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會民主連線

我們是旗幟鮮明的反對派,堅決反對官商勾結造成貧富不均。我們將以社會民主主義為行動目標,完善香港社會。我們認為,只有透過公平的財富再分配,政府積極調節失衡的市場,以及建立公眾可直接參與的民主制度,才可創造一個合符公義的社會。 網誌

社運

黃浩銘:對抗威權下的無力感

黃浩銘:對抗威權下的無力感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早前未能與大家一起在8月20日參與聲援政治犯大遊行實在遺憾,然而,我們13+3在囚者卻被十數萬上街的市民鼓舞,一掃13個月重刑的愁雲慘霧,有信心面對獄中各種試煉。自我保釋出獄至今已有一個多月,期間終於可與諸位在12月3日遊行中同行,當天遊行人數與8月那次相比,實在不多,也許令好些朋友失望,後來的反對修改《議事規則》集會人數亦只有寥寥數百,與雨傘運動,甚至反國教反高鐵等比較,都相去甚遠。我們不禁問,也必須問,到底是香港人都灰心失望,還是因為他們已對遊行集會失去興趣,因此都不再積極參與了?

在遊行或集會中,有不少朋友前來問我:「阿銘,點解你好似打不死嘅?大家都好灰心失望,點解你重可以咁積極?」事實上,我並非如大家所說這般「打不死」,我跟不少朋友一樣對現況會感到灰心失望,但我知道的是,如果你在這個地方尚有想守護的人和東西,你就不會輕言放棄,無論理想多高多遠,我們一樣會堅持下去。同時,只有我們知道自己的強處弱處,徹底反思,積極求變,才能從無力感和失敗中掙脫出來。

民眾過度動員?遊行集會無用了?

在過去的一段日子,民主派都爭論兩個觀點,其一是有些民主派領袖隨即分析這現象是群眾運動疲累症,認為有過度動員的情況,使民眾對經常遊行集會生厭,也覺得沒有用,其二是有些評論反說因為民主派領導無方,遊行集會成效不彰,民眾深感不滿,因此不再參與由民主派號召的集會遊行云云。於我而言,兩種觀點都值得商榷。首先,我認為無須諱言今天我們正值運動低潮,不少市民對政治前境感到灰心無力,不願再花時間在社會事務上,這是我們要檢討的起點。

自雨傘運動後,大型群眾運動不復再,不少政團甚至素人轉而投身選舉運動,務要爭奪區議會或立法會議席,可是中共透過確認書及DQ議員以控制及改變選舉結果,我們民主派因為被取消資格者大多是「本土派」或「港獨派」,沒有連成一線大規模反抗,部份民主派反而在其後投入另一場選舉運動-特首選舉,更不斷鼓吹「群眾疲累論」,以作為支持其中一位建制候選人的基礎。當這個「終極」希望泡沫再度爆破後,隨後更困難去解說的議題,無論是一地兩檢還是修改《議事規則》的運動再無力號召群眾,以致失敗收場。

正如反對修改《議事規則》一役,建制派花了幾年時間將「拉布」與「修改《議事規則》」拉上關係,若說議題太深群眾不明白,以致市民不參與遊行集會,那麼我們又花過多少時間和心力解釋艱澀難懂的議題,讓市民知道議題的重要性?難道我們可以用幾星期的時間去扭轉建制派幾年來的抹黑?難道我們要將失敗的責任歸咎於激進民主派多次以「拉布」抵抗惡法及不義撥款,而不是反思為何我們數年來都沒有給「拉布」一個正名,解釋給市民知道我們拉布的目的?

我固然無意將上述議題失敗的責任歸咎於任何一人,但我們都無可爭辯的是唯一自雨傘運動後能號召十數萬群眾上街的行動卻是16位年青政治犯相繼被送入獄,激發不少港人憤懣悲傷毅然走上街頭。若果民眾是因為過度動員而政治消極,那麼這十數萬市民又如何解釋呢?民主並不只有選舉,亦當然不只有遊行集會;若果我們僅僅將目光放在選舉或遊行集會上,而忽視在平日中的宣傳、組織及實踐,我們或許需要經歷更多失敗。

無論是反高鐵或反國教,甚至雨傘運動等都需要花上半年以上的時間做功夫,醞釀運動力量,縱使反高鐵或雨傘運動都未能得到我們預想的結果,但卻刺激了一整代人的抗爭思想,即使是每年一次的六四晚會或七一遊行,亦為想發聲的人提供平台,讓爭取民主的人有機會互相鼓勵安慰打打氣,為奔走漫長的民主路注入力量,誰說遊行集會就沒有用?唯一可惜的是,在過去的運動中我們似乎未能有效組織起來,形成更強大的反抗力量。

組織組織再組織!堅持堅持再堅持!

我在赤柱監獄曾經寫過《組織才是力量》一文,鼓勵民主派各團體組成聲援政治犯的聯合陣線,參考印度、南非及波蘭的例子,無一爭取民主的反對派不會組成強大的聯合陣線對抗威權政府。既然要面對的威權政府亦善於組織,我認為我們就更要聯合起來,盡快組成一個跨黨派及政治光譜的民主反威權聯合陣線(亦可考慮借用「民間人權陣線」作為聯合平台),在每一次遊行或集會都召聚義工成員,每個曾參與遊行及集會的朋友都應該成為組織的一份子,與我們建立聯繫,分工合作,無論是在社區、職場或社會運動中都找出可以參與的民生政策議題,各大小議題盡力而為,透過多多少少的改進重建群眾對運動的信心,逐步壯大組織力量。

請容我這個階下囚鼓勵諸位:我曾在12月的遊行中說過,我們無須再在意往後每次遊行人數多寡,亦無須事事計較得失,只求盡力而為,現時正值低潮,能抵抗低潮站出來的群眾必定是最核心、最積極的戰友,因此我們要向每一位在艱難時刻站出來的戰友致以衷心謝意;對抗中共連環攻擊,我們必須更耐心及堅定,也要有智慧做好組織宣傳工作,要有信心當我們埋頭苦幹時,必定會使更多在雨傘運動中因失望而離開我們的戰友逐一歸隊。

曾入獄27年的前南非總統曼德拉說過:「在事情未完成之前,一切都看似不可能。」就由我們首先開始,彼此連結,加強組織,成就一場比雨傘運動更成熟、更堅實、更大型的非暴力群眾運動,將民主和自由從專政手上奪回來吧!

文: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