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何潔泓的判刑,把我的一部份都鎖進監獄

何潔泓的判刑,把我的一部份都鎖進監獄
廣告

廣告

東北案件因律政司的刑期覆核,令各被告差不多完成社會服務令後,再被判刑13個月,當中包括前學聯秘書長何潔泓。我與何潔泓只是泛泛之交、認識不深,不過她的判刑深深打擊了我,因為她代表的,是年輕人對將來的想像,對公義的追求。

我與她認識在大學時期,當時因為反對國民教育,我嘗試在校內組織抗爭活動,與她只見過一兩次面,再後來因為反對龍尾人工泳灘計劃而合作,她給我的感覺是知性而沉靜,工作上非常有效率而且帶有領導能力。

即將畢業時我思考了很久,最終選擇了一個最接近社會,但又毋須負上沉重代價的崗位,新聞記者。希望自己能逐點逐點改變香港人的價值觀,做一些有意義的報導,當時第一個目標是在佔中之前能裝備好自己,上前線見證一件有可能改變整個香港命運的事件。

結果我做到了,而佔中的效果比我想像中大,我在佔領區遇見何潔泓,她未有認出我的身份繼續與黃之鋒傾談,但我今天仍依希記得她在學運領袖身後的姿態,默默地付出的樣子。當時我想:如果我勇敢一點,或少一點畏首畏尾,我可能也會站在她身旁,平行時空下的另一個我,可能成為了組織抗爭的一份子。然後我進而想:究竟這個人為什麼願意付出這麼多,冒上這麼大的風險?香港人真的值得我負上抗爭代價嗎?

後來她亦當上了記者,更與我成為了同事,相認後卻從未見面,只曾簡單短訊互通消息。直至判刑前一天,我因工作而要到庭聽審才首次與她見面,大家只互相打了一聲招呼,以及我在庭外開了一個作狀要拍攝她和男朋友合照的玩笑,堅強的她仍然笑得燦爛。

今天收到她要判刑的消息,心裡沉重得有如窒息,被判監的人不是我,我卻能夠想像她的無助和絕望,好像我的一部份也隨著何潔泓鎖進監牢一樣,心中更有一種她代替了我去坐牢的愧疚和怯懦。這個地方的將來和制度我也有份,我卻選擇了相對安穩的環境工作。何潔泓在庭上堅定地否認控罪,固執地吐出「不後悔」,相較起來我就像個懦夫一樣,縮在一角深怕一天秘密警察連我也會找上,以言將我入罪,將我寫進《1984》的故事裡。

看見網上各處的留言,我仍然對香港人失望,一個高尚的人竟被眨為滋事者,這是一個黑白癲倒的年代,香港是一個劣幣驅逐良幣的社會。香港人,請對得起為改善社會而站起來的年輕人。

2017年8月16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