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運動公社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網誌

體育

他山之石:克里特島的荷蘭軍神

他山之石:克里特島的荷蘭軍神
廣告

廣告

文:吳能鳴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希臘的克里特島以遠古的歷史遺蹟與明媚的風光而聞名,在這個著名的旅遊勝地上有著一支名不見經傳的足球隊:OFI 克里特(OFI Crete)。OFI 克里特在歷史上長時間都只是留守在希臘乙組聯賽的球隊,但自1976年起一個寂寂無名的荷蘭人執起球隊的帥印,把這支克里特島的弱隊打造成能夠挑戰聯賽傳統勁旅的黑馬,帶領球隊多次勇闖歐洲杯賽與群雄競技。15年來這位來自布林瑟姆(Brunssum)的荷蘭人把教練生涯的大部份時間奉獻給OFI 克里特,球迷們亦用熱情報答他的忠誠,在克里特島上,尤金.謝拉斯(Eugène Gerards)的名字就如同足球之神的代表。可惜的是人始終不是神,生老病死對人類而言是無可避免,尤金.謝拉斯患上一種非典型的柏金遜綜合症,晚年的生活在苦痛中渡過,直至今年年初,他最終不敵病魔離開人世,筆者希望在此懷緬這位克里特島軍神的過去同時,也嘗試從故人的經驗找尋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

尤金.謝拉斯出生於荷蘭東南部林堡省小城市(Limburg)布林瑟姆的足球世家,他的父親曾經效力過林堡省的多支頂級球隊,而哥哥則是業餘球隊的教練與球探,而他自已就與很多出色的教練一樣都是紅褲子出身,曾經效力過現時乙組球隊幸運薛達(Fortuna Sittard)的前身:幸運54(Fortuna ’54),司職前鋒的他在5年內為球隊攻入62球,也曾經有入選荷蘭國家隊的紀錄。謝拉斯的球員生涯在34歲結束,隨即被聘用為林堡省成績最出眾的球隊洛達(Roda JC)的助教。在足球世界每當有新教練上任,他們都總會找來自已屬意的人選組成教練團隊,但謝拉斯在洛達工作的12年間球隊更換了4名教練,無獨有偶每位教練都選擇保留謝拉斯為助教,而每位都對他的工作給予高度的評價,這證明了謝拉斯在助教崗位上非常稱職,而在歷任的教練中,就以現時車路士的球探、在1980−1983 年執教洛達的迪維沙(Piet de Visser)對他評價最高,他們更在之後成為一生摰友。在洛達工作的12年充實了謝拉斯的管理經驗,而接下來他將要面對一個重大的挑戰,這個挑戰也將會把他由寂寂無名的助教成為克里特島的傳奇。

OFI 克里特在謝拉斯執教前可以說是一支希臘表現最奇怪的球隊,在實力上他們不能說是頂級,自創會以來只能在乙組浮浮沉沉,直至到1968年才一嘗頂級希臘聯賽的滋味。但以他們的實力與本錢始終不能與其他球隊長期抗衡,在頂級聯只留守了三個球季就要降回乙組作賽,但他們卻創下一項有趣的紀錄,在短暫的三個賽季內,他們51場主場的比賽中只錄得9場的敗仗,國內的傳統勁旅如AEK雅典(AEK Athens F.C.)、PAOK及奧林比亞高斯更未嘗一勝,就只有彭拿典奈高斯能夠兩次作客壓制他們。在1976–77 賽季OFI 克里特再次重返希臘頂級聯賽,而這次他們同樣表演出強橫的主場威力,差不多每個球季OFI 克里特都能錄得少於5場的主場敗仗,憑著這個佳績,他們吸引瓦爾迪諾尼斯(Vardinogiannis)家族的注資(筆按:瓦爾迪諾尼斯家族也是希臘豪門彭拿典奈高斯的主要投資者),一下子改變了這支小島球隊的命運。

