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五一勞動節 2017 - 互助採訪隊報導系列之四

廣告
五一勞動節 2017 - 互助採訪隊報導系列之四

廣告

【草根行動媒體】

前言

今年五一勞動節,草根行動媒體和五個基層團體(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同根社、古洞支援組、在港印尼移民工協會)合作組成互助採訪隊,每個團體問了一條問題,當中三個團體派了工友/街坊參與採訪隊工作。讓我們看看,五一的遊行人士,對一些基層議題的看法。

採訪隊有何目的?

1)讓草根媒體實習的同學與所實習團體的街坊/工友有合作機會;
2)讓同學與街坊/工友有練習採訪的機會;
3)讓同學與街坊/工友更了解其他基層團體所關心的議題;
4)讓遊行群眾向公眾表達他們對這些議題的想法;
5)讓我們一起報導一些主流媒體不關注的基層議題。

採訪隊隊員:

Tommy(第八屆草根媒體實習生)
Carlos(第八屆草根媒體實習生)
Cat(草媒行動2017媒體伙伴)

5 月 1 日勞動節,互助訪問隊訪問參與遊行的人士,了解他們對不同議題的看法。四位受訪者分別為 Polly(家庭主婦)、子健(巴士司機)、Siu Mei 和 Apple(大學生)。


訪問問題︰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涉及範圍包括古洞北同粉嶺北發展項目。古洞本身有好多小型工業,例如醬油廠、鎅木廠同磗廠。其中醬油廠已經有超過 70 年歷史,月餅嘅蓮蓉佢哋都有份整。另外,古洞同粉嶺村民都會種菜,早期少少仲會養雞同養豬。不過,新界東北下年就開始動工,到時就好多特別係息微行業嘅工廠好大機會無法繼續經營,同大片嘅農田都會消失。

新界東北發展會令剛才提到在工廠工作嘅人失去原有嘅工作,當中有好多係住响附近嘅村民,而政府只係坐視不理,你覺得啲村民會遇到咩問題?」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下稱「東北計劃」〉涉及範圍包括將古洞北和粉嶺北的農地,改作住宅和商業發展。然而,古洞北仍有一些村民依賴農業為生,以及有不少工廠,當中包括了一些正在式微的行業,如醬油廠和鎅木廠,部份有數十年歷史。東北計劃一旦開展,被迫遷的小廠戶及農戶之後是否有條件搬到別的地方繼續經營,還是未知,亦即有機會導致很多從事農業或在工廠上班的人失去原有的工作。種地需要養地,工廠需要有利和方便營生的環境,這都是許多年時間慢慢才發展開來的,賠償無可能買到,而政府相關部門卻只顧樓市發展,卻沒有任何措施去保障這些生計的發展。

受訪者Siu Mei 認為東北有不少式微行業值得保留。她曾去過一次導賞團,參觀位於古洞北的志記鎅木廠,並從老闆權哥的口中得知,這是全港唯一一間原木鎅木廠,她認為應保留原有的工廠,以及周遭的環境。另一位受訪者子健認為需要發展更多土地,解決人口膨脹的問題,但同時需要保留夕陽行業,例如是醬油廠、鎅木廠和磗廠。

東北計劃引致的一個很大的問題,是會使村民需離開原本居住的地方,Polly 認為對於村民來說,東北發展計劃是破壞他們的家園,但面對人口持續增長的問題,尋找土地興建房屋是無可避免的。不過當我們提及到公營房屋用地只佔全發展區 6 % * 的時候,她認為新界東北需要預留更多土地興建公營房屋,即是公屋和居屋。

相反,Siu Mei 認為政府沒有必要發展新界東北, 現時該計劃只是興建大量私營房屋進行買賣,地產商從中謀利,並不是在解決公營房屋不足的問題,她認為香港已有很多高樓大廈,沒有必要把鄉郊城市化,興建大量房屋,而且已經有很多閒置官地可用作發展房屋,應保留古洞原有的工廠以及周遭的環境。

另一位受訪者Apple 認為,長者轉到一個陌生環境居住將難以適應,原因是搬走後會失去一班有說有笑的鄰居以及鄉村寧靜清幽的環境。子健則希望新界東北發展所興建的公營房屋,能夠縮短公屋輪候時間。事實上,如前所述,只有不足一成的新界東北發展區屬於公營房屋,其餘都是發展私營房屋,包括低密度住宅(豪宅)。


訪問問題︰

「現時市建局只有四棟土發遺留下來的安置大廈餘下的極少量單位可作安置。市建局賺埋賺埋咁多,除左透過公屋安置合資格租戶,係咪應該自己起安置大廈,確保原區安置受重建影響租戶?」

根據市區重建局網頁顯示,市建局於2001年五月成立,前身是土地發展公司。由2002/2003財政年度起,政府分五年向市建局共注資港幣100億元,亦以豁免補地價形式批地予市建局作為其中一項補助措施。在過去十多年,重建項目全是用作興建豪宅,累積盈餘接近 300 億。可是,截止 2015 年 7 月,全港只有四幢安置大廈,分別位於深水埗、旺角、大角咀和西環。有團體認為,市建局除了透過公屋安置合資格的受影響租戶,也有責任興建更多安置大廈,確保原區安置他們。

Polly 認為需要興建更多的安置大廈,讓受重建影響的住戶入住單位。她認為重建區有很多人住在鹹水樓和板間房,他們的居所都是十分細小,有些住戶連吃頓飯都需要坐在床上。她認為這些居住環境並不合理,因此有需要入住單位面積較大的安置大廈。

