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勞工

港工殤人命只值幾個月人工 勞福局拒設立工殤紀念日

港工殤人命只值幾個月人工 勞福局拒設立工殤紀念日
廣告

廣告

428日是全球的工殤紀念日。根據工業傷亡權益會(工權會)表示,全球每年平均有220萬人因工死亡、160萬人染上職業病及120萬人工作時受傷。職業災害所奪去的人命比戰爭還要多。因工受傷、染病或死亡的工人對社會的付出實在無容置疑,「工殤紀念日」的目的就是肯定他們對社會建設繁榮的貢獻。今日有過百市民參與該會主辦之遊行及集會,當中除了工傷職業病工友和工業意外死者家屬外,還包括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香港職工會聯盟、工黨、建築地盤職工總會基督教工業委員會等等。 集會完結時,各人齊集向團體自製的工殤紀念碑獻花,以表尊敬及紀念。

工傷者及遺屬發言 「人命原來只值幾個月人工」

今日不少參與的傷病者都無法直接參與遊行,而只能在立法會外等待集會。今日發言的工傷工友呼籲工友無謂為老闆賣命:「佢賺錢唔會同你分」。另外有做文職的職業傷病者發言,指文職其實有許多看不見的勞損和傷病,亦無法追討,她認為工權會所提供的心靈輔助非常重要,協助她渡過了最困難的時間。最後有工殤者遺屬哽咽發言,哀嘆爭取過程中,發現「人命原來只值幾個月人工」,政府全不關心遺屬,只覺得可以用錢打發她們。

工權會幹事鄧姑娘發言時亦指:「領取應得的賠償變得像「乞討」一樣。遺孀帶著子女與僱主商討身後事,卻被人指斥為「無理取鬧」和「獅子開大口」,就只有無奈接受僱主微簿的恩恤金!」

今年十幾工殤 團體指勞福局玩數字變細數

工權會總幹事陳錦康稱,今年因工死亡數字至少十三人,但是勞福局卻稱沒有這麼多人。原因包括聲稱員工為自僱,或說港珠澳大橋工程中在海面工程出的事不為工殤而為「海事意外」。陳錦康指責當局只是一直想給那些工殤事件一些別的名字,只為掩飾他們的犯錯。

不能言喻的痛 工友藝術創作表達

今年的集會有許多視覺元素,除了工權會準備的自製工業傷亡紀念碑外,亦有許多白色珍珠板所製的十字架,以及職工盟送來的「港珠澳奈何橋」。比較特別的是,本地藝術團體影行者與工傷工友一起透過工作坊形式,共同創作的幾個用輕黏土所製微雕塑及彩色拓印圖,並把過程拍攝放映。

工友阿珍逐個雕塑介紹:「邊到痛就做邊到!」當中有腰有腿有內心。同時她們用紙張在雕塑上拓印出一個平面,將之製作海綿印,邀請現場人士用藍色水彩,在白布上印上各種工傷印記。

影行者的成員表示:「職業病工友麗麗話好似啲受傷的器官咁,工運研究者梁寶龍就話似吸盡石棉之後硬化的的肺 !」工權會總幹事陳錦康則表示,這樣能把許多工友內心不能言喻的痛,具像化了出來。

勞福局否決工殤日 原因竟為「正面啲」

第一個成立「工殤紀念日」的國家加拿大在1991年立法將每年4月28日定爲全國哀悼日以紀念工殤者。直至2001年,聯合國勞工組織正式議訂4月28日爲國際工殤日,悼念職業受害者的同時,喚醒社會關注職安健水平的重要,並促進改善職業傷病者及職業意外死者遺屬的權益。現時,世界各國例如,西班牙、阿根廷、臺灣等十多個國家已立法訂立「工殤日」。

今日在席嘉賓職工盟的李卓人憶記爭取4月28日做工殤紀念日時,勞福局張建宗說只能設「職安健日」 ,稱「正面啲」。工權會幹事鄧姑娘發言,指該會成立以來,一直要求改善職業傷病保障及職安健法例,然而政府不停以「須顧及僱主等多方利益」、「修例需要大量資源」為理由,長時間拖延甚至拒絕改善法例。

港工殤每年平均六萬宗 團體籲政府速改政策

今年的<工殤宣言>中指:「香港每年的職業意外也接近 6萬宗,而當中更有約200人失去生命。我們看見,無良僱主視法例如無物,置工人的生命安全及健康於不顧!勞工處執法不力違例僱主每每逍遙法外;就算受到「制裁」的,實際亦只需付出萬多元罰款就可了事。」

鄧姑娘並代表工權會、傷患、遺屬向政府和社會提出七大要求:

「1. 成立工殤紀念日;2. 在市區當眼處豎立工殤紀念碑;3. 加強檢控、提高刑罰,嚴懲違例僱主;4. 制定安全政策,改善職業安全水平; 5. 全面檢討補償制度;6. 過勞及上下班途中受傷納入僱員保障範圍;7. 成立中央補償基金,及
8. 加強監管石棉樓宇及物料的維修和清拆」。

【草根行動媒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