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向葉蔚琳致敬!

向葉蔚琳致敬!
廣告

廣告

九巴車長葉蔚琳的行動是很勇敢的。她在尖沙嘴的罷工只有兩輛巴士響應,完全符合,「要成功,先要瘋,頭腦簡單向前衝──生活要有激情」的網絡格言。她雖然讀書較少,但她的話振聾發聵,比雨傘學生還精彩。在看到只有她自己一人向了前衝,還停車熄匙。這一刻是要有很大勇氣的。這是「覺得反正要做,就一次過做」的勇氣。

工人運動

至少,到目前一刻,她遵守了她的諾言,「預咗唔撈攞綜援」、「餘下一個人,我都會企硬」。她被同僚嘲笑,「只有一個人罷工,冇意思」。她的同僚是對的。筆者是76年畢業的大學生,當年的學子在激進學運之後,不少結社,以各種形式結合工人運動。但這些組織,無論其成員多麼優秀,多麼堅毅,多麼實務,全部都在數年後結束。其幸存者加入了議會,當了政客。

在85年第二屆區議會選舉中,工人參選者完全不敵大專畢業生參選者,好似原居在歐洲的尼安德塔古人類,在三萬年前在來自非洲的現代智人入侵後,全部被智人吃光。道理不言而喻,前線車長們那裡夠九巴高層的管理精英抄拗計呢?

工人運動式微是因為香港已不是勞動密集型經濟,工人運動沒有希望。在今天,勞動階層是沒有地位的。在明天,最低層的勞動將由大專畢業生補充,領取最低工資。事實上,這一現象已經出現在今天。未來的工人運動將由未來的智識年青人領導。他們一方面受了大學教育,有一定的價值觀,一方面,他們看到自己成了社會的最底層,不作反才怪。君不見,大學聘請流浪助教教大學生嗎?

在二十年的人工智能經濟下,不需要這麼多的勞動人口,但由於生產力十分高,可以養多些人,好過他們到街上掟磚。這是筆者死後的事,將來的問題一定要由將來的青年人解決。

在歷史長廊中,現時爭吵的「被代表」、乜乜工會等等,都沒有意義。有意義的是曾經參與。

發死人財

九巴狀元車長嘲笑罷駛司機發死人財。大家不要見怪,香港的所謂狀元實際是考試機器。你們看吓盧龐茂在港大副校事件上如何評陳文敏就知。陳帆話:「任何手法都要確保行車安全,若引發安全隱患望三思。」真的好笑,既然搞事的已經停駛,被召回車廠,又怎會有安全隱患呢?

馬塲車禍的遠因不是「工時長、人工低」嗎?爭取「加底薪、減工時」有什麼錯?全港的各行各業都有這個通病,資本家為了賺多D,搞兩級制分長短工,將報酬拆開幾分,又底薪,又花紅,不外是現代管理學的巧立名目。

「傻迫」亂噏

網上有些「傻迫」指責葉蔚琳搞得唔好,出賣工人,甚至扯到清朝和革命。 筆者也是搞工會的,曾與資方交過手。筆者認為九巴不追究大聯盟,不立斬葉蔚琳,已經是今次工業行動的最人道的結果。

浸會退休教授杜耀明教授在浸會搞知識份子工會有同感。他搞工會都一殼眼淚,毫無被校方尊重。在校長眼中,他們與掃地的清潔工無異,都是受校長的人工 ──「又唔係無飯食,搞咁多嘢做乜呀?」。杜教授贊同我的看法,「搞過工會冇炒到已經叫做赢,事非經過不知難」、「 不怕外敌,最怕內亂」。他是我的港大同學(低一年),我勸他,「寫篇文醒吓黄絲中的"傻的"啦!」

搞工會經歷

筆者在香港心理衛生會當工會主席時,曾 為同工出聲,寫了一封英文信警告資方,那 是冒著被炒的風險的,因為會方一定知道是我寫的。事情爭取成功後,但事後筆者還被指責,擔心言詞過激,累了事主。

叧一次,全會開員工大會討論是否接受一筆過撥款。只有筆者一人開聲反對,並且毫不留面批評資方,被資方網上抺黑,沒有同工伸出援手的。最多有一位社工看不過眼,丟下一句,「乜社工係咁架?」(總會高層是「總社會工作主任」,起薪點為45點)

另一次,工會要投訴副總幹事太專橫。葉蔚琳不滿公司態度「冷冰冰」。當時會方開會時也是對我們「冷冰冰」的,說一堆官話,對我們的訴求不聞不問。開會時,總幹事說筆者的話全部都錯,還指責筆者影響會方聲譽。在員工守規上,即是可炒。筆者說,既然我的全部都錯,又點會影響會方的聲譽呢? 她啞咗!

但她們沒有估到筆者從會方的官方會議紀錄上搜集了她的胡塗賬,將它寫了下來,在工會會議上通過了筆者的策略。

筆者待對方說完官話後,將準備給社署的投訴信讀給她們聽,仲話畀佢聽,若果無得傾。我們會到社署投訴,不多也不少!她問,是否不多也不少?我答:「不多也不少!」,並起身準備鬆人,談判破裂。她腳都軟埋,叫筆者坐低,再傾。

工會接納我的方案, 與資工拼過。但他們一受到壓力, 就彼德不認耶穌。之唔知幾痛苦。香港工會面對的最大問題,不是工聯會乜乜乜, 而是被同工指責,危及其飯碗。

事情發生後,總會的會議紀錄方式完全改哂,唔敢寫嘢。可以想像,我的中心主任無辜受累,被捉到總會X到開花。但他也是一條好漢,回來絕口不提,冇X翻我和整蠱筆者。

這個世界好人沒有好報的。他最後因其他事被炒了,比筆者先行離開這個會。

工聯會袖手旁觀,冷嘲熱諷,慌葉蔚琳唔死。今次好在時代有點改變,九巴要照顧公司形象。而且,九巴也是被政府淘汰之列,不能如清朝的曾国潘,將太平天國的農民,屠殺殆盡。他們可能有一天要同九巴車長一起坐街,抗議政府無良雇主的。

葉蔚琳講得很好,預咗被炒啦。搞嘢就要咁,搞出事後詐死唔得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