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煙士打淫

麥浚龍的歌,崑南寫散文,黃子華棟篤笑: 情色文化無處不在,最緊要係,佢在你腦海。 網誌

社運

悼念六四 遲左幾日?

悼念六四 遲左幾日?
廣告

廣告

雖然遲左幾日,其實不然。啲人成日質疑「六月四日,咁之後呢?」

往後嘅日子,我地都要記住。

好遺憾,任何一科嘅課程指引都無寫呢件事,你從老師口中所聽到嘅,只出於佢地想讓你知道的私心。我地無咩途徑接觸呢件事,對呢件事認識唔會好深。

近年耳濡目染之下,我都有懷疑:真相真的是這樣嗎?大家有唔同觀點角度、有唔同立場,單純要求平反、不是很片面嗎?我卻又讀到梁文道《我們守護記憶 直至最後一人》

呢篇雖然引用左許多學者、例證同邏輯推理,可惜仍然不改佢左膠、大中華膠嘅特點。然而,對於我呢個零零後,呢篇文章卻充滿啟發。

文章提到假如中共貫徹「不同人有不同立場,不應一刀切」,就唔會批評日本學者否認南京大屠殺或低估死亡人數,或唔洗急住反對達賴集團的藏獨主張。所有野都係觀點嘅分歧,難言對錯,沒有黑白。相信大家唔希望個世界咁樣。

何況,六四唔係唔關香港事。當年150萬港人上街,學校處於半停課狀態。不少人都相信經此一役,中國就會成為民主國家,回歸在即,大家彷彿見到曙光。

香港街頭出現「我是中國人」、「龍的傳人」嘅叫喊聲,以「血濃於水」做口號證明自己。北京嘅同志唔會明白點解要「血濃於水」。150萬人上街,03年23條示威都係得50萬人,足見「香港是八九民運的舞台之一」呢個講法一啲都唔過分。我地曾經如此愛國。

美夢破碎,大家明白政權嘅醜陋,再次回到各自嘅工作崗位掙錢維持生計,街頭再次平靜下來。

「悼念有咩用?」、「我唔係中國人,唔洗幫鄰國記住」、「六四唔關我事」有時候聽到這些言論,特別係從參政分子口中講出來,我會覺得有啲心痛。

即使你覺得自己唔係中國人,卻唔代表你可以咁諗。布拉格之春、緬甸8888民主運動、南韓518光州事件......當《逆權大狀》、《逆權司機》同《逆權公民》打動一個又一個港女,各地嘅民主運動卻都係值得我地記住的。

雨傘革命呢個名,在一定程度上都係外國媒體冠上的(umbrella revolution)。事件過去,一年又一年,大家都唔希望傘運呢件事會係歷史上「被消失」、或者被竄改成「打壓暴動分子」。民主發展極之仰賴國家與國家之間互相支援扶持,因此無論你係唔係中國人,都應該「未敢忘記」六四,同其他流過血、死過人嘅民主運動。

我相信港人都係一樣,包括我自己:寫繁體字係優越啲,我講廣東話我自豪。仲有對於中國小孩隨處便溺或大媽成日蹲著的情況感到厭惡,特別係曾經被水貨箱輾過的朋友。我地厭惡中國大陸:政府、人民、文化。

但有時呢個地方總令你又愛又恨。婆婆生於大躍進年代、當時學校仲會教授俄文,佢只係識寫簡體字。但我見到佢嘅訊息,卻會覺得好窩心。

面對自己嘅親人,呢份對中國大陸嘅厭惡感都會少啲。有時候睇返當年六四啲影片,我都會尊敬個啲有骨氣嘅中國年輕人,覺得佢地勇敢、偉大。香港人在各種因素之下,必然矛盾複雜,夾雜愛恨其中,於我而言,我都唔會話自己係中國人,但我承認自己對呢個地方係有愛的。

相信民主、相信道德:以呢種觀點去睇六四,似乎係極之單元同片面,但係點解所有野都要多角度?點解咩都有灰色地帶?殺了人,咁都叫存在灰色地帶嗎?很難講過去的。

對於平反無望,很多地區的民主運動都要等許多個十年才得以正名。但請堅守「我們不是見到希望才堅持,是堅持所以見到希望」的信念。

「六月四日,咁之後呢?」之後我地都會記住。如果你係香港人、如果你渴望民主普選,請惦記八九民運,與其他一切國家追尋民主時所落下的血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