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諾恆 jaco

社民連內務副主席 網誌

政經

高球場建屋民意所歸 豈容富豪樂園霸佔土地

高球場建屋民意所歸 豈容富豪樂園霸佔土地
廣告

廣告

林鄭政府聲稱要就土地供應問題推動社會各界進行「大辯論」,希望在不同的土地供應方案中「取得共識」。但由梁振英政府到林鄭政府,都毫無意欲以發展粉嶺高爾夫球場,去替代釀成群眾激烈衝擊立法會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政府的「發展新界北部地區初步可行性研究」,大幅低估可建數萬個公屋單位的高球場土地可建屋數量至1.3萬個、誇大發展難度。

民政事務局發表檢討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的報告,當中建議由2027年起,才向私人體育會徵收三分之一市值地價;要求私人體育會須向公衆開放其設施總量的百分之三十。但三分之一地價仍是明益富豪會所,所謂「數以億計」的地價只要多賣幾個過千萬元的會籍便有賺;而設施、服務例如「果嶺費」動輒數千元,高昂收費亦令公眾無緣享用「開放時間」。更重要的,是這些「政策」放任私人遊樂場繼續霸佔土地,拒絕「搬遷富豪玩樂俱樂部、保留村民家園、提供基層住屋」的訴求。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討論過多種土地供應來源,例如填海以至發展郊野公園、填平水塘、貨櫃碼頭上蓋起樓等等。各種方案,各有利弊。政府現時已有多個填海計劃,既嚴重破壞海洋生態環境、造成水質污染,工程後需等待土地沉降,遠水不能救近火,造價又比棕地貴十倍。其他方案或者破壞生態,或者危及供水穩定,或者涉及複雜的業權、技術研究而且工程成本甚高,並非一時三刻能夠處理。

土地供應無完美 高球場可行性最高

相比之下,「善用現有土地」才是最能解決迫切需要的土地來源。其中,軍事用地涉及駐軍法限制,要港府向中共要求收回軍事用地,恐怕要搞到天荒地老。發展短期可用、經已平整的棕地、「鄉村式發展」地帶、短期租約地是必然趨勢,但當中涉及大量業權、丁權問題,政府尚有數百公頃棕地未敢訂立發展計劃,而且如果容許棕地由私人發展商起樓,將加強發長商破壞土地、「由綠變棕」的誘因。因此,粉嶺高球場是最好的建屋選擇。據現時的粉嶺高球場的地契,政府本身就有權隨時以12個月通知期收回土地。就算政府拿不出迫遷基層的勇氣去突然收地,現有租約亦將會在2020年8月到期。

《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早已失掉百年前供「有志推動體育發展及提供康樂設施」的社區組織和私人體育會興建康體場地的初衷,土地被價值30多萬元一個的個人會籍和超過1600萬元一個的公司會籍壟斷,變質成服務包括多名行政會議成員或建制派議員在內之「高而富」會員的會所生意。尋常百姓的住所或小生意在沒有租務管制的「自由市場」之下,約滿走人已成常態;僅作為少數富豪玩樂會所的粉嶺高球場,又如何不可以為了替代東北滅村、提供基層住屋而「租約期滿,光榮結業」?

技術問題難成藉口 基層住屋刻不容緩

政府或反對發展高球場人士往往強調高球場安置內的古樹、歷史建築、東江水水管、墓地等等技術因素,以至「綠化環境」及交通、社區配套等問題。但搬遷古樹、歷史建築只是技術及成本問題。政府文件所稱的「古樹」亦無正式登記,只是斷估「有可能有160棵古樹名木」。而如果捨高球場而發展東北,單是古洞北就要鏟平過萬棵樹木。高球場內的行政長官粉嶺別墅,只要政府願意,處理十分容易。就算要原幢建築保留,早於1982年,就已經有美利樓建築物完整遷移的先例,而美利樓落成年份足足比行政長官粉嶺別墅早90年(1844/1934)。

至於東江水管以至其他或需避開的原有設施,只是施工技術問題。很多屋苑、大廈都建造在馬路之上,如油麻地停車場大廈中間即有加士居道天橋穿過。就算真的要移開水管,前水務署總工程師李智明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遷移東江水管只屬簡單工程,估計18至24個月內便可完成,花費只需約3億元。墓地以往亦多有以特惠賠償收地並另外覓址搬遷的做法,而政府按1983年推出的「山邊殯葬政策」,已經預留了4000公頃政府土地作為新界原居民的專屬殯葬區,甚至有原居民把墓地轉售予外人圖利,作價50萬至200萬不等。政府拆遷東北,給予「生人」的搬遷補貼,每戶最多60萬元而已。常年投資百億千億搞超支大白象基建的政府,怎可能無力處理這次收地?

而看起來綠油油的高球場,既因會籍壟斷而令普羅市民無緣享受,本身亦不能算是自然生境,反而是一大污染源。高球場用作鋪草皮的「草坪草」是外來物種,又被經常修剪,根本不能為本地生物提供生境。而且維持單一品種草地,需用上大量除草劑和殺草劑;由於草地不需要供人食用,因此不受規管,噴灑劑量往往比農業誇張得多。草地缺乏樹木遮蔭,需要經常大量灑水保持濕潤。消耗食水之餘,更會把殘餘的除草劑和殺草劑沖到附近的泥土和水體之中。被視為粉嶺高球場最佳替代的滘西洲公眾高爾夫球場,是香港唯一獲得環保認證、相對注重自然及人文環境友善的高球場,本港其餘六個高爾夫球場都是私人會所,一律未有參與任何環保認證。

其他運動如單車,經常要到外地集訓,卻不見一眾保留高球場人士曾為其發聲。若真正為香港運動發展著想,與其保留粉嶺高球場,不如對其他由私人會所經營、以天價會籍會所為主業的球場加強監管,勒令對公眾人士、年輕球員於「友善」時段開放,不可再以零碎開放時間虛應了事;同樣擁有3個18洞、佔地比粉嶺高球場更大的滘西洲公眾高爾夫球場只使用了島嶼的一半面積,亦有空間可以擴建。如果不想破壞滘西洲其他環境,將會陸續硬上馬動工的例如東大嶼都會千公頃瘋狂填海計劃,將有大量土地等待沉降,都可以建成臨時球場;甚至原本留待興建迪士尼第二期但暫時估計又會丟空五至十年的60公頃土地,如果擁有自動續租權的迪士尼不願釋出,又足以容納一個18洞球場。

至於忠黨愛國的官商巨賈,與其在前往行將大興土木的上水粉嶺途中食塵、要耄耋之年的大李生灰頭土臉地晨運,不如經由即將啟用的港珠澳大橋或廣深港高鐵去深圳、珠海數十個高球場消閒。政府不時鼓吹深港融合,權貴們又何不好好享受一小時生活圈內、坐擁12個標準18洞的觀瀾湖高球場?

政府和有關人士種種忽然保育的言論,不過是以東北村民家園和基層市民住屋為代價,去保權貴玩樂消閒傾生意之樂園、價值連城的會所會藉罷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