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玉品健

法學博士,法律學者,中國人權律師,主要從事刑事案件辯護和行政訴訟代理 網誌

中國

誰將是中國民主化進程中的功臣與敵人?(下)

誰將是中國民主化進程中的功臣與敵人?(下)
廣告

廣告

誰是民主轉型過程中的敵人?

站在民主化的對立面、成為民主化進程的敵人的,自然就是那些獨裁、專制的人以及他們的幫兇,他們形成一股勢力,千方百計地阻撓每一個民主訴求的表達和實現,並著力抹殺民主力量的誕生和成長。

民主,直接並通俗地講,就是普羅大眾向既得利益權貴階層要求分享權力,要做天下的主人,要參與國家和公共事務的決策,要切實有效地監督權力的行使,並對自己認為做得不好的公職人員說「不」、甚至予以彈劾。因此,民主訴求最大的阻力當然就是來自權貴階層——因為按照人之本性,除非迫不得已,沒有人願意別人分享自己的既得利益。當然,也不排除在權貴階層中的有識之士,勇敢地站出來與專制、獨裁做鬥爭,力推民主化的進程,進而成為民主化的功臣的。

在中國的近現代史上,晚清的慈禧太后及其領導下的官僚階層,無疑是中國民主化進程中第一波最大的民主的敵人。為了遏制變革維新的力量,他們不惜在街頭乾起砍革命黨人人頭的勾當。也正因如此,慈禧太后成為中國民主化進程的第一個最大的敵人,在中華民族最危難的時候,她只顧自己的政權穩定和江山永固,一味地打壓和消滅想要跟她分享權力以便更好地推動中華民族歷史進步的仁人誌士,她兩手死死的緊拽權力直至生命結束,最後落下了千古罵名。

蔣介石及其治下的官僚集團,同樣是中國民主化進程的最大的敵人之一。在他主宰下的帝國里,奉行「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報紙」的法西斯式的政策,對中華民族、對自己的同胞實行白色恐怖統治,統治期間所迫害甚至殺害的革命人士、異議人士、民主鬥士不計其數。難怪1975年4月5日他死後,《人民日報》發表了一則《蔣介石死了》的報導,稱他是「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在中國的代表」,是「中國人民的公敵」。如今的台灣,在很多地方都留有國民黨、蔣介石對台灣人民實行白色恐怖統治、殘害民主人士的罪證,毫無疑問,蔣介石及其官僚集團,已經被台灣人民視為民主化進程中的敵人並釘在了歷史恥辱柱上。

行文至此,思路應該回到新中國成立之後、民主化進程中,都有哪些人阻礙了民主化的發展、進而成為民主的敵人。但正如前文所述,由於歷史還在繼續,還沒到蓋棺定論的時候,我不敢妄議誰將被認定是民主的敵人。

然而,就目前來看,仍然有一些人認為周永康、吳愛英等人在位期間憑其個人權勢嚴重阻礙了民主化的進程和法治的發展。周永康曾經貴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統領全國政法戰線10多年,在他治下的中國民主和法治事業多災多難、異常的艱難曲折,甚至到了讓人沮喪、絕望的地步;他在位期間,是中國發生群體性事件、惡性事件最多的時間,不完全統計如下:2005年6月安徽池州群體性事件、2007年01月四川達州群體性事件、2008年7月雲南孟連群體性事件、2007年06月廣東河源群體性事件、2008年06月貴州瓮安群體性事件、2009年06月湖北石首群體性事件、2009年06月寧夏海原6·10群體性事件(民眾反對縣城搬遷)、2010年04月黑龍江富錦長春嶺群體性事件、2010年06月安徽馬鞍山馬鞍山611事件、2011年06月廣東潮安縣「古巷事件」及增城市「6.11」事件、 2012年04月10日重慶萬盛群眾聚集事件等,惡性事件有2009年11月13日四川成都唐福珍抗拒強拆自焚事件、2012年9月21日遼省盤錦市民警槍殺被徵地的農民事件等等。以上事件,接二連三、此起彼伏地發生,搞得中華大地烏煙瘴氣、人心惶惶。

儘管所有事件的發生罪魁禍首都不是周永康本人,但所有處理那些事件的政法隊伍,都是周的部下,在分工明確、九龍分治的情況下,政法系統管轄範圍內發生那麼多群體性事件和惡性事件,周永康罪責難逃。後來,經中紀委調查發現:「周永康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組織紀律、保密紀律;利用職務便利為多人謀取非法利益,直接或通過家人收受巨額賄賂;濫用職權幫助親屬、情婦、朋友從事經營活動獲取巨額利益,造成國有資產重大損失;洩露黨和國家機密;嚴重違反廉潔自律規定,本人及親屬收受他人大量財物;與多名女性通姦並進行權色、錢色交易。調查中還發現周永康其他涉嫌犯罪線索。」堪稱新中國民主化進程中的頭號敵人,當然,他治下的公、檢、法、司也有不少人跟他一起倒行逆施,同樣成為了民主的敵人,比如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前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前廣東省政法委書記朱明國等。

