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知行

個人網誌︰http://wings-of-obscure-desire.blogspot.hk/ 網誌

生活

文晏 -《嘉年華》

文晏 -《嘉年華》
廣告

廣告

有時真的不大清楚中國的意識審查究竟界線在哪,像文晏的《嘉年華》,公安、醫院、醫生和被告聯手消滅罪証收買原告,這樣腐敗恐怖的官場也可直接拍出來,反而什麼紋身、鬼怪、穿越時空等卻不可拍,雖然現實中國更加可怕,但縱然《嘉年華》已有所避諱,角色的遭遇依然教人不寒而慄。

《嘉年華》基本上所有女性角色都是受害者,而且一點同情留手都沒有,小女孩小文(周美君演)被性侵求不到公道;女主角小米(文淇演)目擊性侵,為了做一張身份證以視頻天真地威脅對方,最後換來同樣的不幸;小米的同事大一點的Lily(彭靜演),她的美貌沒有為她帶來任何幸福,但圍繞這個Lily的故事全部都很樣版,是戲中最弱的一環;維權律師(史可演)雖集專業和慈母兩方面的角色,但在社會和政府部門的腐敗和包庇之下,知識和慈愛亦最終不能給弱勢帶來任何的保障。電影最後拆走沙灘上的瑪莉蓮夢露像,表面看像是要解放女性在社會的束縛,實際上需要解放的是被腐敗的政府支配,七年之癢綺羅裙下只是掩飾戲中強烈對政府不滿的訊息。

戲中最叫人心寒的,不是那埸警察和醫院合謀推翻罪証的記者會,而是小文那同樣被性侵的同學一家。他們一家,女兒被性侵之後,幾乎連半點激動都沒有,做父親的彷彿自然地接受自己女兒被上司性侵一事。這一家人,由此至終抗拒告發對方,反之認為尋求公道沒有意義,還親自拿著一部i-Phone來當說客,倒不如接受好意,讓那性侵我倆女兒的來資助她們上好學校更加實際,這種扭曲人性的思維心態,正正源自公義不得彰顯而且發聲代價巨大的恐怖國度;而兩個受性侵的小孩,一個明顯受到創傷,另一個則好像沒當是怎樣一回事,已適應好12歲就被人性侵,再看看她父母的反應和價值觀,那完全是威權腐敗下徹底扭曲的人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