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傳承八九民運

傳承八九民運
廣告

廣告

自09年起,每年六四都會講到有關傳承民運嘅問題。近年本土思潮興起,大學學生會唔會出席維園六四晚會,討論更趨兩極,一邊廂有人講唔去晚會係冇負起傳承嘅責任,另一邊就話事不關已唔再需要悼念。

講到傳承,首先我地要搞清楚傳承緊乜嘢。

傳承維園嘅悼念燭光?傳承歷史嘅真相?一或係傳承緊八九民運嘅精神呢?

呢幾個係好唔同嘅課題,必須要分開嚟討論。

一)維園燭光同悼念

燭光晚會

唔少人會講係維園搞燭光晚會係要為悼念八九死難者留一個晚上,係「中國境內」有一個聚腳點,集體悼念。係咪真係喺「中國境內」呢?如果真係中國入面嘅話,睇怕冇咁多人敢參加,其實只係擦邊球咋。但都唔洗講咁多了,留一晚啫,只要一日中共唔派愛字頭同支聯會鬥快租維園,要保留呢一點燭光根本唔難。目前亦做得到,無論人多人少都係有燭光,已經算係成功傳到落去嘅。

「唔再需要悼念」?

首先,我地要認清悼念係一個情感嘅表達,而情感係一種自由嘅選擇,而唔係一個道德責任;再者,如何去表達情感都係因人而異嘅,我地總唔能夠好港女咁講一句:「今日係拍拖一周年,你唔冇買禮物左你就唔重視我」,亦唔能夠話「母親節都唔口喺屋企食飯就係唔孝順」。所以喺傳承燭光悼念晚會呢個課題上,只能夠用真誠同堅持去感染他人,而唔係去批判人地「冇責任」、「冇感覺」,因為感受係冇對同錯嘅,亦唔係一種責任。

IMG_9940

二)歷史真相嘅傳承

傳講歷史真相,同悼念完全係兩回事。傳講真相係一個道德責任,將真相留下黎,再講出去畀更多人知,呢個係每一代人嘅責任。

眾志嘅街訪短片,令女學生成為批評對象,無疑係做得唔好,但無改嘅事實係呢個「歷史傳承」出現左斷層,但問題根本唔係接捧嘅人身上,呢個責任係喺交捧嘅人度。

係咪多啲人去六四晚會就可以傳到個歷史真相畀冇接觸政治嘅人呢?有幾多人會聽到新聞講一句「今晚六四集會有20萬人」而啟發佢去自己搵歷史黎睇?係個半鐘嘅晚會又講到幾多歷史比人知呢?

話晚會能夠要將真相傳開去,只係痴人說夢話。

傳遞嘅方式係咪合時?敍事嘅手法又能唔能連結到人心?有冇做好歷史嘅整理工作?呢啲課題好長,下次再同大家分享。

歷史真相嘅傳承,好明顯過去嘅日子係失敗嘅,唔單止係00後,就算你係六四集會抽樣訪問,我都敢講唔係個個講到八九民運嘅來龍去脈。歷史唔係靠一晚嘅集會去傳廣,而係日常要去做,平時要準備。

三)傳承八九民運嘅精神

呢個係我最想講,都係我覺得最值得傳承落去嘅嘢。

係呢度我地又要再細分去諗,到底我地係延續緊「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嘅精神定係「愛國民主運動」嘅精神呢?

你話有咩分別?好大分別囉,一個係支援人地搞民主,一個係自己搞民主。

傳承邊樣最重要?明顯係我地每人都成為民主鬥士,而唔係支持人地做民主鬥士。

係呢方面我地係徹徹底底咁失敗。

呢廿九年黎,大部份嘅香港人只係繼續去做支援嘅角色,而唔係自己去奮鬥。

你維權,我畀錢;你去坐監,我聲援你;你司法覆核,我再畀錢;你捱催淚彈,我買水買帳篷;你掟磚,我拉票畀票。不論你係和理非定勇武、係大中華定香港獨立、係黃之鋒定係梁天琦都好,支持你嘅人就大把,同你一齊捱嘅人就係得個少少人。

