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Honestbee假自僱零保障 車手:公司當工人係垃圾

廣告
Honestbee假自僱零保障  車手:公司當工人係垃圾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餐飲外送服務公司 Honestbee 被指以「假自僱」的方式聘請電單車速遞員,職工盟屬會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和8名車手今早到 Honestbee 總部抗議。Honestbee日前表示和員工停止合作關係,事件揭發公司不但假自僱,而且四個月以來一直沒有將合約給予工人,早前更單方面中止合作關係。車手斥公司當工人係垃圾,表明會到勞工署投訴。

一眾車手在4個月前和公司簽約,但公司沒有將合約的副本給予工人。車手的合約為每小時75元,每一張單則是20元。每個月只要返足200小時,時薪便會增加0.5元,上限是80小時;合約上更寫明是 「Independent Deliver」。

IMG_6615

工人每日11小時上班,每週6天上班,每月約有兩萬一千到三萬元的收入。車手Eddie對獨媒表示,公司曾答應給予長工合約,而高層在簽約時答應,在半年至九個月後和工作簽新約:「呃住人先囉,而且第一個月糧又唔準。」

Eddy 批評,公司當時信誓旦旦,表示會以長工形式聘用,但至仍然沒有兌現承諾,要求公司償還他們應有的權益。「口講係誠實密蜂,但原來就係誠實呃工友。」「成份約都係英文,蝦我哋睇唔明。」

另一車手阿鬼亦提到,對方當時稱:「你哋簽完先,再俾老闆簽。」但事實是,工人至今仍未能拿回合約,他們曾經向公司追討,但得到的回覆是「問親都話老闆未簽」。他們在11月20日收到公司 whatsapp通知,指將要轉換「合作模式」,訊息中提到「公司將會重組九龍西的人手架構,由12月4日起,轉換成ad hoc模式,即以每單計算,不會再有編更及沒有時薪,上線即有機會接單。」

1e

換言之,該張一直未能取回的合約,將會在12月3日「失效」,工人遂向職工盟求助。然而,更諷刺的是,工人在勞工署網站發現公司正進行招聘,待遇是在早上11時至下午2時和下午6時至晚上9時期間,每張單60元;其他時間的每張單則是40元。「咁即係無單就無錢,連鐘錢都無埋,咁樣剝削工人,呢間公司真係好嘢呀!」阿鬼邊說邊破口大罵。

1a

送餐服務近年大行其道,多間公司提供不同的優惠,吸引更多的生意。然而,作為行業的前線人員,車手的待遇卻是如同被監控的犯人一樣。Eddy詳細講述了每日的工作情況,先是在早上11時開工,先登入公司的程式,開啟電話的定位,並到指定的紅磡或佐敦寶靈街等待。「等收order囉,唔開個apps就收唔到。」

車手在吃午飯時則要登出程式,他們形容,感覺同賣豬仔一樣,「食飯食咁耐嘅」、「咁耐都未送到」,這是他們常常聽到的說話。車手每日平均有10張單,騎著電單車走遍半個九龍。「落雨麻煩啲,無得揀,都要開工。」

IMG_6643

現時市面不少餐飲外送服務公司都是採用自僱模式

相比市場上其他的餐飲外送服務,Honestbee 車手們更「任重道遠」,他們不止送餐,還要送米和送廁紙;因為 Honestbee在新加坡以運送超市物品起家。車手都慨嘆公司沒有體恤工人,今次更是用完即棄,「一直都當我哋係垃圾」

和 Uber 一樣,送餐服務的司機的車都是由他們自己所擁有,所以公司沒有購買任何勞工保險。公司輕易能夠走法律罅,因為車手擁有第三保賠償,阿鬼慨嘆,如果出事時只能申請社署的交通意外傷亡援助計劃。「淨係得車手獎,受傷你就自己食哂。」

IMG_6624

阿鬼對記者展示左腳的傷勢

阿鬼試過因工受傷,公司及後竟叫他脫去制服:「同我講『你除衫啦,當唔係開緊工。』」還不止,車手只要接到通知,連醫院隔離病房都要送,「伊利沙伯10C病房呀嘛,咩都去過啦」,他邊說邊冷笑。

他們又透露,公司一個多月前解僱了四十多人,疑為了借重組架構之名慳錢。Eddy 表示今次追討行動已「豁出去」,只希望拿回公道和釐清合約。「做真係無問題,但你咁對我地,講緊係尊嚴,係車手界嘅尊嚴。」

IMG_6642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組織幹事何鴻興批評 Honestbee 剝削工人,工人沒有職業保障。他斥 Honeybee 以「自僱」為名和工人合作,但工人在工作上卻缺乏自主;開工期間更要長開智能電話的定位,如同非法監視。工會要求Honestbee 承認僱傭關係及直接聘請工人,並希望今次能成為先例,呼籲如有車手遇到同類型剝削事件,立刻向工會求助。

Honestbee高層其後和工人對話,工會要求8名工人和3名工會代表全數列席。在會議上,公司高層只表示要先了解情況,在12月3日前作回應。但工會和工人拒絕接受,要求在今日下午六點前回覆。工人表示憤怒,如果沒有合理回覆,不排除罷工和尋求勞工署介入。

記者: 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