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我對自己坦白

廣告
我對自己坦白

廣告

曹星如的比賽,我昨晚有看,看之前,也在面書提提大家要撐他。然後,比賽完了,很多人很多問號,我在Blog Facebook寫了,也在自己的面書寫了,當然,之後有人同意,有人指出「這是比賽的結果,這是裁判的決定。」

Blog Facebook那一段,我寫了什麼,有人回應了什麼,我不會刪去的,這是我說過的,就算有人覺得我柒了,不打緊,這是人生紀錄的一部份。既然如此,我更覺得我應該更清楚的表達我的意見,一向有看我寫東西的朋友都知道,我不是愛面子的人。

比賽開始前,有朋友表示不會撐他。我問:「為什麼呢?」我會問他,因為我知道他也是參與這運動的人,當然想知他的想法。在比賽前,他告訴我,這是一場商業比賽,是賺錢的,是每一次都計算對手勝算才去馬的。他覺得他的經理人公司把事情包裝到為香港而戰,當然,他也同意,這是推廣這個運動的方法,但他只是覺得名大於實,沒有什麼值得撐。

我說:「要搵食啊,賺錢也是應該的。」然後我問他:「那麼,計算勝算才去比賽,別人挑機又怎計呢?」他指,誰有錢辦比賽誰就是大佬,有人挑機你可以不應戰的,Mayweather也是這樣。

我不懂誰是Mayweather,後來知道,他是世界拳王之一,他在之前的世紀之戰,好像也引致一些爭議。我不清楚是什麼。

比賽開始了,這位朋友邊看邊告訴我,兩個人不知為何那麼快就好像不夠氣,時常抱著對方,後來比賽被終止,然後宣佈星如贏了。我問朋友:「下?」他覺得:「一個重擊都沒有,計點數也不應是他贏的。」

之後,我們知道規則是怎樣,我們知道分數是68:66曹星如僅勝。有人(包括我)相信繼續打下去輸的會是星如,同時有人指出,比賽就是這樣,跟足規矩勝出,哪有勝之不武?

我寫了這句:「其實,只要有一次勝之不武,就會留下不光彩的名聲。香港人跟強國五毛的分別,是不會盲撐,會撐搏盡而敗。」

很多人看得不是味意,可以聽聽我說嗎?

我再重申,絕對支持曹星如的努力,我也記得在他上次贏了後不久,我在地鐵上遇到他跟太太,看見他的傷勢,很想跟他說聲加油。那一場,他捱得很艱苦而勝出的,贏得漂亮。

我寫香港人不會盲撐,有人指大家集體成了拳擊專家,出來大聲說:「我對眼就係證據」所以結果不公平。其實,香港人著緊這位神奇小子,希望他贏得光彩,才有這種反應。對的,根據分數根據規則,星如是勝了的,這是鐵一般的事實,但為什麼有撐他的人對他這次勝出有保留呢?這就是香港人不是盲撐的意思。

我記得很多很多年前的奧運會,美國名將奴根尼斯在跳彈板時失誤頭撞彈板,而他最後竟然仍獲金牌,將那時的新秀代表中國的熊倪擊敗。事後當然永遠被人記得他贏得不光彩,但事實他又的確在分數上勝出了。

我所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分數贏了,比賽過程他是不是贏了,他值不值得贏,他心中有數。每一個專業的運動員也會明白,自己是不是值得贏。

於是大家又會說:「你懂拳擊嗎?憑什麼覺得他是否值得贏,你是專業的裁判嗎?」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只是以一個很喜歡很支持曹星如的香港人看著比賽過程之後對於賽果有這個感覺,我當然明白,賽果是裁判決定,不是曹星如。我相信在拳擊界的朋友自然也會討論這場比賽,對於裁判的分數,也會有專業的意見。

有幾位朋友諷刺我不懂然後寫這些「勝之不武乜乜乜」,嗯,某程度上是對的,但我寫了這麼多,或許可以解釋我所指的「香港人不會盲撐」是什麼意思。

然後,有人指出:你質疑賽果,就是抹殺曹星如的努力,很不應該。我們看事情是這樣的嗎?我依然欣賞他的努力,只不過對於這次的結果,我有所保留而已。

我又想起我愛的足球隊曼聯。有些比賽,贏得醜陋,甚至因為球證誤判。結果是贏了,很明白贏得不光彩,會希望下一場打好波。Haters會永遠記住哪一場贏得不光彩,一直講下去。

或者我應該這樣想吧:他是搏盡了,希望他下一場繼續搏盡。不過這晚看見他腫成這樣,我在想,我應該不大適合看拳賽。

原文刊在此
三十過後一個人住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