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丁凱樂

一個普通白領。有感香港工種、生活方式日趨單一。大部分人每天的生活有如同一頁書的複印再複印。可是,現時已經有人實行各類社會創新項目。惜這些項目屬起步階段,知道的人不多。我希望透過寫作,讓更多人知道這些項目,能按興趣加入推行。自己也能在日日如是的生活以外看見更多選擇。 網誌

媒體

出版前沿共同體——集結力量守護思想自由的土壤

出版前沿共同體——集結力量守護思想自由的土壤
廣告

廣告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前言

買書除了買「三中商」(三聯、中華、商務)出版的書外,有沒有想過香港的書籍出版也有「獨立小店」?而這些出版界的「獨立小店」,正在艱苦中以弱制強,默默捍衛着我們的自由與選擇呢?筆者訪問了dirty press總編輯及「出版前沿共同體」召集人張小鳴(Albert)。期望以「出版前沿共同體」的故事讓更多人了解獨立出版對社會的意義。

源自一顆俠義心腸

問Albert為何想成立出版前沿共同體,他說是因為看見出版業不公平與不健康的現況。現時出版業的份額超過70%為簡稱三中商的大集團所佔。他們擁有龐大資金,實行出版、物流、門市一條龍。這些大集團的書店重視的是市場,不大會賣他們認為「不好賣」,或可能會「得罪人」的書,大大限制了其他出版社書籍行銷管道。此外,作者要透過這些大集團出版書籍,在題材及內容自主性會低。

另方面,對出版有抱負,希望打破侷限與壟斷的獨立出版者資源有限,要兼顧出版、印刷、物流、行銷十分吃力。獨自努力一段時間後,就會精疲力竭,灰心沮喪。Albert認為,若獨立出版者連結起來,有些資源可以共享,且能互相支持。力量凝聚不但有利於競爭,有同行者互相鼓勵,也令出版者有動力堅持下去。於是他在2017年開始,結連了一些像他一樣正在從事獨立出版的朋友,構思成立獨立出版者的聯盟。出版前沿共同體就在出版業的低氣壓下,憑著Albert一顆俠客心,連結起對出版有抱負的人,就此成立了。

出版前沿共同體在香港書展參展單位 照片提供︰出版前沿共同體

對出版充滿熱忱的共同體,漸漸集結更多理念相近的力量,把獨立出版推向主流社會的舞台。2017年6月,出版前沿共同體參加了第一屆書墟文化節。又在去年的香港書展,獲里人文化撥出部分攤位展銷他們出版的書籍。後來又獲得52Hz出版聯盟的幫助,他們的書籍在台北書展亮相。長遠而言,他希望出版前緣共同體能註冊成為非牟利組織,培訓更多有志書籍出版的人才,出版更多主流市場以外的書籍。

另一方面,由於大多數出版社不願投放資源培訓新編輯,對出版有理想的年輕人難以入行,為了讓有志於書籍出版卻缺乏經驗與訓練的人加入,Albert自行開展了一個「出版學徒計劃」,以訓練更多新力軍。回看一路走來的足跡,這一切都令Albert感到鼓舞。

書的功能與力量

筆者感到滿心疑問:現在網路發達,又經常聽說港人閱讀風氣低迷,究竟書本的角色還有沒有以前重要呢?Albert認為,其實港人閱讀量並沒有顯著減少。只不過閱讀的媒介不一定是實體書籍。現時年輕人每天也透過網路、電子書等媒介,一年累積的閱讀字數可能已經等同很多本書。出版者要做的,是運用各種不同媒介幫助讀者找到好東西,進一步加強他們的閱讀興趣。

Albert認為網路的發達並不能完全取代書籍的力量。他以曾經出版過的《宗教右派》作為例子。傳統宗教思想與教條對信徒的思想與生活造成很大箝制。Albert早就發現這樣的問題。縱然有些人在網上甚至刊物發表過批判此現象的文章,但因這些文章零散,又會在資訊洪流下很快沉底,所以沒有引起多大迴響。他結集了這些文章,再加上新文章後出版了《宗教右派》一書,以致一些保守宗教團體也不得不出書回應。

結語

Albert認為書籍是思想與言論的載體。保持書籍的多樣性也是思想與言論自由的基石。可惜現時大集團壟斷出版業,社會的思想與言論自由正受壓縮。縱然獨立出版的書籍很多都屬於小眾題材,但社會的進步正正就是需要多元選擇。現時很多人已經關注獨立小店、獨立電影。我們作為消費者,又是否願意以我們的消費力量,投出版界的獨立小店一票呢?又倘若你有志出版自己的書籍,又是否願意走上獨立出版之路呢?大家若想進一步了解出版前沿共同體,可探訪他們的專頁

筆者設立了專頁以分享訪問社會創新項目的花絮。有興趣歡迎探訪,與我交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