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杜汶澤 -《空手道》

廣告
杜汶澤 -《空手道》

廣告

剛在二手書店買了早年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所出版的《經典200 – 最佳華語電影二百部》,隨便讀了幾篇,讀到澄雨所評的《猛龍過江》,澄雨認為在羅馬鬥獸場決鬥一幕,嚴肅氣氛跟全片之恢偕有強烈對比,找來他的徒弟世界空手道冠軍羅禮士作一場生死對決,在羅馬鬥獸場中,以電影明志自己是古今世界武術一代宗師的地位。讀這篇時,我不禁想起近日看杜汶澤的導演作《空手道》,他向來不是武打演員,何故要在今時今香港,自導自演還要找鄧麗欣上擂台拍一部空手道電影呢?

原來杜汶澤一直都有學空手道,還找來他的空手道師父動作演員倉田保昭,來當戲中自己的師父,這可算是《猛龍過江》戲內戲外師徒關係的對調版本;而《猛龍過江》明顯志在國際視野,《空手道》則嘗試借題日本武術來講香港故事,其實香港故事都只算係個粗略背景,較多是杜汶澤自我言志的色彩。近年杜汶澤被同行或國內市場封殺都不算是新聞,戲中杜汶澤演的陳強毆打狎童老闆入獄,朋友又背叛自己跟自己的妻子鬼混,而自己則善待師父女兒,總之是行事對得住自己良心順便為下一代作育英才。

可能由於陳強連一間千幾尺屋的業權可以話唔要就唔要,灑脫得在香港這個社會實在太過離地,他這個活角色,竟比戲中已死倉田保昭演的師父,更加像一個死人,一個鬼魂,甚或一個其實不存在的人,戲中結尾在帶有點幻想處理的擂台旁,相對於在擂台上倒下但感滿足的鄧麗欣,杜汶澤其臉上之微笑和離開的身影,確實是有點詭異,有點像知悉老婆跟好友鬼混後還要強裝開心豁達。

《空手道》沒有太多對打場面,反而是道場的儀式場面較多,動作最精彩的是演鄧麗欣童年時候的那個小女孩,倉田保昭也甚有架勢,但跟當打時候如拍《中華丈夫》時算不上有甚麼驚喜,但他在草叢之上獨自耍拳一幕,算是呼應全片成長的歷練,就是每個人都要獨自面對的擂台。其餘角色陳靜可無但有,歐錦棠可詳但略,鄧麗欣則未上擂台還可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