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反思六四燭光晚會

廣告
反思六四燭光晚會

廣告

攝:周頌謙

六四燭光晚會舉行了28年,依然有十一萬市民參與,說明了一件事,香港人堅持要說給中共聽:我們不會忘記一九八九年六月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和附近發生的慘劇;我們不會忘記中共屠殺學生和人民的暴行;我們更不會忘記「天安門的母親」的淚未乾、心還在淌血。當維園的燭光亮起時,我們想著死去的年輕學生和勇敢的北京市民,沒有期盼這個冷血的中共政權會悔改並為暴行道歉,而是要令中共的劊子手們知道,讓全世界的人都看到,我們會堅持到底,直至看到專制政權倒台、殘暴殺人的領導人琅璫入獄,到時候,六四燭光晚會將是歡天喜地的聚會,像聖誕節、像新年,大家繼續在維園相聚。

六四集會已成為港人的集體回憶,出席燭光晚會已成為港人的集體行動,已是一年一度的慣性活動,像清明掃墓、像端午扒龍舟,已成為必然舉措。說真的,即使支聯會不舉辦六四燭光晚會,市民難道就會忘記六四屠城嗎?即使是其他團體舉辦六四維園集會,香港人就會不去點上那枝蠟燭嗎?即使沒有了政黨的參與,出席的市民會感到失望嗎?

越來越多人,尤其是年輕一輩,對支聯會舉辦的六四燭光晚會頗多微言。其一,燭光晚會28年來千篇一律的儀式,從來不反省、不思進取,令年輕人厭倦,寧可另攪活動、甚或留在家中悼念,也不出席維園燭光晚會。其二,支聯會也太多年輕人指的「老屎忽」操控,台上站的那群支聯會領導層,只得一個副主席稍為年輕,多的是港人厭惡的「老餅」政客或「社運人士」。出席的港人雖然不太介懷誰站台誰主管支聯會,但心裡也少不免暗自嘀咕,支聯會的老餅們是否應該退下來,讓年輕一代接棒,而不是做佈景板?口說薪火相傳的支聯會領導人,卻永遠霸著常務委員會席位,二十位常委,幾乎全是年長的政客或社運人士。又怎教年輕人服氣?

其三,很多市民極討厭把六四燭光晚會變成「籌款嘉年華」。大家只是想去維園點上一枝蠟燭、靜靜的悼念六四死難者,但都被喧鬧如市集的「籌款嘉年華」吵得頭痛起來,不是介意口袋裡的錢被搜刮一空,很多市民也樂意捐輸,而是認為與六四悼念的氣氛有所偏差,感覺不好。其實,各政黨、團體籌款無可厚非,但若把籌款視為頭號大事,悼念次之,也難怪年輕人不屑出席。

是時候檢討六四燭光晚會的舉辦形式和主辦單位的意識形態了!吃老本是不能持續下去的;「老屎忽」是要退下來的;老是維穩式的意識形態站不住腳了!六四燭光晚會必須重新爭取年輕人的支持和信任,讓年輕人加入討論和改善做法,必須反思和檢討,不再因循。要記著,香港的將來,年輕人才是主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