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生活

沒有公德,哪有共享

沒有公德,哪有共享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共享單車一物二用,既能出行,又能自娛,兼且所費無幾,因此蔚然成風。可是不知你曾否碰過釘子,你在應用程式看到附近有許多GoBee Bike,但豈料到達現場,卻發現每一輛都是壞的或無法解鎖。

據4月16日《Time》的文章〈The Bicycle Kingdom Goes Global〉,北京的年青人也同樣困擾。她說每次想找單車,都要先碰上十架壞車。事實上大陸的壞車太多,共享單車公司都來不及修理,中國一些省份更指定了共享單車垃圾場,成千上萬的廢車堆積成一座座突兀的鋁山。

我不禁想起台灣的美好體驗。為何我在台灣很少碰上壞的YouBike,出行總是如此輕鬆?可能是系統設計的問題,它不用QR碼解鎖。在大陸有些人就塗毀了QR碼,把單車據為己有,鎖在家門之外。亦可能是公德心問題。正如大陸的Ofo創辦人戴威所說,他先後被偷了五架單車,甚至在北京大學校園看到別人正騎著他被盜的單車,忍無可忍所以創辦了Ofo,我在香港也多次被偷單車(雖然全都有上鎖),於是決定不再買。但是我在2002年第一次去台南成功大學,卻發現那裡的單車全都沒有鎖,竟沒有人偷,令我嘖嘖稱奇。

我又想起早前日本女大學生丟失了一部有防水外殼的相機,結果漂流到台灣的宜蘭,當地人竟然想方設法,憑藉機內相片和網上呼籲,最後聯絡到日本的物主,並請她前來台灣領回,現場合照令人感動。台灣人的物歸原主、路不拾遺精神是這樣根深蒂固,我知道如果不幸遺失了一件物件,那最好是在台灣丟失,那最有可能被尋回。這些品質也如「觀光教父」嚴長壽所說,是台灣被中國大陸在國際孤立之餘,卻仍能與世界各地交朋友的原因所在。

一個社會要有這樣的公德心,共享物品才會受愛惜,共享經濟才能持續。當我在深圳東門步行街看到上百架各種顏色的共享單車攤在地上,如同要從垃圾堆中撿車,也不禁搖頭嘆息,更不用說有報導指單車被丟進河裡或垃圾箱。不過早前中國有公司推出了共享充氣娃娃,那真是要對用家的公德心極有信心才成。

在這個時刻,你要真正享受共享單車,暢遊大小景點,尋覓巷弄美食,台灣相信是最難能可貴的選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