行的香港賽馬會社群盃賽事中,被一面倒看好的「西方快車」不僅兩倍大熱倒灶,而且前四不入,相信不少投注人士因此損手而回。

不過,筆者向來對沙田C+3跑道的高班讓磅賽甚具戒心,一來C+3跑道本身的闊度較窄,故後上的賽駒較難及時望空展開衝刺,二來這條跑道甚少上演大賽,報名參加在這條跑道賽事的賽駒多為同一級別中級數較遜的一群,所以被捧成熱門分子的賽駒可能僅是「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而已。尤其在愈高班的賽事,各參戰馬的實力分野愈不明顯,加上這條賽道上演的賽事全為讓磅賽,即評分較高的賽駒需負較多的磅數作賽,所以負重磅出戰的高班賽駒向來較為吃虧。

事實上,觀乎過往四年的賽績,能夠在C+3賽道二班或以上級別賽事負130磅或以上而勝出的熱門賽駒實在屈指可數(為方便的緣故,本文把所有獨贏倍率為9.9倍或以下的賽駒計算在內)。簡單來說,除了時任香港馬王「威爾頓」能夠勝出級際賽外,沒有其他賽駒能夠在這個前提下勝出一班或以上級別的賽事(見表)。要知道的是,當時「威爾頓」正值競賽生涯的全盛期,牠在出戰百週年紀念銀瓶前,便在國際一級賽香港盃以短距離撃敗另一匹前香港馬王「軍事出擊」,要不是一哩途程的賽事對牠來說稍為嫌短,練馬師大摩也不會安排牠在季中降格參加一場香港三級賽。在這個情況下,「威爾頓」僅能以短馬頭位撃敗評分低牠30分的「包裝鬥士」,而值得一提的是,前者在賽事中須讓後者19磅,可見讓磅對高分馬的輸蝕程度。

至於其餘能夠在C+3賽道二班或以上級別賽事負130磅或以上而勝出的熱門賽駒,包括「崇山寶」、「華恩庭」、「宇宙車神」和「當家精選」也僅是勝出二班賽。其中「崇山寶」和「華恩庭」分別躋身香港最頂級的短途馬之列,「當家精選」則是以四連勝的姿態勝出樂力萬分讓賽(「宇宙車神」近幾仗則成為了國際短途級際賽的陪跑分子)。此外,在這個條件前提下跑入亞軍的「喜蓮獎星」和「幸運如意」其後也證實能勝出級際賽事。由此可見,能夠克服如此劣勢的賽駒實非等閒之輩,並非單單在牌面上稍佔上風便可。

誠然,時間緊迫,筆者的列表可能仍有個別疏漏之處。然而,眼前的數據,已足以證明賽駒在C+3賽道二班或以上級別賽事負130磅或以上是何等的下風。在列舉的23個例子當中,只有5次是冠軍、2次是亞軍、3次是季軍,上名率也不足45%,更何況是「崇山寶」和「宇宙車神」分別已各佔兩次的上名次數,足見在預設前提下上名的罕見性。

針對性地研究「西方快車」的案例,牠在兩場四歲系列賽中所負甚遠,這除了印證了筆者在今年一月所指的此駒難以繼續扳長角逐外,亦反映了牠的級數與今年四歲精英的仍有一段差距。的確,今年的四歲系列賽水準非常高(或另行撰文詳談),不少陪跑分子跑回二班賽也輕勝而回,「西方快車」亦在此前勝出了四場頭馬。但是,這換來的代價,是牠的評分在季內上名升了35分,以及龐大體力的消耗。其實,「西方快車」出戰的香港賽馬會社群盃賽事,已是牠在6個多月內的第9仗,即使正值當年盛年也難免感到吃力。更重要的是,「西方快車」最擅長的跑法是留前鬥後,但正如本文上述所指,C+3賽道本身不利後上馬作戰。故綜合各種的因素下,負132磅出賽的「西方快車」大熱倒灶並非無跡可尋。

可能有人認為,筆者這樣說僅是在馬後炮「吹牛」。亦可能有些人認為,若然筆者真的看得如此通透,為何又不親自投注賺錢呢?但抱歉,一來筆者仍發現有部分賽事的賽果遠遠出乎意料之外,二來,多年來筆者已培養了喜歡研究賽馬而不投注的習慣,因賽馬對筆者的重要性已遠超物質層面的意義。即使筆者日後為勢所迫要孤注一擲,筆者也不會選擇在C+3賽道舉行的賽事下注,因這種行為實在與筆者研究香港賽馬多年所得的結論相悖。

螢幕快照 2017-04-23 下午9.45.19

螢幕快照 2017-04-23 下午9.46.28

螢幕快照 2017-04-23 下午9.46.5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