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聖保羅:在地鐵站彈鋼琴

廣告
聖保羅:在地鐵站彈鋼琴

廣告

2015年暑假,我待在巴西接近兩個月。你問我最難忘是什麼,我會覺得是在聖保羅的地鐵站彈鋼琴的那一晚。

那年我在聖保羅做社區服務,頭一個月都待在一個跟我同齡的巴西女生的家。她的家很有趣,她與另外四個年輕人合租,其中有兩個是男同志戀人,另外兩個是異性戀戀人。他們五人的共通點是,他們都是做藝術的。家裡的佈置是他們自己設計,也會自己種香草,廚房外儼如一個小小的植物園。雖然他們不是每一個都會說英語,但還是很努力的嘗試與我交流。對我來說,他們是我在巴西最重要和最愛的朋友。

在最後一個晚上,他們說要帶我去地鐵站彈鋼琴,讓我有個難忘愉快的晚上。因為他們知道我喜歡彈,而他們當中有一個更是小提琴高手。於是我們六人便出發,開啟尋找鋼琴之旅!

原來在聖保羅,政府在某些大型地鐵站擺放了鋼琴供大眾自由使用。當晚,我們沿著紅色和藍色地鐵線,又上又落的到大堂看有沒有鋼琴。不知過了多久,他們說找到了。然後我們就興奮的衝向鋼琴。由於當時已是晚上十時多,地鐘站沒什麼人,靜悄悄的,我們也就可以大玩特玩了。

由於沒有樂譜,我開始亂彈曲,然後小提琴男生就開始jam進來,意外的合。另外的就開始在旁邊跟著音樂跳舞。我想起了一些外國jam歌的影片,互不相識的兩人一起坐在鋼琴前開始freestyle,更異常有默契的共同編織出一首動聽的樂曲,途人也聽得狀什陶醉。一個平淡無奇的空間就成了有機流動的社區互動平台。

我們的音樂也竟然吸引到一些途人停下腳步。但卻惹來一個笑話。有個帶著醉意的大叔竟然點起歌來,要我們彈Beatles的yesterday。這倒是考倒了我,畢竟我沒有太多busking的經驗,二來我也不太熟這首歌。結果大叔開始有點激動的溜了一堆葡語就離開了。我隱約聽到一個意思是家的字。

「他是不是叫我回家?」我問我的同房。他們有點尷尬的說:「大概吧⋯⋯你不用管他。」

雖然發生了這樣的小插曲,但那天晚上實在很好玩(其實被人這樣罵也是挺有趣的)。音樂本來就有連接人與人之間的功能。只是放了一部鋼琴,就讓平凡的地鐵站有了意思。再平凡的人都可以有一個表演的空間,再買不起鋼琴的人也可以有彈琴的機會。人與人之之間不再是直行直過,在通勤的路上,有聆聽不同創作和欣賞身邊人的機會。這個空間成了大眾的公共空間,連繫著大家平等的享受著那個當下。

香港其實也曾經在一些商場和街道擺過鋼琴,但好像都是一些短期計劃。其實會不會可以考慮像聖保羅一樣,在一些大型地鐵站中放一個鋼琴呢?

*圖片取自網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