在瓦爾迪諾尼斯家族投資的初期,OFI 克里特接收了彭拿典奈高斯的借將與年青軍,以維持球隊的實力,他們在接連幾個球季都成功護級,但瓦爾迪諾尼斯家族更希望OFI 克里特能夠提升實力,為彭拿典奈高斯的未來提供成長的平台,因此,他們從荷蘭找來謝拉斯,希望為球隊作出改變,而謝拉斯的奇蹟之旅也即將開始。在出發到克里特島前,謝拉斯的朋友都以為他的希臘之旅只是短暫的假期,但任誰都沒想到謝拉斯在希臘的執教生涯竟然持續了15年。在他接掌球隊的第一季就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戰績,他們以30戰得38分以5分之差奇蹟地奪得聯賽的第2名,而在之後多個的球季,謝拉斯帶領這支弱旅成功進佔聯賽的前列位置。在1987年,謝拉斯帶領這支小島球隊在希臘杯(Greek Cup)以12碼擊敗伊拿克里斯(Iraklis FC)奪得歷史上首項榮譽;他們在杯賽的成就亦延伸至歐洲賽場,在93/94的歐洲足協杯他們先後淘汰布拉格斯拉維亞(SK Slavia Praha)及馬德里體育會(Atlético Madrid),是OFI 克里特在歐洲杯賽上走得最遠的一次。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謝拉斯這塊來自荷蘭的「石頭」在執教的15年為克里德島琢磨不少珍貴的「玉器」。謝拉斯不但只領軍能力出色,他對於年青球員的培訓亦都備受讚賞,國內的豪門彭拿典奈高斯更加直接套用了他的訓練方法培育年青球員。在15年來,謝拉斯可以說是桃李滿門,1998年歐洲金靴獎得主馬赫拉斯(Nikos Machlas)、曾經效力皇家馬德里的穆罕穆德·迪亞拉(Mahamadou Diarra)、森馬拉斯父子(Ioannis Samaras與Georgios Samaras)等球員均是在他的提拔下成名;馬赫拉斯更加讚頌謝拉斯為他足球員生涯的父親。謝拉斯在OFI 克里特執教期間曾經受AEK雅典、奧林比亞高斯及彭拿典奈高斯邀請,但他仍然選擇留守在OFI 克里特,原因是他熱愛克里德島的生活及無法背叛球迷的熱誠。

「他山之石」在OFI 克里特執教生涯的後期卻被管理層視為阻礙前進的「頑石」,在1999–2000球季帶領球隊第4名完結球季,而他亦在季後結束執教生涯並轉任首席球探及足球顧問。但僅僅任職首席球探及足球顧問的5個月,他就被指為接任的領隊帶來問題而被球隊解僱;自始OFI 克里的成績亦一落千仗,並且陷入嚴重的財政危機,他們傳奇射手馬赫拉斯雖然曾經注資協助,但始終未能避免降班的命運,球隊更加在2015年球季(AC米蘭球星加度素執教的那個球季)季中因財政問題退出職業聯賽。謝拉斯離開了OFI 克里特後仕途亦不見到如意,雖然他曾經重執教鞭,帶領尼科西亞(APOEL FC)奪得塞浦路斯聯賽冠軍,也擔任過AEK雅典的球探,但他在2005年証實患上進行性上眼神經核麻痺症症(Progressive Supranuclear Palsy,簡稱PSP )這種不治之證,在短時間內謝拉斯失去大部份的活動能力,身體機能與健康狀況亦迅速惡化。來自荷蘭的謝拉斯與希臘的OFI 克里特在地理上天各一方,但在際遇上他們無疑是密不可分的命運共同體。

OFI 克里特在近年由業餘聯賽逐漸回歸聯業聯賽的行列,但他們卻要迎接一場噩耗,在2017年11月,為了紀念謝拉斯的貢獻,OFI 克里特宣布主場的9號閘會以他的名字命名,而謝拉斯的「子弟兵」也籍此聚首一堂,上演一場表演賽慶祝的同時也與恩師道別,昔日在場上指揮自如的謝拉斯今天已只喪失大部份的活動能力,連飲食都非常困難的他只能以輪椅代步重回球場,即使心中有千言萬語,但身體退化到已失去說話能力,他只能舉起食指指向到場支持的球迷與球員,以回應他們的敬意,球迷與球員們都知道謝拉斯已經走到生命的盡頭,2018年1月2日,來自荷蘭的克里特島軍神離開一眾球迷與球員,享年77歲。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他人之事,我事之師。」從別人的經驗往往可以成為自已成長的契機,在謝拉斯身上我們可以見到他對OFI 克里特的忠誠,這種「忠誠」是可以超越地域的界限,也可以跨越語言的障礙,透過球迷、球員或者教練在足球場上表現,這亦是足球其中一項引人入勝之處。然而,「忠誠」卻又是矛盾的,如果球員或教練空有「忠誠」而沒有能力,相信他們或多或少都會遭受球迷唾棄,同時,「忠誠」又是否為球隊帶來最好的效果?長久的「忠誠」就如同為後繼者築起的高牆一樣,看看曼聯領隊費格遜的幾位接班人的下場就可知一二,再看看阿仙奴的傳奇領隊雲加,曾經被讚頌成帶領球隊不敗奪冠的英雄在近年已經成為與時代脫節的老人,真正的「忠誠」或許並不在於在同一個地方留守多久,而是在適當的時間懂得抽身,為更長遠的將來打算。

參考文章:
http://www.keeptalkinggreece.com/2018/01/04/dutch-coach-eugene-gerards-l...
http://www.agonasport.com/agonasport-allnews/cretes-very-own-gerardakis-...
http://www.agonasport.com/agonasport-allnews/ofis-great-eugene-gerards-h...
https://www.vi.nl/pro/overig/god-op-kreta-vergeten-in-nederlan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