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別了一代鋼門:仇志強

別了一代鋼門:仇志強
廣告

廣告

亞洲鋼門仇志強,周三早上因病辭世,終年69歲,繼2015年香港一代球王胡國雄後,另一位曾經在香港球壇享負盛名的巨星,離我們而去。香港曾經有過不少出色的門將,如何容興、朱國權、陳雲岳、廖俊輝、劉楝平、陳樹明、陳慶榮、任煒雄、盛偉聯、范俊業,以至近期的葉鴻輝,都是香港為人所熟悉的門將,華籍外援像大馬的慕尼黑奧運腳,效力精工的林芳基、黃金福,到80年代中期的黃文財,都是名噪一時馬來西亞門將,不過當談到最佳或是香港公認最好的門將,「神經刀」仇志強是大家都推崇備至的絕對一號門將。

曾有機會加盟精工

老一輩的球迷都會談及仇志強很多威水史,例如:協助南華於聯賽稱雄,以及70年代中期如何力拒精工完成聯賽三連霸業,同時在1972年代表南華於花墟球場出戰星島後,立即坐直昇機,助加山於政府大球場出戰有球王比利押陣的山度士,在香港傳頌經年。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香港足球歷史外,仇志強在國際足球壇也有極大的認受性,由國際足球歷史統計學會(IFFHS)於千禧年代初選出的亞洲世紀鋼門中,仇志強名列第10,他與前中國國家隊門將張惠康,是兩位曾經效力過南華入選前十名的門將。(詳情請參考此鏈結

在胡國雄的紀念畫冊中,精工班主黃創山於悼文中曾談及一段仇志強與精工擦身而過的經歷。黃創山在悼文中透露,精工於1972年升上甲組時,曾經一起斟介胡國雄與仇志強一起落山效力精工,不過由於仇志強受到南華的高薪挽留,最終只有胡國雄下山加盟精工。若當年仇志強是轉會精工,可能在70年代精工已絕對壟斷香港球壇,而南韓國腳卞鎬瑛也未必有機會來到精工。

仇志強的隱世絕學

要數仇志強的威水史,相信很多前輩同行,或資深的老球迷,都會有更精彩的描繪,不過關於仇志強鮮為人知的把關絕學,今次絕對可與大家分享。在我就讀九龍鄧鏡波學校的中學時代,四位校隊守門員於1987年一個下午,其中三位曾經有幸得到仇志強的教道,將其把關的心得傳授,事隔三十年,對於仇志強的把關要訣教誨至今仍然清楚記得。其中一位校隊成員,現時於亞洲守門員訓練中心擔任教練的蘇成昌,當年本來有機會一起接受仇志強的傳授要訣,但當天訓練在南華會於中午進行,若要接受訓練,就必須要逃學,結果蘇成昌只好放棄,至今仍然心有遺憾,當天三位逃學威龍聯絡到其中兩位,對仇志強的一字一句,至今仍然深深印在腦海中。

曾經效力愉園青年軍的歐陽德明,在80年代中期接受過盧國華、劉棟平指導,是當天其中一位有幸接受仇志強訓練的年青門將,對於仇志強的傳授秘訣,今天仍然清楚記得:「那天,大約有20-30位年青守門員在南華會球場,我與效力甲豐青年軍的同學關立偉、效力流浪青年軍的同學黑柴基(由於工作關係,當時人不願透露姓名)一齊到場,仇志強第一樣教我們的,是在龍門手套上吐口水以增加手套的防滑力。隨即仇志強在我的手套吐上口水,雖然我的黑白UHLSPORT手套價值300多元,有幸被仇志強叫出來示範,兼吐口水在手套,事隔三十年這份喜悅仍然銘記在心,畢竟被亞洲第一鋼門選中示範,是人生中的榮幸。」

仇志強出色的球技如何影響一代的年青人,歐陽德明三言兩語就道出,而仇志強的絕學,他有兩記要訣是畢生受用:「仇志強向我們說,一位好的門將最重要是膽色及訓練基礎,兩者缺一不可,而仇志強教龍門最佳的地方是他可以將理論及實踐扼要說出。例如應付對手的笠射,若只一味向後移,就算像我一樣有六呎一吋高,都很容易會失重心。仇志強在當日即場示範以後交叉步移位,這樣不會蹺腳,同時加快了後移的速度,令對方笠射或應付兩邊傳中球向後接球時更得心應手,這些理基本功看似很容易,但要做到以及能夠簡單傳授出來,就是大師級的功力。」

另一位曾經效力流浪青年軍,與歐陽德明同期的九龍鄧鏡波學校校隊門將黑柴基,對當天的訓練至今也清楚記得:「我很記得當天的情境,我到南華會見胡國雄坐在地上,兩手按地,臀部貼地,兩腳不停控球,皮球整整一分鐘未落地,甚麼是球王,胡國雄一分鐘內顯示了出來。另外,仇志強的理論以及示範,簡直是世界級的教材,若要我說他離世最可惜,是沒有將他的把關心得一字一墨記錄下來。」

