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規劃

五專業學會回應元朗區議會 反對17億天價天橋

五專業學會回應元朗區議會 反對17億天價天橋
廣告

廣告

致:元朗區議會秘書處
Ref. HAD YLDC 13/10/1(2018)

元朗區議會主席沈豪傑先生

元朗區議會2018年度笫三次會議

議程:《元朗明渠上興建行人天橋的設計及造價極昂貴問題》

感謝貴區議會於今天(2018年6月25日)的來函,「由於近日正在立法會財委會審議的元朗工程引起社會上極大的爭議」邀請我們明日(2018年6月26日)早上出席元朗區議會會議。 但五個專業學會在今天中午後才陸續接獲通知,由於通知的時間太短,我們很遺憾無法安排出席。

關於五個專業學會提出的替代方案,其實,我們的代表在過去的幾星期中已在各大傳媒(包括報紙、電視和電台頻道)上努力不懈地解釋,替代方案的概念和優點已甚為清晰。 你的來信夾附的議程中提出的問題,實應由有關政策局和工作部門回答。

我們五個從事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園境、及城市設計的專業學會,從未這麼一致地反對某些建設方案。但這方案關乎香港的城市空間質素及珍貴的公帑,我們有責任根據專業及務實的原則向公眾發出清楚訊息。為了方便各位了解我們的疑問及擔憂,我們嘗試列出一些關鍵的考慮要點:

1. 解決不了交通擠塞

為什麼這麼多人都要擠在大馬路之大棠路及康樂路的輕鐵站附近?這些人大都不是從朗屏港鐵站下車而途經大馬路前往其他目的地的,而是專程在附近去街市、購物、逛街、吃東西、趁熱鬧或是約會朋友。也有部分是剛從輕鐵站或巴士站下車的居民或從其他地區到來的市民,相信很少人會因為350米外明渠上建了架空行人天橋而分流的!

2. 破壞城市空間

更令人失望的是,這建議會破壞了寶貴的城市空間,亦破壞了原本大家期望渠務署在改善元朗明渠項目之後會造成的元朗「清溪川」。全世界的城市中心正拆除不必要的構築物,且鼓吹親水文化,香港亦正將啟德明渠改變為美麗的河川,反而元朗卻在此時建議建構不必要的半公里長龐大天橋,這是否代表香港市民以巨資製造反潮流的國際笑柄?發展局局長黃偉綸上任後第一份局長網誌,提及發展局正推展「活化翠屏河計劃」,擬將觀塘敬業街明渠改造成「翠屏河」,在不影響雨水排放的前提下,利用環境、生態和園景美化等改善工程,將現有明渠轉化為一條獨一無二的河流,並連接附近的行人網絡,打造成一個「暢道通行、綠色環保」的社區環境。他期望,計劃可令翠屏河成為市民進行休閒活動的新地標。為何此元朗天橋項目的目標與發展局長所提倡的方向是如此的迴異?這也令人費解。

3. 破壞現有綠化環境

政府的天橋方案需移除元朗明渠兩旁37棵成熟樹木,破壞現有綠化環境。這些成熟樹木既為街坊提供遮蔭及下棋的好地方,亦可幫助調節微氣候。成熟的綠化都要經長時間才能形成,成熟的樹木更不應隨便移除。

4. 17億只節省數分鐘

現時由朗屏站步行至教育路南面,共700米,以人均步速每分鐘80米計算,連等候交通燈約需時12分鐘。若按政府方案直走540米橋至教育路南面,另加上落自動電梯,政府天橋方案看來最多只節省4-6分鐘。是否值得以較同類行人天橋工程高出近十數倍造價的17億,只是去節省數分鐘時間?政府為何不去考慮其他方案去善用納稅人的錢?

5. 沒根據的「物有所值」論

為何明知地底有溶洞,需要打樁過百米去支撐只有十米高的天橋,花費巨大仍沒有想辦法去尋求其他更好的方案?近日傳媒及公眾評論幾乎都一面倒反對此方案,政府負責部門卻在拿不出理由的情況下向公眾說是「物有所值」,實在令人費解。

我們五個專業學會希望區議會促請有關政策局和工作部門盡速回應以上種種問題,公開相關客觀資料及數據,令立法會及公眾有足夠和專業準確的資訊作理性討論和決擇。我們亦定必繼續關心此項目和向大家提供專業意見作參考。

祝 安康

香港建築師學會會長 陳沐文
香港規劃師學會會長 龍小玉
香港園境師學會會長 許虹
香港城市設計學會會長 鄧文彬教授BBS
香港測量師學會會長 郭岳忠

2018年6月25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