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睡房社區將軍澳——十年一覺公園夢

睡房社區將軍澳——十年一覺公園夢
廣告

廣告

於2008年寫下睡房社區將軍澳一文,過了十年,將軍澳這個不算新的「新」市鎮到底有甚麼變化,是否擺脫了睡房社區的印象呢?

中產化及文青化的商場

十年前將軍澳站的地鐵上蓋及附近的一大片空地尚未發展,今日已建設成大型商場Popcorn,另外還有天晉2及天晉3屋苑基座的Popwalk天晉匯,而調景嶺站亦落成都會駅,是該區除領展商場外一個較大型的商場。此外,將軍澳南已落有或建設中的私人屋苑多有基座商場,例如The Parkside、帝景灣、海翩滙等,規模不大,但預計數年後會陸續開張。這些年將軍澳新落成的商場,基本上商店都是連鎖店舖。但值得一提的是,商場有中產化的傾向,特別是Popcorn,有將軍澳少見的名牌店舖。飲食上亦由非常連鎖的大家樂、大快活、美心、翠河進化為稍有特色、分店不算太多、但價錢很中產的餐廳。其中比較典型的中產化例子是翻新後的將軍澳中心,惠康變了Jasons Ichiba、美食廣場變了美中鴨子、M記變了Cherry Tokyo Cafe等,或者可能是將軍澳樓價升了連消費力也提升了?如果具一定的消費能力,這些轉變或計可以令區內居民在假日流連於將軍澳商場飲飲食食。如果將軍澳商場的中產之路一去不回,期望將軍澳南陸續落成的商場,可以引入更多有品味、精緻的店舖。當然,如果稍遠離地鐵站能令商場舖租稍為回落,客納到更多特色小店、餐廳,就更好不過。

另一點關於商場的轉變,是「(偽)文青化」。不知道是香港近年的潮流還是將軍澳商場經營者的策略,將軍澳的商場如將軍澳廣場、新都城設POPUP STORE賣手作產品,而部分商場如將軍澳廣場及Popwalk都不時舉辦手作市集,賣自家作飾品、護膚品、皮革製品等,其中Popwalk的手作市集形式較罕見,Popwalk的一邊是地舖,另一邊是圍著鐵絲網的臨時停車場,沿狹窄的通道擺設一個個的小攤位,環境有少許粗糙但更佩服擺攤位的創作者。雖然在這些商場舉辦手作市集,離不開商場那一股商業氣息(為吸引逛商場人流),但總算為將軍澳引入少許文化氣息及人文交流。如果Popwalk旁的中央大道公園建好後,期望該處可以舉辦手作市集(如添馬公園旁中環海濱2015年的FUSION午後市集),讓創作者有更多的空間售賣自己的創作,也為將軍澳注入「真」文青氣息。

落地社區將軍澳?

說起將軍澳,一定記得以天橋連接商場、屋苑的社區規劃。新商場落成,仍然是「連得一個得一個」。將軍澳站上蓋的Popcorn,一頭連接將軍澳中心(還要有兩條冷氣天橋),另一頭連接Popcorn2,再連接另一個商場將軍澳廣場。另一邊同樣有兩條冷氣天橋,分別連接兩個Popwalk商場。所以將軍澳站,有媲美於坑口站的「一串五」。另一方面,調景嶺站上蓋的都會駅,亦連接領匯商場彩明商場。不過,這個天橋連接商場的情況,在將軍澳南的發展中有望被打破。在將軍澳南的規劃、以致日後的賣地結果,將軍澳南的地皮由不同的發展商、在不同時間投得,這些發展商建屋苑及其基座商場時,似乎無意(或者是無法)與其他屋苑商場興建天橋連接,就連新鴻基旗下的天晉3A及3B亦無法以天橋連接,兩個屋苑中央隔著一條馬路。因此,市民要到訪這些商場及將軍澳海濱公園,就一定要「落地」,雖然在落雨時會造成不便,但亦提供了一個發展契機︰將軍澳南現時的臨時停車場,日後會發展成中央大道公園,居民可透過公園到訪海濱,而兩旁的商場如引入特色、環境開揚的食肆或店舖,如露天咖啡座,將可提高將軍澳街道的可行度。然而,在中央大道公園仍未建成的情況,商場兩旁仍多是地產店及連鎖食肆,殊為可惜。

