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從敘利亞內戰談資本形態

從敘利亞內戰談資本形態
廣告

廣告

黃絲和藍絲為叙利亞化武問題進行了激烈爭吵。一位旅美港人正確地觀察到:

第一,敘利亞事件與黃藍絲無關;

第二,港人是索滿咸水的海綿(naval gazing bunch),自我投入。

“HKers are often politically very naive, they are a naval gazing bunch who see everything through their relationship with the mainland govt and have a very naive, rosy view about the U.S.”

觀察國際關係不能對美國天真,這是對的。可是,他不明白香港,存在的都有理由。細看兩個陣營吧,它們有幾點共通:

第一,好戰。黃絲希望特朗普順手在南海打沉遼寧號;藍絲則突然發現爹親娘親不及習近平親,希望習近平唔打貿易戰都打常規戰,教訓吓美國這隻紙老虎;

第二,雙方都到網上找些農場內容作為「事實」基礎,質問對方為什麼看這些「事實」;

第三,雙方的「事實」到「結論」都不符合邏輯推理,滿足於潑婦罵街。

今趟對駡對香港前途有重要關係。它為中國式愛國主義奠基,因為有了對象,萬惡以美國為首。它為中華復興找到長期奮鬥目標。

中國是否應擴軍?美帝亡我之心不死; CIA 派員到處暗殺等話題充斥網絡。

在緊接著911事件,筆者組織了全港的第一個反戰遊行,有不少外國人參加,長毛等也有份,基本上沒有政黨參與。那次的傳媒很專業,不知為何,他們知道我是組織者,因而沒有政治騎劫,他們都找我訪問。我要求,“美國總統喬治.W.布殊不要報復。” 記者的問題也很直接,「不報復行嗎?」

今天的敘利亞事件對香港人來說,最重要的問題是,「為什麼沒有反戰活動?」黃藍兩個陣營的好戰態度影響深遠,是百份百的壞事。

敘利亞事件的核心問題不是誰的責任,因為它可能永遠找不到。它的深層討論是對資本的探討,或資本的型態有否改變?

親中派的認識停留在資本的殖民地時期,堅稱美國的霸權主義與上世紀無異,資本需要不斷擴張,因而要不斷在世界各地制造事端。

特朗普曾表示,他不想美國兵長期留在敘利亞。美國在越戰泥足深陷,在伊戰導致至今無可收拾的難民潮,它不會忘記這些些教訓。

命題: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

這是列寧主義的核心。它的意見大致為:資本在完全停滯的時間,需要發動戰爭來解決其經濟危機。

第一次世界大戰留下的禍根是不合理也壓迫戰敗國德國,導致國家社會主義的出現。在第二次大戰後,資本學到了教訓,善待戰敗的德日意。

另外,長波理論解釋了資本如何面對周期性經濟危機。但在沒有更高級的生產方式的挑戰下,長波經濟危機雖然更猛,但威脅不到資本的更新。中國雖然是第二大經濟體,但最近的中興事件表明,它的生產方式落後於資本主義,因而不可能威脅到資本主義。

中國只有兩條路走,一是與資本無限期地進行貿易戰,一是投入資本的懷抱。但它太大了,不能走南美的獨裁資本主義。它若走資本的條路,必須真正地開放民主、自由和法治。三者是正常資本主義的基石。它要麼不走,要麼就走到底。中間落墨是現時中美衝突的深層矛盾。藍絲理論家在這點觸礁,他們以為中國專權主義可以長治久安,走獨裁的第三條路。

因此,藍絲所說的,美帝希望中東長期成為軍火較量場的說法是錯的。他們的頭腦停留在19世紀。中東問題是由其獨特的歷史做成,並非資本的意願,至少不是現在資本的意願。美國在伊拉克的魯莽要由歐洲埋單。資本很清楚,戰爭不能解決敘利亞問題。

由之,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這一命題可能錯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