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深水埗區議會自閹 建制派限制議員提臨時動議

深水埗區議會自閹  建制派限制議員提臨時動議
廣告

廣告

民協何啟明、江貴生和衛煥南更向張永森及陳偉明送上「葵花寶典」,指對方閹割議會

(獨媒特約報導)深水埗區議會今日開會,區議會主席、建制派的張永森及民建聯副主席陳偉明提出動議,要求議員必須按會議常規在會議十日前提出動議,變相禁止議員提出臨時動議;民主派批評是閹割議會,自廢監察功能。

《有線新聞》4月時報導,深水埗區議會的建制派濫用授權票。民建聯陳穎欣把授權票給予黨友陳偉明,連臨時動議亦由對方代為投票。記者向陳穎欣查詢時,被發現不知道對方所支持的議案內容。她被追訪時急步離開,更拒絕回應提問。民主派提出要求取消授權票制度,建制派遂建議,議員如果要提出臨時動議便要在十日前提出;欲反制衡民主派;如動議通過,則不用以授權票處理臨時動議。(編按:授權票在獨立建制的甄啟榮倒戈下獲得通過,見另稿。」

會議吸引大批記者前來採訪,但重置石硤尾健康院及檢討申請撥款準則的議程討論長達三個多小時。在處理撥款準則的議程時,民主黨袁海文提出臨時動議,張永森已出言暗寸,稱「提出臨時動議前,要多點諒解、多點智慧」。

IMG_7905

在下午進入討論時,陳偉明先「解釋」提出動議的意向,指現屆會議經常有人提出臨時動議,過度臨時動議會令會議時間延長,議員沒時間考慮動議,「其實要和選民及不同持份者交代」,所以在會議前十日提交文件是合適做法;張永森更表示文件的出發點是善意,「行使酌情權時同授權票都更合理」。民協覃德誠要求和民主派動議撤銷授權票的動議合併討論,但張永森拒絕。

民主派議員強烈反對張永森的動議,民協譚國僑認為做法不恰當,臨時動議令討論更有效率和更聚焦,指在十個工作天前提交根本行不通。張永森表示條例一直都在,只是主席過往在運用酌情權,重申今次是善意的提醒。譚國僑斥張永森是誤導,「無人可以10日前修訂,你係誤導。」

民主黨袁海文批評條例和張永森的動議荒謬,認為做法是議會自廢武功及自我閹割,強調提臨時動議是因時制宜,反對任何約束議員的職利和職能的條例。張永森回應時語帶不耐煩,表示並沒有要撤銷臨時動議,「你睇清楚張文件」。民協江貴生認為議員一向遵守議事常規,認為今次的動議是煞有介事,對文件不明所以:「你話你掌握酌情權,咁點樣同你政治意向無衝突呀?」。張永森多次插咀「澄清」,表示自己沒有要撤銷臨時動議。

IMG_7911

民主派輪流炮轟張永森,何啟明要求對方直接回應往後有否臨時動議,炮轟張永森自我閹割議會:「你話你無反對臨時動議,咁你攞份文件上嚟做咩?」他高舉喻意「自我閹割」的葵花寶典道具,不滿建制派自廢議會職能。張永森拒絕正面回應,只表示「有臨時動議,我先行駛到囉。」公民黨伍月蘭狠批張永森行為是自我閹割,做法荒謬:「我哋應表決臨時動議係咪可行,唔係要你酌情。」

IMG_7906

區議會主席張永森

但張永森多次打斷民主派議員發言,並繼續自圓其說,表示自己無權咁做。他更「談笑風生」呼籲議員要冷靜一點,喚秘書處提供冰水予議員降溫。經民聯陳國偉更替張永森護航,指民主派曲解張的意思:「反對派無妖魔化囉。」陳偉明發言時再「解釋」,指提出動議是不希望令會議沒完沒了。自由黨李梓敬稱會議常規一直都在,今次動議只是「話俾大家知無當係老奉」,稱議員和主席均受到選民監測。

民主派可發言反擊,雙方多次進行激辯及一度疊聲。民協楊彧認為,自市建局及區域市建局殺局後,區議會已沒有實權,區議員只能在會議中作僅有的發問及諮詢。他強調臨時動議一直恆之有效,能給予政府一定壓力:「個會議長?咪開囉,無問題嫁。但唔希望主席自我閹割臨時動議。」張永森及後滔滔不絕,反問:「你由朝開到晚,係咪唔人性呢?」

IMG_7930

民協衛煥南

民協衛煥南斥張永森及陳偉明的動議是巧取豪奪,令深水埗區議會失去原有職能。何啟明、江貴生和衛煥南更向張永森及陳偉明送上「葵花寶典」。民協梁有方斥建制派裝模作樣,今次的做法是收回過往的權力,所以顯然是人治。

在第二輪發言時,民主派繼續狙擊張永森,強調提出臨時動議毋須主席批准。何啟明斥張永森的動議其實是指臨時動議根本不合規格,重申臨時動議是正常行為。民協覃德誠又強調,建制派的真正意思是要為授權票增加正當性。他又一度要求修訂張永森的原動議,在支持及反對都是11票下,張永森動用主席的第二票,投下棄權票,修訂動議不獲通過。

在表決原動議時,支持及反對票均為11票,主席張永森又表示要投第二票,支持自己提出的議案,動議最後獲得通過。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