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在莒

「在莒」為筆名,校董,執業律師 網誌

政經

最辱警的是禿鷹

最辱警的是禿鷹
廣告

廣告

禿鷹以政協委員身份撑立法辱警罪,説西方也有辱警罪,罵警察使道德崩潰等維園阿伯級數論點。

警察英雄(我是指真警察英雄,不是特區公安),勇敢地追捕賊匪(我是指真正賊人,不是被屈的弱勢社群,學生哥),奮不顧身上山下海海救人,靠的是英勇真警察之堅強性格,專業訓練,崇高情操。警察英雄得到市民認同讚許,亦從來不是因爲他們穿著着制服,帶著槍枝,拿著warrant card(委任證),更絕對不是在其背後授予他們權力的法律條文。

其實,我們要 to "earn" the respect(贏得人家的尊重),而不是「迫大家尊重自己」這樣顯淺的常識,禿鷹認為香港警隊三萬人不懂嗎?禿鷹跑出來借傳媒放厥詞。賊喊捉賊,對朱經緯等劣行隻字不批,對數以萬計特區公安集會齊聲罵香港市民以「小你老母」裝儍扮懵,反屈正義良民破壞警民關係,這就真是辱警。

甚麼人需要吃藥?答案是有病的人。

甚麼人需要被讓座?答案是傷障及時藉身體虛弱的人。

那甚麼警察需要立法保障免被罵?答案是無料、無自信、心虛及別有用心,企圖藉此惡法打壓揭露特區公安醜行的正義良民的特區公安。

禿鷹及其在特區公安暴隊內支持者正是無料的權力妓女,有點自尊心的香港警察都會覺得辱警罪本身就是對警察的羞辱,禿鷹及李家超之流正是警隊中的陀衰家。

禿鷹無料,很「地痞」。禿鷹無破大案,無軍功,連「語言偽術」這旁門功夫也拿捏不到。社會大眾難道還會期望你這頭鷹說句正義仁話?算吧啦!但你這鷹偏偏就連個像樣的謊言也拿不出來,只能掛在嘴邊「黑影論」(註:李克強訪港大)、「核心保護區」(註:港大李成康案)、「低調通緝」(註: 律師陳玉峰案)、「區議員在區議會會場議事為影響公眾安寧」(註:中西區區議員許智峯案)、「慈母論」及「你哋無做錯到」(註:2014遮打革命)等等多得不能盡錄的鳥語。只能說:「禿鷹,你很地痞!」

禿鷹拜權,亦不專業,心性向強權靠攏。為了建立個人「威信」不惜打開一眾本來學歷或質素「低端」的「差人」之潘多拉盒子,使警察盡變公安,盡成其東廠禁衞軍,使之與一眾正義良民為敵,使之跟專業司法系統對着幹。

禿鷹任處長時亦曾經出過鳥語謂講良心很危險,你有你的良心我有我的良心(按:我覺得禿鷹是沒有的!)但現在「貴」為政協委員的又說接受警察被罵是言論自由會使道德崩潰。

禿鷹,我們有我們的道德,你有你的沒有道德。我現在罵你特區公安,你快去問你爺爺,我是侮辱了公安,還是侮辱了你這禿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