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怕是今日澳門,明日香港

廣告
怕是今日澳門,明日香港

廣告

網上圖片

小時候家中環境不好,從沒奢想過坐飛機,但是父親仍胼手胝足,努力趁暑假帶我們兩兄弟旅行,見見世面。細個多數回鄉下,大一點就全家去澳門,數數手指,十八歲前,都去過四、五次。沒錢搭飛機反而有機會愛上這小城,最記得有次老父在葡京贏了錢,還一家去佛笑樓吃大餐;長大出來工作,試後去採訪東亞運,也趁放假過去閒逛影相,自己愛吃沙甸魚,最愛走入那些舊式餐廳吃沙甸魚公仔麵,再加一支可樂,不亦樂乎。對濠江有感情,加上不少朋友在那邊,而且港澳港澳從來是姊妹城市,看到天鴿肆虐,當然不會幸災樂禍。

澳門比香港遲兩年回歸,之後在中央支持,賭業興盛下看似欣欣向榮,既有「東方拉斯維加斯」美譽,政府也有盈餘而連年派錢,忽略了底下問題多多。所謂政府一直沒有重視基建,以為背靠祖國就得以百年興旺,結果在大量人口湧入下(2011年為55萬人,2017年近65萬人),基建早已不勝負荷,但警號被維穩派掩蓋,聲音不太傳得出來。幾年前有線專題,已探討在賭業獨大下對民生的影響,不過政府出手闊綽,粉飾太平下只被當成廢話;人人未畢業就穩袋兩萬元人工,民生不民生關我甚麼事?其中一個案是夫妻俱打荷,兩人月入五、六萬元,當時樓價尚未升到變態,所以這對小夫妻打工幾年,已輕鬆置業;當時還有不少港人羨慕,加上港府部份人別有用心,對財爺曾俊華大肆批評,認為他守財奴性格累事,有錢就應該學澳門,四圍派錢才是王道。今日不知這班人有何想法?

我也多年未去過澳門,因為連截車也困難,上次過去,吃的水蟹粥也不太好味,而且四圍賭場林立,根本沒有興趣。舊時拍拖去吃沙甸魚,上燈塔的日子像已非常遙遠。可是看到澳門人的遭遇仍深表同情,十月初五街的兄妹,典雅灣的死者,俱令人垂淚。

多得網媒,看到更多第一手消息:有居民說從來不見的議員,「忽然」現身派水,可是救援人員遲遲未至,有居民直言只能是自己澳門自己救。「我見唔到政府有咩做到,根本冇人出嚟做,全部係居民自發,志願團體義工,我係度一日,真係好難過,完全唔認得澳門。」

看崔世安及下面官員的水平,港人應該慶幸,英國人留下來的制度和訓練,還能耐一時的風吹雨打,至少玻璃窗要吊船才能打爛,不會被狂風一下吹破;可是其他方面,同樣被逐漸蠶食。澳門大停電,原因之一當然是有八成電力由大陸提供,其他用水及公共設施亦一樣仰賴中國;而政府無規劃也是死穴,多年來都不改善基建,醫院不足,上街無車,朋友說泳池一改建裝修連水也冇得游;近年不時打風,卻不會改為用電纜在地下輸電,也不加固輸電塔,結果就是笑大人個口的全澳門停電。每年派幾多錢,又有甚麼用?看今次風災,澳門不足65萬人口,居然有十人死亡,百多人受傷,政府難辭其咎。

有人為中共及澳門辯護,指今次純屬天災,這是事實,但災後處理極差,肯定是人禍,看消防或救援車輛無法駛入,結果無辜人民送命,原因何在?政府撥地大興土木建賭場,卻無加闊道路或建天橋鐵路等,結果遊客和新來的人口迫爆市面,動彈不得,才有這慘劇。至於物價飛漲,相比起來已較輕微了。

澳門頻傳貪污,官員無能不是新聞,特首要取有勢力的世家,官員也多是如此;看崔世安連讀稿道歉也做不好,難道你信他可管治好澳門?中共任命,過程中沒有有效監察,回歸十多年間腐爛到一個點,結果是人民承受苦果。就是因為政府救援一直未到,物資匱乏,到今日仍在自發籌集物資,自發出動清除垃圾,才會見到居民向救災的解放軍鼓掌,細心一想,實在諷刺。要是管治有道,豈會出現這幕。難為政府高層典型中國思維,接受天文台長請辭就當有人祭旗,然後有錢大晒,停水停電派2,000元、受傷或門窗損壞就不多於3萬、遇難的則會向家屬派30萬。道歉虛情假意,沒有半句檢討,只是不斷派錢派錢派錢;我相信澳門人有得揀,一定會寧願將錢用於基建,或者增加公務員,你看災後大多要義工出手,就知政府有多糟。行文時見颱風帕卡又近,希望今次港澳都無損傷。

香港人底子厚,可是近年已呈敗象,當法治及廉署成為工具,庫存俱用於大白象,水電日常食用都要由中國提供,加上管治者在某些環節推波助瀾,香港人終有一天再無談判本錢。

看到澳門人說當地天文台不可靠,不如外判給香港的天文台,討論十月初五街水災時,又以中上環做例子,我想,不知香港的金漆招牌還可以保住多久,真心不想說,但卻怕是今日澳門,明日香港。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