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 網誌

生活

「明哥寫的一封信」(黃耀明與梁天琦)

「明哥寫的一封信」(黃耀明與梁天琦)
廣告

廣告

達明一派卅一週年的演唱會,我看了四場,昨晚在電影中心是第五次再看。來不及吃飯,好肚餓,於是我跟基爵說:「中間我可能要竄出去麥記食個包。」誰知在銀幕上再看這個演唱會,感覺完全不一樣,真的非常好看。我看得很自在,有點覺得,今次我是真真正正能夠純粹的去享受這個演唱會,而且是一個明哥想我們看到的版本,是他心目中認為最接近完美的那一個版本。他花了很多時間 produce 這條片,也堅持要在戲院大螢幕上和大家一同看一次。於是我忘記了肚餓。不單是看到當時在現場我沒有留意到的影像,也更深入的了解明哥在後雨傘之後的感傷。

可能是因為最近看完林子穎的「地厚天高」,所以當我聽到「梁天琦」這個名字,份外激動。當我再清清楚楚的聽到明哥朗讀自己寫 David Bowie的一封信,向抗爭者致敬,當我聽到梁天琦的名字時,我的心的確是十分沉重。這封信是明哥自己親手寫的,並不是讀稿,所以他自己也忍不住哽咽起來,在網上找到這封信,看了又看。

「親愛的大衛:

Ashes to ashes, funk to funky (是David Bowie 經典歌曲Ashes to ashes 歌詞)。

您離開我們已經一年,您步着星塵回到您那黑色的星球。但您的音樂,您的歌,您寫的一詞一句,卻繼續存活在我們心裡。

關於您,樂隊《Pulp》歌手Jarvis Cocker曾說過:「He was like an umbrella for people who felt a bit different」意思是:對於我們這些異類來說,寶兒,你就是撐着我們的一把傘。當我們害怕自己異於常人,或者當我們被社會打垮的時候,您的歌總是讓我們重新得力。

1997年,您與林夕合作了一首歌,名為《剎那天地》。裡面不停唱着:「我祝福你,天地不過一剎那。我祝福你,一生一剎那 。」

我想把這首歌送給天上的您,亦希望您保佑那些被打垮、被挫敗的一群。他們是誰?

他們是叱吒於漆黑街中的馬路天使、皇后大道十個救火的少年、仍然看着老大哥的Winston和Julia (即是 George Orwell 《1984》的主人翁Winston Smith 與情人Julia,是那個極權世界中,還未被徹底洗腦的人);

等待一個明月出現的青豆和天吾(即是村上春樹的長篇小說《1Q84》的角色;)

尋找理想的家明、羅賓(謝安琪主唱、因雨傘運動而生的流行曲《家明》及張敬軒的《羅賓》;

Alexter (周永康與岑敖暉)、Ken Tsang(曾健超)、梁天琦;

還有親愛的瑪嘉烈、露絲瑪利;勞斯萊斯;秀慧、樂敏;偉業、永達;所有燈光裡飛馳失意的孩子,無論世界有多崩壞,我們有多失敗,我們有多奇怪,在黑色星球的您,請您祝福我們。」

突然記起英國有朋友托我傳遞給明哥的信息。她說:「梁天琦很高興知道明哥在演唱會中提及他,托我傳一個口訊。」我也希望能有機會送給梁天琦這隻 blue ray,告訴他明哥和很多香港人對他的掛念。天佑每一位在獄中或即將入獄的抗爭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