Apple 則指出現時劏房的租金昂貴,安置大廈能夠提供一個較便宜的租金給受影響租戶。她認為市建局不能單以金錢作為對受影響住戶的賠償,這些住戶是犧牲自己的居所被迫遷出,成為了重建項目,以滿足社會大眾的房屋需求。因此,除了金錢的賠償之外,市建局需要興建更多的安置大廈,讓受影響租戶入住。

子健原本對市建局不太認識,當我們告知他市建局是怎樣成立,並且去年有 45 億盈餘後,他認為市建局有責任興建更多安置大廈。同時,他兩次提到公屋輪候時間長的問題,認為政府應該興建更多的公營房屋,讓受影響租戶更快入住。

訪問問題︰

「現時零散工因為不符合4.1.18,所以沒有部份福利及保障(例如:有薪年假、侍產假等)。團體提議,零散工應該得到按比例支付福利及保障,你贊成嗎?」

很多零散工不合乎連續性僱傭原則(即4.1.18)而不受僱傭條例所保障,爭取零散工保障是今年勞動節職工盟大遊行提倡的其中一個訴求。甚麼是 4.1.18呢?即連續四星期受僱於同一個僱主,而每週工作時數多於十八小時。僱主利用現存僱傭條例中對連續性僱傭的定義,透過調整僱員每週工作時數低於4.1.18,令他們不符合條件而失去僱傭條例的保障及福利,例如休息日、有薪年假、長期服務金等等。因此,有團體提議零散工應該得到按比例支付的福利及保障。

Siu Mei是一名學生,同時是零散工,曾於多間酒店的餐廳工作,談到4.1.18的問題,她也身同感受,說以前以為僱主只編連續三星期更,放假一星期是良政。但之後發覺自己的工作時數不足4118而損失假期與保障,她亦提到學校餐廳的工友由原本時薪制變為零散工,失去了年假等福利。

Apple認為現行勞工制度便利僱主,僱主有責任為僱員提供應有的福利及保障,例如作出強積金供款,她相信按比例支付福利及保障之建議會有效防止僱主鑽法律空子。子健也認同上述團體的建議,這是對零散工的勞力作出肯定,他覺得零散工付出的努力應換到相應的保障,尤其是零散工與全職員工的工作時數差距不大。然而,Polly覺得按比例支付零散工的福利及保障不應該全面推行,需要先考慮公司的規模。她的哥哥是一間小型車房的老闆兼員工,在接到大量訂單時才會聘請一名零散工幫忙,Polly認為全面推行團體提倡的零散工保障會令中小型公司聘請零散工變得繁複,但她支持在大公司推行。


訪問問題︰

「現時移民家務工/外傭的最低工資是月薪$4,310元,很多工人都表示現時的工資並不足夠使用。移工組織希望把最低工資提到月薪$5,000元,你認為是否合理?原因為何?」

就移工團體爭取不同種族家務工最低工資由每月4,310元提高至每月5000元,子健同意應提高薪金,因為她們千辛萬苦來香港打工以養家,扣除匯去家鄉的款項,相信所餘無幾。子健覺得即使僱主已包吃包住,移工亦難以應付日常開支。

Apple 的姐姐為照顧小朋友而聘請移工,Apple 覺得提高移工的薪金是合理,她特別強調提高的薪金是她們應得的,而非補償,因為她們需要全天侯服務,例如半夜要餵奶給小朋友。再者,她認為香港通脹對移工也有影響,因為她們都是在香港生活,所以薪金亦應隨通脹的幅度而調整。Apple 說:「唔理係咩工種,都要有佢既尊嚴」,並展示她手中的示威旗。她指出移民家務工被包吃包住是被逼的,並不能以此作為反對移民家務工加薪的理由。

訪問問題︰

「現時香港政府統一為外僱設立標準僱傭合約,僱主須在合約中填寫工作內容、地點、居住空間等。現時,在强制同住的要求下,移工難有自由的休息時間,有調查指,移工平均每天工作13-16小時。你認為應該在標準僱傭合約中,訂明他們的最少休息時間嗎?」

根據標準僱傭合約第三條*,僱主有需要按合約上所訂明的地址,安排外藉家務工工作及居住,即移民家務工必須與僱主同住。居住與工作場所密不可分,令她們不能逃離工作,24小時都要留在屋內。休息與工作的區間變得模糊,移工難有自由的休息時間,有調查指出移工平均每天需工作13-16小時。我們詢問受訪者對於設最低休息時間的看法。

子健對最少休息時間有所保留,他認為移工的休息時間難以界定,例如,整家人出外只留移工在家能否界定為她的休息時間?Apple 則認為長時間留在屋內,會喪失私人空間,尤其是主責照顧小朋友的移工,她們大部分時間都需要跟小朋友在一起以便照顧。另外,Apple 提到她們的假期有可能因僱主的要求而被取消,雖然僱主會提供金錢賠償,但移工仍失去了每星期唯一的假期。所以,Apple 認為把最低休息時間寫進僱傭合約是對移民家務工的尊重,保障她們有一定的休息時間,至於突發情況,Apple則認為僱主可跟移民家務工溝通解決。

參考資料:
破解陳茂波——新界東北「愚人包」
勞工處《僱用外籍家庭傭工實用指南 – 外籍家庭傭工及其僱主須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