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咸魚

無夢想,但有咸魚;無抱負,但有臘腸(音立場) 網誌

生活

悲問

悲問
廣告

廣告

數天前,無綫時事節目主持褚簡寧乘搭地鐵,就一位中年女士不肯讓座予站立的婆婆,而借他朋友陶傑的面書發出以下悲問:「香港社會點解會變成咁?」

褚簡寧以資深傳媒人自居,訪問政圈名人經驗豐富,而且訪問之餘他平日也不吝發表意見,這樣的一個問題怎會不知道答案?何況類似的問題他幾年前已答過了,早已了然於胸。他這是明知故問,考考大家記憶而已。

2015年立法會議員陳志全搭地鐵遭中年女士針對其性傾向,出言侮辱。兩個事件,同樣是地鐵車廂,同樣有一個屬於弱勢社群的人,同樣是遭到中年女士恃勢凌人,先前的是主動的言語攻擊同志;後來的是「非主動」的佔着關愛座不讓老弱。而這位時事評論員於2015年就作中立狀說雖不認同該女士言論,但強調她有這樣說的言論自由。若(不幸地)我是該位女士,聽到資深傳媒人這番話,還不沾沾自喜?有份證明香港言論自由健在喎!

兩宗是類近的事件,2018年發生的這宗,褚先生2015年的評論只需略微調,同樣合用:「雖然只有偏執的人才會認同該等婦人不讓座的行為(原文為:歧視同性戀的言論),但她們也享有不讓座的(原文為:言論)自由。」這對褚先生的悲問不就完美解答了嗎?而且又順道再歌頌一次香港這個自由城市,多好!

2018年的故事還有下文,有人告訴褚先生該中年女士臨下車駡他「死摩囉差」,在這個事件上,褚先生頓變弱勢社群的一員,印裔的種族身份無端受攻擊。這又是同一套公式的欺凌,讀者就無須有褚先生的智慧都懂得給評語了,一齊唸:「雖然…」。不過聽聞褚先生說若果他是親耳聽到該女士這麽稱呼他,會控告她。我不禁悲問:「Why?」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