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悼念周盛康先生

廣告
悼念周盛康先生

廣告

溫哥華支聯會主席周盛康先生於8月3日病逝,享年69歲。溫支會為此發出聲明,表揚其貢獻。據聞,周盛康先生近年身體狀況欠佳。

周盛康出生於香港,中學畢業後到緬省升學,學成後回港工作, 在1982年與家人一同移居溫哥華。

1989年北京爆發學運,周盛康在溫哥華參與支持學生運動, 1994年,當選溫支聯主席。2006 年,周盛康被《溫哥華太陽報》評選為大溫最具影響力的華人之一,熱心公益。

自六四以來,海外不少華人支持中國民運,其時,溫支聯、多支聯(多倫多)和港支聯(紐約)可算鼎足三立。周盛康先生歷任了十六年溫支聯的主席。

溫支聯二十八年來一直堅定不移,每年都在六四到中領館前抗議,舉辦論壇。據聞,周盛康先生與癌魔博鬥九個月,臨終時還囑咐其各人継續支援中国民主運動,平反六四。可見其對民主自由矢志不渝。

我認識周盛康先生是在我的92年全球演講時。我在各地是由當地的民運組織接待的。在温哥華本是由當時的温支聯主席陳卓愉接待。陳卓愉後加入自由黨,當選為國會議員,並被委任為部長。

當時,陳卓愉因家中一些事情,我轉到了周盛康家中住了數天。周為人和悅,並不拘謹。我的印象中,那是一小康之家,有他太太和女兒。他的家給人一個很温暖的感覺。由於周的工作是電腦,我們談了不少電腦發展,很投契。回港後,我們各自忙於社會活動。我沒有再到溫哥華,也再沒有遇上周盛康先生了。

在溫支聯的介紹下,我接觸了不少熱心的會員。在那次訪問中,他們還帶我參觀反人頭稅等集會。那時,陳卓愉已開始其競選工作。

中國人民的爭取民主並沒有停下來。安徽著名異議人士沈良慶引述了美國政治學者羅素.哈丁的話:「憲法也好,民主也罷,都是一種脆弱的協調形式,只有我們能夠協調自己時,它們才能夠協調我們。一個高度分裂型社會,只能適用經濟學家弗蘭克.奈特那句話:基本價值觀的差異是誰能戰鬥到最後的差異。」

對於民主自由,能堅持到最後,就是勝利,周盛康先生為民運堅持了二十八年,難能可貴。我們和周盛康先生同樣地相信,民主將來到中國。

最後,僅此向這位漢子行三躹躬禮,遙祭之,致以最崇高敬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