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百載落幕

廣告
百載落幕

廣告

南華申請退出港超聯,自降甲組比賽,消息一出,震撼了球壇,這支百年老字號的香港班霸,經過接近一個世紀在頂級聯賽角逐,最終可能告別球迷散班。過去多年來,不少經典香港球會,也一一離球迷而去,1984年黃創保主政的寶路華、1986年黃創山的精工,先後3年內退出香港頂級聯賽,標誌著香港足球光輝時代結束。接下來的麗新、依波路、好易通、快譯通,一批又一批的商業大軍離開頂級聯賽贊助行列。到2000年代開始,不少投資者也對老牌球會也出現意興闌珊,先有東方自降丙組、愉園降班後有點像東昇一沉不起,今年夏天,終於到歷史輝煌的南華沉淪,連南華也這樣,還有多少人會投資職業足球,有多少年青人會投身足球事業。

興哥一席話

十年前精工元老重組出戰友誼賽期間,與曾經效力精工與南華的一代門神何容興傾談,還深深記得,興哥當年的對話,導出了香港足球的實力:「人們時常說現代足球很快,我們一代球員不能在這代生存,我絕不同意。當年南華打法很簡單,我接波後快擲比仁仔(梁能仁),之後一腳長傳俾馮細(馮志明)或施建熙快放傳中,尹佬(尹志強)衝頂就攪掂,三腳波就入一球。你們夠膽話呢代人有幾多個好波過馮細與尹佬?當年我打南華會要有六尺三身高,而家香港啲龍門肥到郁唔到都打得甲組(當時頂級聯賽),相信你明點解修頓同麥花臣入座數字高過旺角場。」雖然寫來好老調重彈,在這語間興哥所顯示的球員自信以及不認輸的鬥心,正是這三十年來,香港足球整體環境所未能培養,亦是香港足球不斷下沉的原因。

一切由1982說起

喜歡南華的球迷,是一生一世,先父從小說愛南華,每次說起少林寺,都會說及李惠堂如何神乎奇技,亦會憶述高寶強、姚卓然、莫振華、何祥友、黃志強等名將的英姿。可是我這個忤逆仔,偏偏喜歡精工,與先父經常鬥咀。老父最放不下,是胡國雄下山轉投精工,與南華為敵,胡國雄是不折不扣的球場版張三豐,離開少林寺創下武當。仇志強、梁能仁、馮志明、施建熙、蔡育瑜、尹志強、陳世九,也是70年代全華班下,南華的劃時代巨星。數年前,大哥瑜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說出南華波衫較任何球會的球衣都「難著」,打得好會被球迷抬上山,打得差會罵得狗血淋頭,這份球迷激情,正是球員動力。

蔡育瑜說南華球衣最難着,打得好會被球迷抬上山,打得差會罵得狗血淋頭,這份球迷激情,正是球員動力。

1981-82年球季,南華表現不濟,需要護級,球隊破天荒請來五名外援,包括: 韋狄、楊確、黎路臣、戴卓爾、李斯特。可是這批外援質素不算太好,而教練也未能安放球員在適當位置,例如戴卓爾擅打右翼,將他放在左翼,他整季最佳表現就是對保濟,踢右翼個人包辦四球。在季尾一場對加山關鍵戰,先父與我一起入場,整場比賽,先父不發一言,心中恐懼不言而喻。最終南華與加山打和0:0,賽後加路連山南華球迷開始不滿,一名球迷燒著垃圾筒後,人潮出現燥動,開始破壞店舖,當時的情景,今天仍然清楚記得。當季最後一場比賽,南華一定要擊敗海峰才能留級,而加山的班主陳瑤琴,也為海峰請來了黑人球員羅倫士,希望南華失分令加山留級,最終南華以4:1大勝海峰留級。當年夏天,不少人都認為南華會振作,而球會也請來了在東方教得有聲有色的黃興桂,希望求變。可是面對球會複雜的人事架構,球員間內訌(當中不為人知的事情,才是南華的真正死因),令黃興桂半季就離開,後來蘇格蘭名將莊士東加盟也改不了14戰得7分的厄運,需要降班。

還記得南華不敵荃灣的比賽,先父一直在收音機旁留意,南華宣告降班後,先父一整晚不發一言。雖然心中不太擁護南華,但看到支老牌球會降班,心裡也不太好受。最終,南華在這年夏天接受了留級,繼續在甲組比賽,此後,先父直到離開塵世,也沒有再看過一場南華賽事,因為這次留級,打破了體育精神規範,將人治決定破壞了競技公平。

羅傑承再興到破落

1986年,精工退出球壇,足總逆施倒行,實施全華班,南華集全港名將於球隊稱雄,後來足主林建岳下山,麗新、南華與愉園三分天下,當時南華有山度士、陳炳安、顧錦輝等名將,仍然能吸引大批球迷入場。90年代東方崛起,曾經將南華打得落花流水,香港足球還有一點競爭性,可是隨著香港隊部份球員於世界盃外圍賽打假波,足球在體院被剔出精英項目,香港足球與南華步入寒冬。2006年,南華再度降班,在球市一潭死水下,羅傑承毅然再度入主,這位班主的名言,經常都說:「香港足球有得攪局」,這句說話,可以說是久違了20年。他將南華重新包裝,2009年對科威特競技坐爆大球場,以南華為骨幹的香港隊淘汰北韓出席東亞盃決賽週,東亞運香港歷史性奪金,這一切、一切,都為死寂的香港球壇,注入了生氣。他的太太梁芷珊在6月6日早上接受商台訪問時,道出了南華與香港球壇的實況:「香港足球從來也是艱難,南華在我們營運期間,當時只是盲衝,靠一股傻勁,沒有人會知道成敗。坐滿大球場與東亞運金牌沒有人預計得到,當時投資者還相信攪足球達到一定效果,有一百數十萬投資大家都很開心,但現時未必會再次投資足球。」

足球,在香港還能生存嗎?

2014年,羅傑承離開南華後,球隊未嘗得到任何冠軍,錢使了卻未有效果,班主張廣勇也離開南華。隊長陳偉豪接受傳媒訪問時慨嘆,南華今夏的遭遇,正是香港球壇的縮影。效力一支百年老字號球隊,也可以話散就散。政府在庫房抽數億元建立鳳凰計劃,為東亞運金牌找數就當完成使命,這種球壇另類一筆過撥款,活像拜路祭一樣,成效有多少大家中有數。30年來,體育界一直倡議大機構贊助體育活動可以扣稅,可是至仍然維持在過去的模式,贊助足球只是有錢人的偶然玩意,結果令足球由職業步向業餘。過去小時候到球場大把人跟隊,希望有可以像黃國安一樣,在南華一戰成名,今天在球場鬼影都唔多隻,連南華也自閹落甲組,何來替球員帶來夢想?或許未來天有白武士救南華,就算有錢,也不一定救得了南華,正如陳偉豪所言,南華只得9名球員,何來在港超角逐的班底?

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或許你有一百個理由不看香港足球,但你是否願意每月花一點時間,與朋友付費入場鬧下球員。足球文化的承傳,需要時間投入,不是三數千萬豪花就能得到時效果,挽救香港足球,你與我也要踏入球場,改變偏見、改變心態。只要你將700元的英超挑戰賽入場門票的十分一,支持香港足球,香港一年就多了80000入場人次,以及560萬的入場門票收入,這些數字足以挽救香港足球,足總的制度大家未必可以改變,但購票入場是大家都可以做到,大若不再入場,不再關注香港足球,他朝終有一天,香港隊連11位隊員也湊不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