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從德朗居民到葵翠主任兩歷鉛水 民建聯鄧麗玲:無民生點講民主

從德朗居民到葵翠主任兩歷鉛水 民建聯鄧麗玲:無民生點講民主
廣告

廣告

民建聯葵青支部社區主任鄧麗玲(持咪者)

(獨媒特約報導) 2019年區議會選舉選區分界圖將於下周一(23日)公布,葵翠邨一如所有新屋邨,將成兵家必爭之地。爆出鉛水羅生門,泛民建制皆召開居民會,不同的驗水結果,招來的出席人數一樣地少。民建聯葵青支部社區主任鄧麗玲站在會場邊,微微低垂的眼角,使得神色笑容都柔和。人雖少,找她傾談的街坊一個緊接一個;有小女孩跑至,笑著大喊「玲姐姐」,鄧麗玲笑得那柔和的雙眼成了兩道縫。

葵翠邨剛開始入伙數月便迎來鉛禍,29歲的鄧麗玲相當淡定:「我已經第二次經歷鉛水事件。」隨政黨處理過鉛水?她笑了笑:「其實我住德朗㗎!」原來是幾乎成了鉛水受害者的德朗邨居民。

德朗邨與香港第一條爆出鉛水醜聞之屋邨啟晴邨相連,她在當區現任經民聯區議員何華漢當選前便「跟佢」,在2015年的啟德鉛水事件中擔任後勤工作,後來正式當他的議員助理兩年,直至上年8月加入民建聯。這位「民建聯小花」曾成網上熱話主角,包括曾因響應「減廢」行動於fb貼出把飯菜吃得乾乾淨淨的照片,用的卻是即棄餐具,即遭網民媒體批評「曬浪費」。她不諱直認自己新移民的身分,離開德朗邨,是為了不想自己在香港的世界只局限在一條屋邨內。親歷鉛水,讓她確信地區工作者應集中為居民解決問題,對是否支持民主不置可否,反問「無民生點講民主」?

IMG_8500
何華漢於德朗邨的辦事處

含鉛數字鬧羅生門,鄧麗玲總提著要「街坊安心」四字,苦笑指消息引起街坊恐慌,有的更「喊住打畀我」。她坦言傾向相信政府的驗水結果,民建聯的8個水辦亦無超標,但認為居民還是從水車取食水「安心啲」,民主黨發布超標報告當日(18日),即要求政府派水車,她直言希望能再增派一部。她表示需待有更多檢驗數據後再決定下一步行動,「安心」為上的她,未有如民主黨主動提出為居民申請驗血,也不評論陳帆指居民可自行選擇輪候其他公屋單位的說法,指暫時沒有街坊向她表示想搬離。

早於今年6月頭,她已在facebook專頁為居民捎來水的消息:水務署以電郵回覆她對葵翠邨供水系統驗收的查詢,表示檢驗結果符合標準,但未附上清晰數據。她稱2017年10月24日未入伙時,已第一次聯絡房屋署,要求水務署全邨驗水,今年3月10日再次請願及促政府公開數據,惟房屋署皆答覆只作抽驗。

螢幕快照 2018-07-21 下午1.09.26
fb專頁「葵翠邨之友」今年6月貼出水務署回覆鄧麗玲之電郵截圖

親身經歷過鉛水恐慌,當年的她協助何華漢派食水、安排驗水驗血,看過街坊的慌張憂慮,令她確信遇到問題必須先解決,不同意地區工作者需要向政府追究責任。她比喻當一個人哭得厲害,「你仲問?」,認為應「呵咗先」,更要聆聽、在乎居民感受,「佢講完會舒服啲」。她又強調區議會跟立法會完全不一樣,認為區議員最重要的是實幹,要站在居民角度為民喉舌,「立法會先會講多啲理念」。

「呵」完哭泣的人,又是否需要阻止使之哭泣的人?房署2015年被批未盡監管責任,造就連串公屋鉛水事件。同時,同黨的立法會議員蔣麗芸之丈夫梁海明,當年更被揭發為啟晴邨總承建商「中國建築國際集團」獨立非執行董事;蔣麗芸在辯論及投票表決以特權法調查事件時,皆沒有申報,被質疑有利益衝突。關注民生的同時,不追究責任、不談民主等「理念」,是否真的能保障市民權益?

鄧麗玲指民主一詞「睇你點定義」,一再重申地區工作者的職責是助居民解決問題,又指政府不是沒有改善,驗水程序比3年前更為嚴謹,相信當年事件揭發足令政府汲取教訓。記者重複問了又問,對方仍沒有正面回答民主制度對保障權益是否重要,只道「無民生,點講民主?」柔和的眼角,終泛起一絲焦躁。

DSCN2573
鄧麗玲(左一)居民大會前與街坊傾談

鄧麗玲於廣東出生,出身基層,是住公屋的新移民,「真嘢我唔怕認」。在香港住了十多年,卻沒有受香港的教育。要升讀大學時已居港,想過進入香港院校,又稱自己有能力考上,但當年一家四口的經濟重擔,都落在早年來港做裝修師傅的爸爸一人身上。無錢,但不願向政府申請資助或借錢,她說爸爸教落,想自食其力,最後在內地大學修讀新聞學。

獲派公營房屋,踩中敏感的「新移民公屋戶」標籤,她理直氣壯:「我哋排咗足足8年喎,一啲都唔快!」不認為新移民輪候公屋有不公之處。

IMG_9759
鄧麗玲(左)與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恒鑌(右)召開居民大會

問到平時以至近日鉛水事件如何接觸街坊,鄧麗玲爽快答:「企喺呢度囉!」街坊會致電向她求助,但她喜歡擺街站及在邨內與居民面對面傾談。她說,因為這樣才看得見街坊微細的面部表情及動作。

「師父第一次見我就講,街坊好醒目,知道邊個對佢好、邊個對佢唔好⋯⋯我敢講我真係拎個心出嚟,人心換人心。」她口中的師父,是九龍城區議會副主席、屬經民聯的左滙雄。短短的訪問期間,鄧麗玲多次感嘆何華漢等前輩「真係好好」,並對他們的教導表示感激。

鄧麗玲大學快畢業時找到這份工作,本只是想「搵份工」,感謝對方「唔介意我蠢」。去年民建聯向她招手,邀請她來葵青區「學嘢」,她思忖自己工作、生活,全部局限於德朗邨,有感自己眼界狹窄,「想行出去睇吓個世界」;何華漢亦表示「百分百支持」。

加入民建聯後「服務」形式依舊,「都係認證件相、搞旅行團、派粽呢啲啦」,又頓一頓,「講真,民主黨都係做呢啲!」坦言舉辦此類活動的資源,與以前在啟德工作時沒有太大分別。

IMG_9301
葵青民主黨區議員吳劍昇(左)及社區主任吳家驥(右)

新屋邨選舉分界未明 上屆泛民區議員險勝

葵翠邨現時屬葵青區議會興芳區,區議員為自1999年起任職至今的民主黨吳劍昇,於葵翠邨服務之民主黨社區主任則為吳家驥。吳曾被民建聯梁嘉銘三度挑戰,雖保住席位,但二人票數不斷收窄,上屆吳僅以72票之差勝出。新選區分界圖將於下周一(23日)公布,葵翠邨選區位置或會變動。葵翠邨共有兩棟大廈,共886個單位。

記者:梁敏德、陳紫晴
攝影:麥馬高

廣告