活力盛放的公園

十年前,將軍澳市中心空地多過公園,即或有也規條甚多無特色。十年間,將軍澳多了單車公園,幾株櫻花一大坪草地,也算是為將軍澳增加了不少趣味。櫻花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康文署)因應區議會建議試種的,幾株鐘花櫻桃,在櫻花盛放的春天,吸引了不少遊人,甚至非將軍澳的居民也會特意到訪拍照。除櫻花外,單車公園也種了不少花卉,萬紫千紅,賞心悅目。旁邊的草地,是少見的將軍澳、甚至是香港一境,居民一家大小在草地上搭帳篷、野餐、賞花、遊樂、進行各式各樣活動 (見過有圍在小鐵絲網陣的大烏龜),樂也融融,最罕見的是少見康文署式的「不准」告示版或大字報(雖然公園門口有),全靠遊人自律的草地活動。相比之下,單車公園另一邊的通道,到處都可以見到這種「不准」橫幅。數年前,將軍澳單車館的對出空地,會見到三、四組以三個鐵馬拼成的三角形鐵馬陣,上面掛有「不准踏單車」的橫幅,雖然明白康文署考慮到安全問題,可是在單車館外家長式地擺上幾個「不准踏單車」的鐵馬陣,倒頗有諷刺的意味。近月該空地索性劃份為兩個區域,但或許是遊人、單車太多,似乎該通道都是人車夾雜。期望中央大道公園盡快落成,分散一下將軍澳單車公園的人流,也希望中央大道公園的管理可仿效單車公園,建設成一個有活力、有特色的公園。

入正題︰中央大道公園計劃進展

其實十年後重新思考將軍澳有否擺脫睡房社區的形象,是因為近日康文署提交予區議會討論、關於中央大道公園(將軍澳南第66及68區地區休憩用地)發展建議。早於2005年,規劃署已將軍澳南第66及68區地區休憩用地規劃為中央大道公園,康文署於2011年在區議會諮詢地區設施管理委員會該工程計劃並獲支持,是項工程計在2017年施政報告中獲納入為「體育及康樂設施五年計劃」内,並會在未來五年展開有關工程。然而,至2018年3月13日,康文署因應部分區議員加設地下停車場的建議,提出以下兩個方案︰方案甲-按原計劃發展「將軍澳第66及68區地區休憩用地」,不提供地下停車場:方案乙-分兩期發展,第二期發展建設地下停車場(預計提供260個私家車車位及90個大型貨車車位)。康文署在建議中表明方案乙須先向城市規劃委員會(城規會)改劃原本劃為「休憩用地」的地帶,而且要將修訂的工程界定書向政策局申請審批,並就修訂範圍進行技術可行性研究,再就新設計諮詢區議會,之後再按程序申請資源作深化設計等,才能向立法會申請撥款,以致工程費用及預計完工時間會大幅增加(至少7年或以上)。

除了康文署提出的行政規劃程序問題外,以下幾個問題值得深思︰

第一、將軍澳居民寧願行天橋不行街,某程度上是不想過馬路,更不想行經交通交匯處或停車場,不想吸廢氣、想避車。硬生生整一個停車場在公園地下,車來車往,易生危險,亦造成空氣污染,徒然令公園的吸引力、街道的可行度大打折扣。香港有公園地下停車場的先例、金鐘的夏愨花園,可是夏愨花園附近没有屋苑,而且路人途經此公園多過在該地逗留,對居民影響自然較少。有言起停車場可以方便到訪中央大道公園的遊人,但遊人到訪公園也是希望親近大自然,以造成空氣污染為代價,這種方便是否有點本末倒置(更莫說附近有一分鐘路程不到的港鐵站及大量商場屋苑泊位)。

第二、有人提出建設該地下停車場可解決將軍澳的違泊問題。首先,現在該地有臨時停車場、附近屋苑、商場停車場有車位(不滿),但將軍澳市中心一樣出現違泊問題(甚至連巴士上落客位也有違泊,泊車位就在旁邊也違泊),這跟没有車位或泊位太遠因此違泊的情況不同,這種違泊根本是投機心態,博没警察見到、博警察見到不抄牌,想免費泊車。提出建設地下停車場以解決違泊的人可以保證,有地下停車場就没有違泊嗎?

