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荒謬的高鐵香港段

荒謬的高鐵香港段
廣告

廣告

近幾個星期,荒謬兩個字常常都出現在我的博文中,主要香港近一年所發生的事,真的很荒謬,我也找不到另外的名詞來代替。然而,這些荒謬都是出自一些代表人物,例如講主權和母語就有林鄭搭楊潤雄,今天高鐵就暫時由地鐵主席馬時亨擔當演出。首先,他發表在廣州南站附近建香港村,鼓勵年輕人上大陸置業,每日搭高鐵往來香港返工,叫立法議員盡快過一地兩檢,唔好阻住地球轉。到這兩天,就更爆出一個,我從反高鐵開始到今天都想不到的就是,原來香港不能買票直達大陸多個城市,要去到廣州南再買票,再入閘,這樣辛苦的一地兩檢通過,原來真的是為大陸人而設。

不知不覺,參與反高鐵差不多接近十年,記得當年反高鐵,我差不多每有集會都到,就算去到2010年1月當晚撥款表決後,我都逗留到很夜才走,這次反高鐵算是不成功,因為還是給撥款通過,差不多所有要爭拗的都拗過來,算是給政府說服,但所有民主派議員都還是投反對票,大家都持著一個堅實的反對理念,雖然是通過,但是也留有伏筆。主要就是代表六成的選民作出反對。

在整個討論過程當中,有一個爭拗點是沒有通過,就是如何通關的問題。當時,政府官員,建制派議員都說不出通關的問題。記不起有沒有所謂一地兩檢,較為深刻印象就是聽了吳靄儀小姐的詳細說明,然而湯大狀這個時候更加多一腳就是,無論如何,在西九設關卡都一定違反基本法,因為,怎樣都會是由大陸執法人員在香港執法,這個就一定違反基本法第18條。公民黨就這個問題提出多翻質詢而得不到結論,當時的政府官員和制建派議員都認為是小事,無需要因為這個問題而不通過撥款,因此,這個好像不是問題的問題,今天真的成了通車的關鍵問題。

我曾經說過,因為反高鐵,我不會搭大陸的高鐵,後來想想,若果如毛澤東所言,沒有經歷是沒有資格批評的理念下,我就嘗試搭高鐵,更在廣州南試過轉車到省外城市。經過了幾次的經驗之後,今天聽到馬時亨的說法,看來,港段高鐵又多一項問題。因為,大陸高鐵和外國的高速鐵的出入閘是有所不同,所費的購票,檢查等的問題,是極之花時間,我也深信這個是一個死結,因為我從十多年前上大陸,每年春節都好大件事,都好混亂。

再者,要香港人到了廣州南落車,拉著行李再檢查,再購票,這樣的話,我又何需比更多的錢在香港搭高鐵,為何我不在大陸境內購票呢?因為,我這幾次經廣州南到省外地方都由親友代為購票,非常之方便和肯定。香港人若果沒有支付寶,相信更煩。所以,今年親友到外地都搭飛機,比高鐵易賣票和方便。更加是準時,看來,這個真的是一個「騙局」。

相信高鐵的一地兩檢只是老共對於香港的法治或者是管理的新開始,記得多年前聽過前廣州市長黎子流講過,只要香港一路退步,全中國所有城市都會趕過香港。相信這就是老共的長官意志,看來這位老人家真「挑通眼眉」,看到香港的退步,就看到大陸的進步,這就是一個現實的問題。當然,這個是硬件問題,軟件方面,只要找來更多的賣港賊,一定會是事半功倍,香港人真的要看清前路。

今天,立法會正在討論有關一地兩檢法案的通過,對此,我完全沒有懸念,這個也是我從來都不想提的問題,主要我是在年多前聽過身兼全國人大代表的中國工程院院士王夢恕,談到高鐵香港段的一地兩檢安排的時候,指高鐵香港段應該「不檢,不簽證」,「要快速不能延」,認為香港都是中國的地方。總之鐵路就是要接通,一帶一路要接通。

王夢恕又表示,十三五規劃時已定下高鐵的規劃,今年要將高鐵打通至香港,但高鐵香港段的設計權,不讓中方負責,而是由港方搞,結果港方的設計亂七八糟,耽誤時間,費用較內地段貴一倍,「所以對香港,我們現在不能太嬌慣他們,我們就是要接通」,認為香港只是中國一個省,要將鐵路打通至香港,「誰不聽就滾出去」。

從以上兩段話,大家就應該和我一樣沒有懸念,你或者是不接受,認為是一個芝麻綠豆官的亂叫,我並不認為,我不止公開聽過這些所謂官方的說法,普遍大陸無論是否做官的都這樣認為。我就認為也是長官意志。香港人怎樣抗爭和反對都沒有用,今年9月,高鐵開通,一地兩檢的實行已經是不能改變的現實。相信,騙局只是開始,陸續都會有更多的令人意想不到的荒謬事情會出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