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被喚醒的良知:《逆權司機》

廣告
被喚醒的良知:《逆權司機》

廣告

我不喜歡唸歷史,但我相信每一個國家總有一些並不想被人提起的歷史,而不想被提起的原因有很多。雖然我不喜歡唸歷史,但一個國家能夠坦然面對歷史,承認過錯,才能真正的汲取教訓展望將來。亦因如此,每每有電影或電視作品接觸這類令國家尷尬的往事,不易拍,亦可能會有無形的阻力出現。南韓都不時有將過往國殤事件拍成電影,後來也有報導,因為某些題材惹來政府不高興甚至出現演藝界黑名單,不過似乎南韓製作人與藝人不會像香港某部份演藝人一樣,避談政治。

所以幾年前有一部逆權大狀將八零年代獨裁統治以言入罪的歷史拍成電影,今年則有將差不多時期,南韓光州五一八血腥鎮壓事件搬上大螢幕的《逆權司機(A Taxi Driver)》(我不大喜歡這個中文名字,其實簡簡單單的《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更能表達),而兩部電影的男主角,都是南韓演技神級男演員宋康昊主演。今晚看了,離場後情緒久久未能平復,或者作為一個四十出頭的香港人,看這電影會想起了六四,更擔心香港的未來。

金四福(宋康昊)是個漢城的的士司機,妻子早年病逝與女兒相依為命。他跟我們很多人一樣,為口奔馳,希望社會安定做多點生意,所以對於當時的學生示威並不認同,當然,或多或少都是因為他從傳媒得知的消息,與及曾經當軍人的他相信軍人是保護人民的。由於生意不好,有朋友介紹有一位外國人需要的士司機載他到光州即日來回,車資有十萬韓元,四福就決定接這生意,而他不知他載著的Peter(Thomas Kretchmann)原來是個記者,他得知光州有大事發生而消息一直被封鎖,抱著有新聞就要發掘的使命感,希望進入光州揭露真相。

四福跟很多南韓市民一樣,不知光州正在發生什麼事,或者還以為有暴徒所以軍人要平亂。他載著Peter進入光州才慢慢發現,光州的人民示威抗議獨裁統治,換來的是軍人向手無寸鐵的人民動武甚至開槍。

四福本來一心想著賺到錢就走,他從不相信到親眼目擊軍人的暴行覺得很震驚,但作為一個小市民,他只想快點回家。當他開始因為載著這個外國記者被軍人追捕差點命也沒了,他的心裡想到最重要的還是女兒,縱使眼前有讓他忿慨的事發生了,有人需要他的幫忙,他選擇離開。

當地的人,甚至Peter,知道他只有一個小女兒,沒有阻止,非常諒解。當四福離開光州,知道女兒被鄰居照顧著,而車子被修理之時,他在餐廳聽到外面的人被政府控制的傳媒蒙騙了,他一直駕著車離開一直難過,最後作出一個決定:他要回去光州。

之後的發展,就是他全身投入用他的方法去幫光州的市民:拯救被槍傷的人,更重要的,是載著Peter離開,希望他能夠將光州的真實情況公諸於世,這才是可以真正拯救光州的市民。當中的過程除了緊張得透不過氣,更讓人心痛的是其他司機如何犧牲自己去保著四福與Peter的安全。

我在金四福的經歷,想到一些事情。

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在任何時候為公義不惜一切去抗爭,每個人都有其限制,又或者應該說,在不同階段的取捨有所不同。就如四福,他始終最著緊的,還是女兒。

所以,當他親眼看見軍人的暴行,他的良心被喚醒,但同樣面對現實的掙扎。不過當到了重要關頭,他最後的決定還是希望為拯救光州盡一分力。

需要注意的是四福一直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所以他冒死將Peter送到機場。但他亦很清醒,明白他是從良心出發做這件事,也不希望被牽連,故他留給Peter的名字與電話號碼都是假的。

另外,有沒有留意一名其實可以將四福拘捕的軍人將四福與Peter放走嗎?我想到,其實軍隊在被要求進行一些連自己良心都過不了的任務時,可以怎樣呢?絕對服從國家殺紅了眼,還是在有限度的處理上憑良心做事呢?

不知當年六四的軍人當中有沒有人想過這些?不知近年被香港政府指派與民為敵的警察有沒有面對相同的矛盾?

我也是一個懦弱的人,或者從來不會在這類抗爭中走得最前,只是,我們不想不敢面對,亦不希望身處的香港會變成這樣。

原文刊在此
三十過後一個人住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