至於原司法部部長吳愛英,同樣應當釘在民主歷史的恥辱柱上。吳愛英任司法部長一職長達12年,主導司法行政機關12年,任用了一批問題幹部,特別是司法部政法部主任盧恩光,此人年齡、入黨材料、工作經歷、學歷、家庭情況等全面造假,長期欺瞞組織和群眾,敗壞了整個司法行政系統,嚴重阻礙民主與法治的進程。此外,吳愛英在位期間,還制定了《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律師執業管理辦法》以及《律師事務所年度檢查考核辦法》等多部規章,成為各地司法行政機關打壓、迫害律師的殺手鐧。違背人民利益的人,必然會遭到人民的唾棄,吳愛英就算沒有遭到其所在黨派開除黨籍、弄得聲名狼藉,終有一天也會遭到人民的清算。俗話說,上樑不正下樑歪,吳愛英在位期間有著如此斑斑劣跡,在其治下的司法行政系統,必有不少妨礙了民主與法治進步的人,這些人,在民主化完成之後,必定被列為民主的敵人。

此外,在司法實踐中,還有不少的司法官員、行政官員的思想理念仍然停留在黨的十八大以前的思維里,遇到什麼大事小情、遇到什麼案件,滿腦子的都「維穩」思維、滿腦子都週薄時期留下的尚未肅清的餘毒;他們為了所謂的「維穩」不惜踐踏法律、不惜違背公平正義、甚至連人之為人的良心都拋到九霄雲外,成為一個名符其實的、行屍走肉般的、喪失了基本是非標準、沒有了基本判斷能力的政治動物。這樣的政治動物,唯領導的馬首是瞻、唯領導的意志是從,完全違背了馬克思「法官是法律世界的國王,除了法律就沒有別的上司」的教誨。這樣的政治動物,在領導面前唯唯喏喏、俯首帖耳,他們這樣的表現也許可以保得一時的榮華富貴甚至是加官進爵,但一個偏離公平正義太遠的人,遲早會連同他/她的領導一起,成為人民唾棄的對象,成為歷史的罪人,當然也將成為中國民主化進程中的敵人。

名垂千古與遺臭萬年之間的抉擇

有一句話說:人生很多時候並不在於你有多麼的努力,而是在於你的選擇。看清形勢、認准潮流,毅然決然地做出自己認為正確的選擇,就能讓自己的未來充滿鮮花和掌聲、就能惠及自己和自己的子孫;否則,逆潮流而動的人,儘管可以暫時獲得一定的好處,但這點好處始終會被歷史的車輪輾得粉碎,最終成為歷史的罪人或者罪人的幫兇,不但自己身敗名裂、還累及自己的子孫,世世代代不得安生。

孫中山先生曾說:「天下大勢,浩浩湯湯,順之者昌,逆之者亡。」慈禧太后及其大清帝國不可謂不強大,當初也曾窮盡了一切手段想要阻撓甚至扼殺民主的力量,但最終還是被歷史潮流予以風捲殘雲、掃進歷史的垃圾堆裡。蔣家王朝在當時的軍事力量對比中,也曾經佔了絕對的優勢,他就憑著這點自信,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韙,拂逆人民意志、違背人民利益而大搞獨裁專制,最終被趕到台灣去,客死他鄉而未能回鄉祭祖,何其惜哉;蔣家敗軍退守台灣之後,未能吸取教訓,仍然利用軍警、利用秘密警察等對台灣人民進行白色恐怖統治,然而暴力威嚇不了人民對自由、民主、法治的嚮往,最終人民還是戰勝了國民黨及蔣家王朝的獨裁統治,實現了民主轉型,並將他們的歷史罪惡昭示後人。

在歷史進步的緊要關頭、在社會轉型的關鍵時刻,總會出現若干保守勢力甚至是反動勢力企圖阻止歷史的發展、人類社會的進步,有時候這些勢力還表現得比較猖狂,在瘋狂反撲或者打壓正義力量的過程中,有時候他們甚至還暫時佔了上風,然而,這一切都不足為懼,正如毛澤東所說:「一切反動派都紙老虎」,歷史的選擇、人民的選擇、正義的選擇,會讓這些人注定是要成為歷史的失敗者、民主轉型的敵人。在當前的歷史潮流中,民主轉型、中國社會由傳統社會走向現代化社會,這是不可逆轉的歷史選擇,任何想要阻止民主實現的行徑都不會得逞,終將被歷史的車輪輾碎。所有關心中國未來、關心中國民主化進程、關心中國民主轉型的有誌之士,都應該藉著中共十九大要成立「中央全國依法治國領導小組」、積極推進全面依法治國的東風,爭當中國民主化的功臣。

有的人注定要留芳千古,有的人鐵定要遺臭萬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