門將成功不是取決於身型

黑柴基表示,仇志強在開始訓練第一句就向大家表示,門將的成功,不是取決於身型:「仇仔當時向我表示,雖然我身型不高大,但門將高大高打,矮有矮打,像歐陽這類身型高大的門將,當然有優勢,但身型不足,只要打反應、速度以及企位,都足以在球壇立足。他指出,在80年代,廖俊輝與陳雲岳是公認香港最佳門將,兩人各有先天不足,一個瘦到條柴咁,一個是正宗肥仔,但兩人都十分出色,除了刻苦訓練,兩人都能發揮自己最大的特長,廖俊輝打反應,陳雲岳打封位,兩人都足以用自己最好的先天條件,彌補其他方面的不足。

在訓練時,仇志強表示一個出色守門員最重要是企位,無論你是多高與多矮的門將,只要你能及時出迎封位,就能收窄對方的射門機會,就算能起腳,一個封位好的門將會令對方感到無任何角度射門。」早在80年代授徒,仇志強談及的封位技巧,就像近年守門員訓練所強調的Set position,他在場中比賽融匯貫通的經驗以及守門員訓練的前瞻性,可以大膽說句比時代走前了許多。

米字型球區意念

黑柴基在訪問中表示,仇志強對於訓練守門員如何判斷龍門框與身後距離,亦有其獨特的方法:「在80年代,一般的教練訓練守門員時,經常強調守門員要注意十二碼點與自己的距離,仇志強在課堂時指出,若有教練這樣指導門將訓練龍門框的球感,訓練方法是完全出錯。因為比賽中完全無可能只頭向下望十二碼點,一個正確的守門員球區,是將全場的六支旗,包括四支角球旗,加上兩支中場旗桿,以及中圈開波點,在心中畫成一支無形的米字旗區域,無論是皮球高飛或地面任何方位推進,只要企在每一個三角形區域的中間,就能封住對手的強勁射門,而遇上對方笠射,只要順步交叉後移,準確跳起大部時間都能化解對方攻勢。」

仇志強把關技術出眾之處,是他有驚人的腰力以及騰空力,他是類近北愛爾蘭一代鋼門柏.真寧斯,以及近代的基雲和卡斯拿斯,擁有超乎常人反應的門將。在他之後,香港只有廖俊輝最接近他的腰力以及騰空力。一般門將在兩邊飛身撲救時,會向左。右兩邊水平飛出,而由於仇志強有驚人的腰力以及騰空力,令他可以有更多時間作預備動作,同時增長在空中停留,所以他在撲救時往往比其他門將拗腰拗得更後,皮球越過水平後,仍能在身後點接住來球,這點是他在提點後輩要多作嘗試與訓練,改善他們的基本功以及提昇把關技術的要訣。

除了反應、企位與處理一般傳中球的技術,仇志強處理生死球的能力,亦令學員嘆為觀止,黑柴基表示:「仇志強當日叫我示範時站出來中圈後某一位置,我然後企定,他斬死球、生球以及用手擲出的皮球,全落在我身旁差不多同一位置,這種準繩度在一生中也未見過有守門員可以做到,簡直大開眼界。」

救十二碼不一定靠運

很多人都覺得,門將救十二碼是靠反應,仇志強指出救十二碼並不是靠運氣或數據,黑柴基清楚記得,仇志強指導他們救十二碼是根據主射球員起步的路線決定:「救十二碼不是靠運以及睇帶做數據,而是靠臨場的觀察。假設門將的前方是十二點位置,主射球員是右腳的話,他在你一點位起跑,就較難捉路,真的只能靠估。若在兩點位或以上起跑主射,就一定要撲向守門員的左手面或龍門中路位置,守門員所兼顧的範圍,即時由24呎變成12呎,救出十二碼的機會很高。因為在兩點位起腳,若要射向門將的右手,須要全身扭腰加上扭腳腕,射出來的皮球一定欠準,在舉世中他見過只有巴西中場蘇古迪斯能違反這常理,因他主射喜歡窒步,成功騙過門將早一步作出撲救動作。仇志強又談及,如果主射球員是在十二點位起步衝前射,由於沒有足夠的空間轉腳腕,最終起腳射十二碼只會篤波,很大機會軟弱無力。」

在之後所有學員嘗試在兩點位以右腳射守門員右手,或在十二點位直線主射十二碼,結果都是出現篤波或主射無準的情況。這些紮實的比賽經驗,相信很多球迷甚至守門員教練也未必聽過,可見仇志強能達到驕人的成就,並不只是靠出色的天份,而是他多年的實戰經驗累積以及刻苦艱辛的訓練,人生有幸看過仇志強比賽,並且身邊有同學能接受過他傳授守門員訓練技巧,能夠將點滴記錄下來,實在是天賜的福份。

祝願 亞洲一代鋼門仇志強安息。

圖片來源:胡國雄紀念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