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與黃之鋒商確

與黃之鋒商確
廣告

廣告

泛民在港島勝出,絕對地值得慶賀。黃之鋒表示部份建制未有盡力拉票,政圈猜測民建聯有否盡全力?黃之鋒以中西區的堅尼地城為例,指出區諾軒在當區得票高出陳家珮約600票;區諾軒在「利東一」的得票比率為104%。

本文討論焦點是港島的整體支持民主的選民率從2016年換屆選舉到今次補選的趨勢,其方法與筆者在九龍西的比較相同。

圖表分析

數據將選民大致分兩類,支持民主還是支持建制,其分水嶺是對中國的態度。筆者不將其再細分為本土與否,是因為一般選民不會對此搞清楚。由此,筆者不認同以下看法:區諾軒吸到本土的票,而范國威得不到本土的票。這一看法可能只在一些大學生中有點意義。而事實上,本土在選舉中全力攻擊范國威,但他還是以約多兩成票數勝出,反證本土因素在今屆補選中沒有作用。

2018對2016港島

從圖表中看到:

第一,泛民在港島的101個地區票站中,從2016年至今天,能保持支持度的只有22個區;

第二,泛民的上升的佔圖面積甚少,而下跌的十分嚴重。

考慮到投票率下跌不利泛民因素,情況可能如些,其最寬容的估計,泛民選民也可能跌了一成。筆者估計,這數字對未來的區議會選戰影響較直接。跌幅較嚴重的地區可能帶來兩個訊息,若該區的現任區議員為泛民,則他可能有較大危機,或他只關心個人利益,不熱中整體局面。

其餘的話

姚松炎成為今屆補選的主要話題,很多屬於非戰之罪。筆者關注的是,從梁耀忠到阿牛到張超雄,從來沒有一個功能組別的議員可以在短短的一段時間內成功進入普選。這點姚從炎本人很難有自知之明,但其他的資深議員應該看到。

其二是有關初選還是棄選的看法,筆者認為並非設計的問題,而是在初選得到結果之後,泛民的大佬沒有喝停他們的部下停止攻擊馮檢基,主持初選的組織也沒有,甚至公開表態也沒有。在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在初選後是不會發生這類事情的,這不可以成文法可以解決,而是選舉文化,因為大家都知道,放任這些事情是不能選舉成功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