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偉

筆名TD,明報體育編輯,熱愛籃球,涉獵範圍亦包括足球、網球、賽車及政治等。 網誌

體育

放棄升降制 港超新出路

放棄升降制   港超新出路
廣告

廣告

香港足球曾是亞洲的一方勢力,我這一輩的人早已感覺不到,見證的是港甲冰河時期,2009年東亞運男足金牌曾為香港足球帶來希望,《鳳凰計劃》、港超成立,講求制度改革,結果回到今天,自升自降仍不斷出現,制度形同虛設,不禁令人搖頭嘆息。既然升降制度難以行之有效,何不乾脆取消它,學學北美體壇,保障有志投資的球隊,這或許更符合「港情」。

香港政府對待體育從來是奇特的,不用看歐美,只看日韓,甚至中國內地對體育的重視程度及投放,更可突顯我們成長的這個社會是如何奇葩!2005年起設立的精英運動員資助計劃,亦令體育項目和運動員,都要「先有成績,才有支援」,每個體育項目都被分級,精英/非精英完全兩個世界,而且精英項目每兩年檢測一次成績,合格才可保住未來四年的資助,若不達標,便會跌入觀察期,第二次再無成績就「叮走」,屆時不但比賽要自資,該項目的運動員都不會得到資助。

好像講遠了,但實則不然。2009年東亞運正是個好例子,當年港甲冰河時期剛過去不久,仍在球壇打拚的都是在資源貧乏下成長的一群,但在當年的東亞運男子足球賽,港足締造了不知何時才能再出現的經典時刻,在分組賽爆冷以4︰1大勝韓國終以首名出線,再於4強以互射12碼淘汰朝鮮,再於決賽面對日本法定時間踢成1︰1,再以互射12碼贏出傳奇一役,奪得史上首面屬於港足的金牌。「先有成績,才有支援」,香港足球隨即獲港府「垂青」,《鳳凰計劃》(現計劃已改名為《五年策略計劃 力爭上游 萬眾一心》)從此誕生,港超亦成為改革的其中一大要項,可惜將近4年,問題仍是不斷,球隊失「水喉」便隨時離開,南華如今的處境球迷皆見,而近日這種自升自降破壞制度的問題再成熱話,難得香港的球會在亞冠場上踢出了令人振奮的表現,但卻輕易被這冷水一淋,外界對港超的看法更趨負面。

個人認為,這除了是港府輕視體育種下難以發展的惡果外,香港足總更責無旁貸,既然大家都看清現實,為何制度的變革卻僵化至此。以香港的情況而言,傳統升降制度實在不見得是最佳的,反而北美體壇的那一套卻頗為適合,原本肯投資香港足球的財團已少之有少,加上港超及港甲是職業及業餘的界線,當有升降制時,港超降班的一隊很有可能形同散班, 升班的一隊也不一定有資金乎合「牌照要求」踢,這對港超目前的狀況而言實在是難以承擔的後果,倒不如像北美體壇各大聯盟一樣,不設升降制度(其實球迷熟悉的美職及澳職皆是),先保障參與這聯賽球隊的可持續性及收益,「整大個餅」吸引其他球隊以加入形式擴大聯賽規模,這或許才是港超尋求可持續發展的另一出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