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日本

廣告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日本

廣告

十月革命的報道

十月革命前社主義已在日本廣泛傳播,對當時留學日本的中國青年有很大的影響。日本於1901年已經成立社會民主黨,1906年亦成立了社會黨。部份知識分子己開始組織工人運動。

俄國革命消息到日本後,傳媒稱新政府為「過激派政府」,日本三大報紙之一《東京朝日新聞》,於1917年11月10日的外電報道說:克倫斯基政府「被工人和士兵的過激派廢除」,還把蘇共領袖列寧(1870-1924)和托洛茨基(1879-1940)以「過激派大人物」為題介紹讀者。1)

全國性工人組織友愛會對十月革命作出響,在機關報《勞動及產業》公開徵文,題目是關於俄國革命的感想,於1918年10月及11月連刊文章14篇。得到第二奬的是工廠工人平澤計七(1889-1927),筆名是原田忠一,他的文章指出:「俄國革命給了我們生的希望。」2)

友愛會是日本全國性的工人組織,主事者為基督徒,略有無政府主義色彩,友愛會在日後工運中佔有重要的地位。

平澤計七是友愛會的活躍分子,其後是無政府主義者、無產階級劇作家、工運組織者,1927年被剌身亡。

深川中嶺(?)得到佳作奬,他對十月革命表達了驚訝感,「我還以為社會主義不過是學者旳空想。」3)

刊出的文章大多數都不是從階級觀點來看十月革命,而是以國民和國家的觀點來看十月革命,4)日後左派知識分子向國家主義轉變,從中可見端倪。

知識分子的十月革命反響

曾任日本第五十五任首相的石橋湛山(1884-1973),於191年7月在《東洋經濟新聞》發表〈承認過激派政府吧〉一文,文學家淺田江村(鳥谷部春汀君,?)於1918年2月在《太陽》發表〈列寧政府活動〉一文,讚揚列寧的對德單獨議和的外交手段。5)

石橋湛山反對軍事共長,對外用兵。

東京的《報知新聞》記者鈴木茂三郎(1893-1970),以特派員身份前往西伯利亞,報道俄國革命的實況。6)

鈴木茂三郎曾任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三十年代大力進行反對法西斯主義鬥爭。

在十月革命影響下,1918年12月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院學生赤松克麿(1894-1955),與辛亥革支持者宮崎滔天(1871-1922)的兒子宮崎龍介(1892-1971)和石渡春鴻(?)等3人成立東大新人會,探討如何進行社會革命。成員大部份是知識分子,有數人是工廠工人。成員有:赤松克麿、宮崎龍介、石渡春鴻、佐野學(押尾佐野,1892-1953)、鍋山貞親(1901-1979)、中野重治(1902-1979)、野坂參三(1892-1993)、渡邊政之輔(1899-1928)、麻生久(1891-1940)、三輪壽壯(1894-1956)等360人。1929年3月被政府下令解散,部份成員參加了創立日本共產黨,或從事工人運動,數人是友愛會成員。以合法手段進行社會抗爭。在東大新人會影響下,其他大學也成立了同樣的組織。 7)

綱領:

一、吾人配合世界文化之勢──人類解放新氣運,並努力促成之;
二、吾人致力從事現代日本之合理改造運動。8)

赤松克麿曾任日共中央委員、勞動農民黨書記、社會民主黨總書記、眾議員等,三十年代公開聲明脫離日共,轉為國家主義者。

佐野學曾任日共委員長,三十年代公開聲明脫離日共,二戰後從事反蘇宣傳活動。

鍋山貞親是車床工人,曾任日共中央委員,三十年代公開聲明脫離日共,後從事反共宣傳工作。

中野重治是文學家,曾加入日共,三十年代公開聲明脫離日共,二戰後再加入日共,一生主力從事無產階級文藝工作。

野坂參三歷任日共委員長,在延安時化名岡野進,並加入中共,晚年被日共開除黨藉。

渡邊政之輔是工廠工人,工運組織者,曾任日共委員長,1928年出席完共產國際會議回國,在台灣基隆用槍自殺身亡。

麻生久是工運組織者,眾議員,日本勞動總同盟負責人。

三輪壽壯是東京律師協會會長、眾議員、勞動農民黨秘書長。

走工人革命的道路

受到十月革命影響,日本社會黨的堺利彥(1870-1933)、山川均(1880-1958)聯絡社會主者荒畑寒村(1887-1981)和無政府主義者大杉榮(1885-1923)等二十餘人,成立工會研究會,每週開會一次,討論俄國革命,不久即受警方干涉,無法進行活動。9)

堺利彥號枯川,別名貝塚澀六,是思想家、歷史學家、作家和翻譯家。曾與無政府主義者幸德秋水(187-1911)一起翻譯《共產黨宣言》。

山川均是經濟學家、評論家,日共創立者之一,未經日共代表大會同意而解散日共,其後並拒絕再度加入,日後另外成立了勞動農民黨,為該黨理論指導者。
荒畑寒村原名荒畑勝三,是評論家,眾議員,日共創立者之一。高小畢業後,先後在外國商行做僕役,及造船工人等。

大杉榮是知識界有一定影響的思想家,和妻子及侄兒一起在憲兵總部內被害身亡。

日本著名運者片山潛(1859-1933)這時在紐約,一邊做工,一邊投身社會主義運動。他得悉十月革命勝利的消息後,認真地學習列寧的著作和俄國革命的經驗。於1920年把列寧的《國家與革命》譯成日文。

對中日朝工人的響

本文是十月革命對遠東的影響第二篇,第一篇是本網站的〈十月革命影響下的知識分子〉,接着會寫對朝鮮的影響。十月革命對中日朝知識分子頗有衝擊,泛起社會革命的理想。三地以日本工業發展最具規模,工人運動已存在,正待與知識分子的結合。中國的工業正起步,尚未有工運,知識分子在十月革命衝擊下,走出敎室,試走與群眾結合的路線。朝鮮是日本殖民地,尚是農業國家,在十月革命影響下,知識分子紛紛組織團體,摸索社會革命的道路。

參考:

1) 成田龍一著:《大正民主運動》(香港:中和,2016),第101頁。
2) 成田龍一著:《大正民主運動》(香港:中和,2016),第101頁。
3) 成田龍一著:《大正民主運動》(香港:中和,2016),第101-102頁。
4) 成田龍一著:《大正民主運動》(香港:中和,2016),第102頁。
5) 成田龍一著:《大正民主運動》(香港:中和,2016),第101-103頁。
6) 升味准之輔著:《日本政治史》,第三冊(北京:商務,1997),第650頁。
7) 鶴見俊輔著:《戰爭時期日本精神史》,第21-24頁。
8) 鶴見俊輔著:《戰爭時期日本精神史》,第21頁。
9) 升味准之輔著:《日本政治史》,第三冊(北京,商務印書館,1997),第649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