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國

小農思想的金融整頓

小農思想的金融整頓
廣告

廣告

中共每五年開一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1997年第一次會議處理不良資產;2002年第二次會議設立銀監所;2007年第三次會議讓中國建行,農行等上市;2012年第四次會議,提出「確保資金投向實體經濟」,「防止虛擬經濟過度自我迴圈和膨脹」(註一)。

本月中,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召開。習近平提出:

第一,回歸本源。金融為實體經濟服務;
第二,方便融資;
第三,強化監管;
第四,以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處理好政府和市場關係。

具體而言,他擔心國企在一帶一路中走了出去,貪污失控,因而 「要把國有企業降杠杆作為重中之重」;他認為:「 實體經濟服務是金融的天職」;「建設普惠金融體系為小微企業」、「三農」和偏遠地區的金融服務,推進金融精准扶貧。講到底,共產黨只有一度板斧 ── 「加強黨對金融工作的領導」 (註2)。

首先,第五屆還是在第四屆的「確保資金投向實體經濟」,「防止虛擬經濟過度自我迴圈和膨脹」原地踏步,已說明它的失敗。

其二,金融產品已經越來越複雜,獨立成為一體系,雖然它在本質上與實體經濟結合。但它不服務於實體經濟,股市就是例子。

其三,金融扶貧和幫助小微企業是笑話。金融產品的出現令存款利息越來越低,它只會令窮人越來越窮,小微企業無立錐之地。阿里巴巴取代零售業就是例子。

其四,從比特幣看看共產黨如何加強金融監管。中國的比特幣交易商本來佔全球市場的約九成。但由於比特幣被包裝成融資產品 ── 首次代幣發行(Initial Coin Offering, ICO),中共財政部在9月中叫停全國交易,令比特幣由9月7日的4638美元跌至9月14的3226美元。其實,ICO的市值只佔比特幣市值的約1%。9月14日的比特幣市值約為1054億美元。現時的比特幣市值為3365億美元,每個比特幣11510美元。中共財政部的介入只是益了日本等交易商。還有2015年7月的暴力救市,這些都說明中共本身是改革的阻力。

備註

註一

第一次會議(1997年11月):剝離不良資產為股改清障

1996年8月的北戴河會議上,明確指出我國四大國有銀行不良貸款占全部貸款餘額24.75%。

第一次金融工作會議後,撤銷了人民銀行省級分行以保證金融調控權集中在中央,並專門設立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剝離四大國有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維持金融穩定。

具體來看,中央財政定向發行2700億元特別國債,補充四大國有銀行資本金;將13939億元銀行不良資產剝離給新成立的四家資產管理公司;以及取消貸款規模,實行資產負債比例管理等重要改革措施。

第二次會議(2002年2月):吹響銀行業上市號角

成立銀監會,替代人民銀行專門履行銀行業監管職責;設立國有銀行改革領導小組,以統籌、部署國有銀行改革方案。

會議決定組建中央匯金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以主導中國銀行業重組上市。2005年10月27日,中國建設銀行在香港掛牌上市;2006年6月1日,中國銀行在香港掛牌上市;2006年10月27日,中國工商銀行在香港和上海兩地同時踏進資本市場。

會議決定改革農村信用合作社,並確立了「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的指導方針。2003年6月27日,國務院下發了《深化農村信用社改革試點方案》。2004年8月底,將試點地區進一步擴大到了21個省、市、自治區。

第三次會議(2007年1月):將銀行改革進行到底

深化工商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和交通銀行改革。完善公司治理,加快轉變經營機制,深化分支機搆和基層改革。2007年,中國建設銀行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2010年,中國農業銀行完成A+H股同步發行、上市。

同時,按照分類指導、「一行一策」原則,推進政策性銀行改革;推動國家開發銀行改革,實行商業化運作,主要從事中長期業務;對政策性業務實行公開透明招標制。2008年12月,國家開發銀行改制為股份有限公司,開啟市場化嘗試。

第四次會議(2012年1月):防範風險提上日程

深化金融機構改革,繼續推進政策性金融機構改革。

2015年6月,交通銀行深化改革方案獲國務院批准同意,方案從優化股權結構、完善公司治理、深化內部改革並加強外部監管等方面提出若干改革舉措,增強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

2015年12月,郵政儲蓄銀行成功引入10家境內外戰略投資者,實現了從單一股東向股權多元化的邁進。

會議還提出,加強和改進金融監管,切實防範系統性風險。提出「確保資金投向實體經濟」,「防止虛擬經濟過度自我迴圈和膨脹」。

註二

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習近平強調金融安全,提出要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恆主題。要推動經濟去杠杆,堅定執行穩健的貨幣政策,處理好穩增長、調結構、控總量的關係。要把國有企業降杠杆作為重中之重,抓好處置「僵屍企業」工作。各級地方黨委和政府要樹立正確政績觀,嚴控地方政府債務增量,終身問責,倒查責任。要堅決整治嚴重干擾金融市場秩序的行為,嚴格規範金融市場交易行為。完善國有金融資本管理,推動金融機構真實披露和及時處置風險資產。

附全文:

全國金融工作會議14日至15日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出席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他強調,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經濟社會發展中重要的基礎性制度。必須加強党對金融工作的領導,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遵循金融發展規律,緊緊圍繞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三項任務,創新和完善金融調控,健全現代金融企業制度,完善金融市場體系,推進構建現代金融監管框架,加快轉變金融發展方式,健全金融法治,保障國家金融安全,促進經濟和金融良性迴圈、健康發展。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會上講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聲、王岐山、張高麗出席會議。

習近平在講話中強調,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金融改革發展取得新的重大成就。金融業保持快速發展,金融產品日益豐富,金融服務普惠性增強,金融改革有序推進,金融體系不斷完善,人民幣國際化和金融雙向開放取得新進展,金融監管得到改進,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的能力增強。

習近平指出,做好金融工作要把握好以下重要原則:

第一,回歸本源,服從服務於經濟社會發展。金融要把為實體經濟服務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全面提升服務效率和水準,把更多金融資源配置到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更好滿足人民群眾和實體經濟多樣化的金融需求。

第二,優化結構,完善金融市場、金融機構、金融產品體系。要堅持品質優先,引導金融業發展同經濟社會發展相協調,促進融資便利化、降低實體經濟成本、提高資源配置效率、保障風險可控。

第三,強化監管,提高防範化解金融風險能力。要以強化金融監管為重點,以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為底線,加快相關法律法規建設,完善金融機構法人治理結構,加強宏觀審慎管理制度建設,加強功能監管,更加重視行為監管。

第四,市場導向,發揮市場在金融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處理好政府和市場關係,完善市場約束機制,提高金融資源配置效率。加強和改善政府宏觀調控,健全市場規則,強化紀律性。

習近平強調,金融是實體經濟的血脈,為實體經濟服務是金融的天職,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範金融風險的根本舉措。要貫徹新發展理念,樹立品質優先、效率至上的理念,更加注重供給側的存量重組、增量優化、動能轉換。要把發展直接融資放在重要位置,形成融資功能完備、基礎制度扎實、市場監管有效、投資者合法權益得到有效保護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要改善間接融資結構,推動國有大銀行戰略轉型,發展中小銀行和民營金融機構。要促進保險業發揮長期穩健風險管理和保障的功能。要建設普惠金融體系,加強對小微企業、“三農”和偏遠地區的金融服務,推進金融精准扶貧,鼓勵發展綠色金融。要促進金融機構降低經營成本,清理規範中間業務環節,避免變相抬高實體經濟融資成本。

習近平指出,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恆主題。要把主動防範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科學防範,早識別、早預警、早發現、早處置,著力防範化解重點領域風險,著力完善金融安全防線和風險應急處置機制。要推動經濟去杠杆,堅定執行穩健的貨幣政策,處理好穩增長、調結構、控總量的關係。要把國有企業降杠杆作為重中之重,抓好處置“僵屍企業”工作。各級地方黨委和政府要樹立正確政績觀,嚴控地方政府債務增量,終身問責,倒查責任。要堅決整治嚴重干擾金融市場秩序的行為,嚴格規範金融市場交易行為,規範金融綜合經營和產融結合,加強互聯網金融監管,強化金融機構防範風險主體責任。要加強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建立健全符合我國國情的金融法治體系。

習近平強調,要堅定深化金融改革。要優化金融機構體系,完善國有金融資本管理,完善外匯市場體制機制。要完善現代金融企業制度,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優化股權結構。建立有效的激勵約束機制,避免短視化行為。完善風險管理框架,強化風險內控機制建設,推動金融機構真實披露和及時處置風險資產。加強外部市場約束,增強會計、審計等機構自律性、公正性和專業化水準。

習近平強調,要加強金融監管協調、補齊監管短板。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強化人民銀行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範職責,落實金融監管部門監管職責,並強化監管問責。堅持問題導向,針對突出問題加強協調,強化綜合監管,突出功能監管和行為監管。地方政府要在堅持金融管理主要是中央事權的前提下,按照中央統一規則,強化屬地風險處置責任。金融管理部門要努力培育恪盡職守、敢於監管、精於監管、嚴格問責的監管精神,形成有風險沒有及時發現就是失職、發現風險沒有及時提示和處置就是瀆職的嚴肅監管氛圍。健全風險監測預警和早期干預機制,加強金融基礎設施的統籌監管和互聯互通,推進金融業綜合統計和監管資訊共用。對深化金融改革的一些重大問題,要加強系統研究,完善實施方案。

習近平指出,要擴大金融對外開放。深化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穩步實現資本項目可兌換。積極穩妥推動金融業對外開放,合理安排開放順序,加快建立完善有利於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有利於增強金融有序競爭、有利於防範金融風險的機制。推進“一帶一路”建設金融創新,搞好相關制度設計。

習近平指出,做好新形勢下金融工作,必須加強党對金融工作的領導。要堅持黨中央對金融工作集中統一領導,確保金融改革發展正確方向。要加強金融系統党的建設,國有金融機構領導人必須增強党的意識,党的領導要與國有金融機構公司法人治理相結合,促進形成良好的現代公司治理機制。要增強党領導金融工作能力,各級領導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要加強金融知識學習,努力建設一支宏大的德才兼備的高素質金融人才隊伍。

習近平指出,要從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歷史高度,從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戰略高度,以高度的責任心、使命感、緊迫感,齊心協力,勤勉盡責,堅定不移推進金融改革發展,以優異成績迎接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