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被裁定普通襲擊罪名成立,在庭內向法官發表的陳詞

廣告
被裁定普通襲擊罪名成立,在庭內向法官發表的陳詞

廣告

法官閣下,請容我簡述個人背景,我出身深水埗基層,年少時學業優異,在澳洲墨爾本大學取得工程及商務雙學士,過去17年當跨國企業策略顧問。2009年加入社會民主連線,現在我以義務身份出任社民連主席一職。

不同人會做不同選擇,我因看不過眼香港社會的不公不義,選擇為弱勢社群發聲,選擇為香港民主做點事。正如法官閣下,也可能希望用法律來維持社會秩序,相信法治能守護公義,因此選擇做法官。梁振英則選擇投靠專制政權,選擇拉攏黑社會,不擇手段地當上特首來滿足自己的權力慾,他選擇為裙帶利益者服務,他選擇對貧窮長者置諸不理。

你和我,叫做相對地有條件有能力,幸運地可以選擇不同的路。但在今時今日香港,很多市民卻沒有這樣的選擇。不論是年老無依的公公婆婆、被社會邊緣化的年輕一代、為糊口奔馳的打工仔,他們都沒有幾多選擇,而且越來越難主宰自己的命運。今天香港10個老人家有4個活在貧窮,他們連基本的生存尊嚴也沒有,一份三文治可能便是他們生活的奢侈品。

正因我比很多人幸運,有條件做不同的選擇,我更加有責任站出來。當涼薄的執政者無視社會疾苦,我能為社會弱勢做點小事,爭取基本尊嚴,我心感榮幸。關於量刑方面,我沒有特別意見,我明白法官閣下可能有崗位上的限制,但我希望你明白,如果從阻嚇我個人的角度,任何判刑也不會有用,不會阻嚇到我的。

如果是希望阻嚇未來挑戰權貴的示威者,那就更加客觀地實現習近平所說的三權合作論,司法制度慢慢被政權利用作打壓反對聲音的工具,即使這不是法官閣下個人的想法及目的。

當市民沒有公平的制度參與社會改革,政權明目張膽地維護權貴利益,不理整體社會福祉,不理市民死活,基層生活受盡壓迫,最後途徑就是反抗。任何刑罰也阻嚇不了我們,我們只會更有決心、更有智慧、更團結地去挑戰威權,推翻暴政。

在法律上而言,一份軟淋淋的三文治弄髒衣服,與拋擲玻璃杯是完全不同層次的傷害。但如果向權貴示威,就等於需要重判,我無所謂。

能為無權者奮鬥抗爭,是我的光榮。
挑戰腐敗的威權制度,我無悔無懼。

吳文遠
2017年10月31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