呢廿九年黎,香港人嘅角色都停留係支援民運人士嘅程度。

有人會拎雨革出黎講,話好多香港人都企出黎了,都成為民主嘅鬥士啦。勉強都可以咁講嘅,但對比起六四嘅學生,我真係自愧不如,唔敢比較。企過係警察嘅槍口,有驚,但我自問同企係坦克面前,係兩個層次。再講,928當日大把人都係撤退去安全嘅地方再聲援留係金鐘嘅人咋—又係返去支援嘅角色。

深入啲去睇,香港過去嘅民主運動,包括雨革都係以世界公民嘅身份、普世價值為基礎,去爭取香港嘅民主政制。唔少人認為民主運動係漫長嘅,唔可以急於一時,要做風險管理,大不了退場下次再續;認為雨革冇失敗,民主唔係七十九日可以爭取到。同時本土派被指係過激、好勝、盲動、冇策略、急攻近利。

反觀,八九民運係一場以愛國為基礎嘅民主運動,北京嘅學生恨不得立即就改革中國,佢地冇覺得民主改革可以慢慢黎,冇覺得可以留得青山在,冇認為退場係一個選擇,佢地企係坦克面前,係槍林彈雨之下,明知血肉係擋唔到軍隊,佢地嘅狀況就如同梁天琦係庭上講嘅「衝上去等同送死」一樣,根本明知係不可行,但冇得退。如果以香港社運圈子嘅思維黎講:當年民運人士係急攻近利、好勝、過激,然而,坦克人正正係「以死相博」嘅佼佼者。

八九民運同香港社運最大嘅分別就係身份認同上,當年嘅「愛國民主運動」講穿左就係一種本土運動,參與者為家園付出全部,要為今天嘅家奮鬥,急不及待嘅改革社會,對不公義忍無可忍,以血肉身軀去阻擋坦克,「就算砍頭也不回頭」。然而,在本土思潮興起前,香港社運都係以世界公民嘅角度去推動,大家總係有種過客心態,睇下一班移居海外嘅香港時事評論員都可見一二,「做到幾多就幾多」,做唔到就話比你聽民主運動要百幾年架,唔洗咁急嘅,「今日嘅人數已經好鼓舞,比啲掌聲自己」。

八九年中國的「愛國民主運動」好似同香港嘅本土運動風馬牛不相及,但事實係雖然大家嘅理想國不同,大家嘅基礎卻係一樣嘅,就係為住自己嘅家園「以死相博」。

「如果你係香港人就留喺度,保護返呢個城市同文化,唔願屈服嘅話就留喺度!」呢種唔屈服留係現場保護香港嘅精神正正係同八九民運嘅可貴之處一脈相承。

反之「慢慢爭取」、「又傾又砌」、「下年維園見」嘅人由本質上已經同八九民運嘅學生背道而馳,呢班人又如何傳承民運嘅奮鬥精神呢。

點解傳承八九民運咁難?因為香港根本冇幾多個人「願意為佢嘅政治理念完全獻身」。

八九民運,甚至光州事件、美麗島事件呢啲為後人所讚頌嘅民主運動,今日對香港人最重要嘅意義唔係悼念、唔係歷史書上嘅一件事,而係我地要學習呢啲民主鬥士,真正拎出「必死嘅覺悟」,而唔係得個講字;唔係每次講完「香港人冇得退」,然後底線一退再退。

真正要傳承嘅係八九民運嘅精神,係呢種面對坦克、機槍,依然企硬嘅奮鬥精神。而唔係「今次已經好好,下次再黎過」嘅過客態度,更唔係繼續持著「捐款支援民運人士」呢種支援心態。

我唔希望血腥鎮壓嘅一日黎到香港,但係我希望當呢一日來臨嘅時候,我能夠同大家一齊拎出呢份對香港嘅情懷,對民主自由嘅熱愛,係血腥嘅打壓之下,仍然勇敢、以死相博,完全獻身保護我地呢個城市。

寫於2018年六四晚會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