第三,有人提出將軍澳車位不足,特別憂慮當臨時停車場收回建公園時會没地泊車。首先,臨時停車場之所以是臨時的,正正因為在規劃上它不應該作永久用途,因此不應將該地可作泊車視為理所當然,特別是該地早有興建公園的規劃,更何況在興建的期間,該地車輛一樣無地可泊,因此在買車時想好泊那裡是車主的責任,而不是買車然後才發現没車位可泊。車位數量在政府的規劃上有標準(根據《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中央大道公園規劃早在2005年,當時甚至還未有將軍澳建政府大樓的計劃,如果政府發覺規劃上計錯數,應在其他未被規劃用途的用地著手,而非改動已規劃的民生用地;如果已按標準興建車位,更不應個別人士提出「車位不足」就隨意提出改動方案(甚至在康文署的方案中没有論述車位是否不足,因此要興建停車場)。更詭異的是,泊車、建停車場不是運輸署的職責嗎?為何以「提供優質文康服務,為市民生活增添姿采」為使命的康文署,會背道而騁,寧願起停車場而令市民損失最少七年的優質文康設施?

在公園建地下停車場,以今天估算是最少延遲七年,但康文署這9頁文件,包括了多少不確定性:技術上是否可行,掘地會否影響附近民居的結構安全?財務上能否負擔,到時研究多年但發覺要天價建一個車位,還整不整好?會否要有天價停車場收費以收回成本?現在已聽到大量反對聲音,過城規會會否遭到大量居民以噪音污染問題反對?如果區議會最終投票支持方案乙,區議會2019年換屆選舉,那一些投方案乙的議員被「票債票償」失去議席怎麼辦?(畢竟建地下停車場的潛在利益者只有可能使用的車主,還主要是當區没有車位的車主、外區車主[即没當區投票權] VS 有車位的當區車主不會支持、没有車位的居民更強烈反對)。而支持方案甲的議員加入區議會,或者更會要求康文署推倒重來。這樣無止境的爭辯,損失的除了是時間,更令市民失去享受文康設施、公園環境的機會。

結語

十年前,在西貢區議會的網頁上,區議會提出要打造西貢(包括將軍澳)為一健康安全城市,十年間將軍澳有所變化,它漸漸具備一個除了睡房以外的社區模式:除睡覺以外,可以一家大小行下公園、踏單車、跑下步、賞下花;可以去商場逛下街(雖然買唔起)、光顧手作市集、做下偽文青。然而,如果要進一步建設健康安全的社區,我們需要有「創造」中央大道公園的願景:除了行天橋外還可以行「街」,有多元、有特色的經濟活動,有公共空間可以進行各式各樣的康樂、文化活動,最重要是公園的規劃、活動可以有社區的參與。但在這個願景之先,是首先要「建造」這個中央大道公園;因為興建地下停車場的討論而令興建公園計劃節外生枝、進度受阻,甚至被無了期地討論、拖延,爛地三年後、五年後、七年後、十年後仍只會是一片爛地。將軍澳的中央大道公園,永遠是睡房中的一個夢。

[註:西貢區議會地區設施管理委員會已於2018年3月13日討論康文署提交的將軍澳第 66 及 68 區地區休憩用地發展範圍(最新修訂方案),並將於2018年4月17日的特第二次特別會議繼續討論。]

參考資料

將軍澳第 66 及 68 區地區休憩用地發展範圍(最新修訂方案)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提交予西貢區議會地區設施管理委員會於2018 年 3 月 13 日會議的文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