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從戴耀廷的遭遇問自己身在何處

從戴耀廷的遭遇問自己身在何處
廣告

廣告

打戴耀廷不是今天的事,從他在報章發表一篇關於「佔領中環」的文章之後,無論左中右,或明或暗都開動機器追打。但當時因為民心所向,都只是停留在香港的層面,我在一班認識的舊伙記處就聽到關於佔中的問題,更多次被質問,會不會參加佔中。我當時是認為,不應該有佔中行動,主要我是不想坐著被拉,主要也是家人和前職業的考慮。當然,後來就每天都會去佔領區做「厚多士」,算不算參與,是無答案的。

當9月27日凌晨,戴教授宣布佔中啟動的一剎那,真的讓對方完全崩潰,警方本想在9月28日就解決問題,主要是低估了香港人,因此,就有79天的佔領行動,從此,每一刻鐘都聽到對戴教授的指責,詛咒,漫罵,更甚者就是有所行動,到去年,更以一條要解釋的罪名來控告他,相信,他會有機會到我以前的工作地方,監獄休息一段時間,因為,佔中真的令整個老共的系統崩潰,因此,就按照一貫做法,就是全方位追殺,當然不是見血那種,是針對職業,行為等。

今次引發比之前大規模的針對,是源於戴教授參加了台灣一個組織之談話內容,他到達台灣時,已經有台灣告訴我,他會參加這個組織的活動。這刻我也想到,他講乜都死。我是在他未發言已經和朋友講我的所想,因為,這個台灣組織是有「反共」兩個字,意思就是你的發言,一定不會是支持共產黨。但我聽過之後,又不覺得有問題,因為就等於有人話,我老婆死左之後,我就一定會追某小姐一樣。都是假設而有機會發生的事。

其實,這次活動發言的怎會只有戴教授一個,我從其他片段看到,有人甚至提到要香港獨立,並如以往革命家一樣,從外圍做起,相信,分裂國家罪,這些言論一定入到。但是,大家不要忘記,這幾位人士發言的地點是在台灣,並非在香港,這樣的話,全世界,包括歐美,將會有幾以萬計的人會被指分裂國家,我不敢說是荒謬,但也是非常之有趣的說法。

常常都講,香港在過去幾年的轉變是很大,尤其是言論方面,但我感覺都是針對人的多。有些時候,靜下來想想,香港為什麼會變到,講下都有罪的時代呢?因為,一個戴耀廷是會引發所謂「寒蟬效應」,再加上部份賣港賊所講,「結束一黨專政」都話唔得,若以這個標準,真的成本字典咁多的不能說的話。

可能真的沒有感受過自由就不懂珍惜,我們這些五十後所經歷的都有很明顯的變化,從低民智,都懂得向政府說不,再有機會用選票講出我所想,到今天,你發覺你支持的議員,因言論被奪去資格,不要忘記,這些議員是代議士,代表他的選民說話,是對是錯,應該由選民決定,不是由官方用極端手段來決定。好多人都講,香港玩完,這個說法和想法只是我和你,並不代表大多數所謂沉默和親政府人士。

有時看到全方位的攻擊戴耀廷,又會想想,今天的戴,可能是明天的你共我。真的想問問自己,究竟身在何處,這個還是不是我所認識的香港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