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戴穎姿

小人物在小都會碎碎唸地過小日子 網誌

生活

老少女獨白

老少女獨白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那夜,跟思想最開明的友人在城門河畔吹風聊天。她是我認識的人當中最不可能為年華逝去而痛哭的,但原來心底裡我們都同樣心驚膽顫 :「某日我在家中,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年齡。我一直以為自己只得廿多歲,但原來不知不覺間,我已經快25了。然後我就嚇怕得大哭了。另一天,我把我們的合照backup,方才發覺妳真的不那麼童顏了,而且眼角好像開始有幼紋。」

香港社會對女人其實好harsh。

明明25跟21至24歲相差無幾,容貌亦不見得可以有多大轉變,偏偏踏入了25的頃刻,妳便成為了令人聞風喪膽的 - 中女。

年幼時,一般的認知是,30歲是男男女女人生的一道分水嶺。三十而立,fair enough。但不知自何時起,女人的賞味期限躍前了五年。18歲還在懞懞懂懂的為學習做大人而慌忙、20幾歲初出茅廬,終於要自溫室走出來社會,為自己負責;仍然蒼遑,一樣迷惘。中學畢業後,我們像被逼上了跑步機,盲目地追追趕趕路呀跑,無法停止。於是,還未來得及意會,回過神來就已經到了我們曾幾覺得遙不可及的今天。

25歲。

25歲對女人而言是這樣的一回事。

曾經躊躇滿志,我們都想創一番事業。不經覺間走過了一大半人生,後來才知道我們其實只得到一份職業;已經不可以自稱少女,穿衣打扮要留神,惟恐一不小心予人扮後生之感;所有護膚資訊都告訊妳: 已經不是十八廿二,皮膚會變差變弱,要開始用抗衰老系列,皺紋會開始浮現...... 女子外表變老在香港幾近是一種罪過。任你是明星還是路人,一旦肥了憔悴了顯老態了,統共都可以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話題。殘花敗柳、明日黃花、年老色衰,各式各樣令女人難堪的形容詞應有盡有。

恐嚇完妳的容顏,身邊人又開始有心或無意地提醒妳,已經到適婚年齡了呢,有男友的要好好抓緊(卻沒有人關心那人是否Mr. Right),沒有男友的要盡快搵返個啊僧多粥少小心到三十歲都無人要變剩女。不過是幾年間的光景,妳便由一舊飯變成一個要趕忙畢業結婚生子的女人。雖然妳可能從來不明白,三十歲都未結婚有什麼問題;亦無法理解,剛自少女變成女人不久,又未完成自己心中底處的理想,咁早結婚都唔知為乜。再者,更令人困惑的是,女人與男人都是人類,偏偏只得女人會被物化 - 「有人要」、「無人要」,說得好像唯有得到男人的垂青才是出路,而沒有伴侶的女子就一文不值般。

話是這樣說,但當社會是這樣定義妳的25歲、當聽到舊同學結婚生子、當好朋友似乎找到終生伴侶、當好多女子都是這樣自然而然地conform了這套思維,妳會怕,妳會寂寞。

整個社會的意識形態好像是張無形的check list,每達成一件「人生之必要」就一個剔,剔剔剔剔剔,盡早得到越多剔就彷彿越是一場模範人生。一生流流長,卻從來沒有人解釋過為何要活得這樣匆忙。

16、17歲時,我幻想過當發現人生第一條皺紋時,應該會有點世界未日的感覺。21、22歲時,聽見別人說我樣子變了,再沒有從前的青春無敵,我真的會非常傷心。人生花了這麼多年在學校,課程叫我們認識生與病,卻並沒有教我們擁抱老去和死亡。

走到今日,18很遠,22已逝。

結果,我沒有這個閒暇去感受世界未日,也戒掉了為小事而傷心傷身。
我可以做的,只是多讀幾本有營養的書。就算做中女,都要做個優雅耐看的中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